第1250章:捡大漏、名将毛利胜永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50章:捡大漏、名将毛利胜永

刘十八这番话,果然将老司机,也说得目瞪口呆…… “额造!我感觉----感觉有点说不过你小子了……” 老司机咬牙切齿瞪着刘十八,想想不甘心,还是补充一句道: “但俺还是提醒你,不要想多了,用女人妇孺去攻城掠地不现实……” 老司机和刘十八,正在私语,却被马场信房打断了: “咳咳咳……主公!你正在给军容齐备的武田军训话呢?是不是等下在和军师商议其他的事?” 刘十八忙扭头,对着马场信房歉意的一笑,接着站直身体,严肃的看向高台广场上凝立的数万武田士兵,朗声道: “下面!我宣布武田军,进行军队改编,完成后由各兵种所属武将,集训磨合三天,然后……” 听到这,武田家臣们,不由浑身齐齐一震,露出各式各样的表情:惊讶,兴奋,惊恐,狂喜…… 武田家的主公,武田十八果然非同常人…… 吃了几顿馍馍葱油饼,就开始忽悠人打仗了? 眼下的节气,是正农忙季节,难道农民们都不种田? 辣么,武田领的子民,贵族们,武士老爷们,来年都吃啥? 难道宰军马,喝马肉汤…… 好在,有军功封赏可拿,稍稍补贴一点…… 广场上的士兵,武将,家臣们表情各异,各自盘算着家督话里话外的种种内涵…… “但是!” 训话,讲究的是恩威并施! 所以刘十八说到这,语气猛然一顿,眉头往上扬起,眸中露出凌厉凶光,补充道: “有违背军令者----格杀勿论!不论你是重臣,还是武将,或足轻,母衣众,骑马众,赤备骑…… 只要你隶属武田家一份子,我必定一视同仁,有功必赏,有过必杀,绝不留情……” 数万人集结的野田城广场,所有士兵、家臣、嫡系普代等等人物,听到家督武田十八的狠话,不由得齐齐一震。 众人面上,欢喜者有之,恐惧者有之,惊疑不定者也许更多…… 寂静聆听家督训话的广场上,突然冒出一个男子结结巴巴的声音: “我……我想问!” “小人,敢问主公,我们这些临时招募而来,为主家,为主公开疆扩土而拼死搏杀的农兵,到底图什么? 不管谁赢了,输赢都和我们这些可怜的农兵,没多大关系,受苦的还是妻儿…… 难道,我们仅仅为了晋级武士,还有那虚无缥缈的荣耀而战? 小人,家里还有父老双亲和妻儿,还有田地等着小人耕种,否则来年小人连领地的赋税都缴纳不起了…… 所以,所以小人----斗胆……” 说话的人,是一个隐藏在数万足轻旗本中一个普通的农兵。 这家伙说话字字暗指本心利益,他有一副典型的大众脸,扔进人堆,都不好第二次再找出来那种类型…… 可,这个普通农兵,话没说完,就被暴怒的武田胜赖打断质问道: “放肆?主公训话评定,布置武田家往后的发展方略,岂容得你这贱民,当场插嘴打诨无理取闹? 难道,武田家老主公在世,平日薄待了领地的领民不成?” “不!小人不敢……” “啪嗒!” “都是我的错,请饶恕我的家人妻儿,不要……” 说实话的农兵,吓得一下跪倒在地,连连磕头求饶,替家人…… 武田胜赖眸中泛着阴沉,转身恭敬对刘十八行一个礼,继续建议道: “主公!侮辱武田家威仪!妄论主公法度者,当斩首示众,否则家督威信何在,武田家的脸面何存……” 这个农兵,有点脑子!若是放任不管,说不定人言可畏,暗地里会有更严重的后果. 历史上武田家,和德川织田联军交战处在胶着不分胜败之时突然崩溃,充分证明隐患不可轻视这点的重要! 长堤,都是从内部开始腐朽…… 看着跪倒在地,浑身噗噗发抖的那个大众脸的农兵,刘十八眸中一闪,对武田胜赖笑着安慰道: “胜赖,这些不碍事!你先退下罢!我想,他说的意思,既代表,所有身在野田城士兵的心中所想。” “哈!” 武田胜赖,脸上带着不解,恭敬的退下。 …………………… 话说到这份上,就必须要解决,要给所有看着自己的士兵,武将,家臣们一个信得过的交代! 否则,刘十八何以服众? 其实,按照野田城之战取得的逆天战绩,刘十八早已在普通士兵,甚至家臣眼中烙下了“传奇”两字。 但!仅仅传奇,难道就够了? 不够!没有严明有效的一套制度,杂牌军永远都是杂牌,狗肉永远上不了正席! 军队不能步入正轨,那么刘十八哪来时间去激活摸金令中的,次元空间? 又哪来时间,去查探野田城深处,隐藏的惊天秘密? 刘十八看着面色惨白,跪在地面不停叩首悔过的大众脸士兵,淡淡笑道: “嗦嘎!你提出的这些问题,非常的好,甚合我意。 所以你话里所表达的不满我也饶恕了,权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如何? 所以,斩首免了之外,更要给你一些赏赐,你叫什么名字?” 跪在地面的农兵,闻言不由浑身猛烈颤抖起来,茫然抬头看着刘十八,惊喜交加的哽咽道: “主公……” 刘十八,默默注视这个看起来和真田幸村,差不多年纪的壮年旗本,暗暗想到此人心智非凡,不是池中物啊…… 或许,他也是个,在未来战国历史上,留下赫赫名声的人物呢? “你还没说,姓氏名谁?” 刘十八眼中带着温和笑意,死盯着这家伙追问。 “小人!小人叫做----毛利胜永!” 大众脸足轻一脸旮逼,含泪仰视这个死死咬自己姓名的家督。 难道?家督要对自己的家门,斩尽杀绝?用来平息对武田家的羞辱? “纳尼?你叫啥?不!你叫什么?毛利家……” 刘十八听到这名儿,脑中突然缺氧出现眩晕感,紧接着,他扯长脖子大口吸气…… “哈哈哈哈哈!嗦嘎!得来全不费功夫。” 刘十八扬天大笑,笑得莫名其妙! 毛利胜永啊! 毛利胜永是谁?历史上有另外一个说法,真正的战国第一名将,是毛利胜永,而不是真田幸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