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4章:坑爹,难道还需要理由?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44章:坑爹,难道还需要理由?

凸胸挺肚迈着悠然的八字步,真田昌幸学着刘十八平日,无意识间散出的小资做派缓缓前行。 真田昌幸黝黑,充满沧桑的皮厚老脸,三个月过后,竟奇迹般的变得线条感十足,还变得白皙不少! 得意洋洋的真田昌幸,感觉自个儿最值得骄傲的是:睿智,镇定,戾气,等罕见的面部表情包。 停顿脚步之后,昌幸组织了一下自己的思路,露出一副凝重的表情道: “最残酷的,是两军爆发正面接战,弹尽粮绝之后,随之展开的白刃战,其中残酷只有用死亡来结束,不是我们死,就是敌人死……” “啊……” “嗦嘎!” “原来是这样的?” 广场上的士兵,有一部分是新招募的,闻言不由得哗然…… “哼!” 真田昌幸冷哼一声,补充道: “招募你们的武将,不想告诉尔等实情,是怕吓到你们……对于战争来说,结果就是生死……” 真田老帅哥,刚说到生死之战,欲言又止的时候,身侧响起小儿子,真田幸村的请求声: “主公!还请给在下一个说话的机会……” 刘十八眸中一亮,暗道: “果然就是你!战国的最后一个不凡武将,真田幸村……” “纳尼?大胆,还不退下?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资格,” 真田昌幸却大惊失色,在这种对百姓和农户也大肆公开,至关重要的评定会中,没有家督亲自允许,一般武将岂能开口? 臭小子没看见,连那几个垂垂老暮的武田重臣,都低头谦虚静听,你仅仅是劳资的儿子,能算老几? 不知天高地厚,还特么请求发言? 真田幸村听见老爹指责呵斥自己,不由面皮一红,忙单膝跪在刘十八面前,呐呐道: “哈依!是臣下鲁莽,还请主公恕罪!” “哈哈哈哈哈!” “好!甚好!” 不料,刘十八并没发火,反而哈哈大笑称赞道: “既是武田家臣,有好的建议,既有利于武田家,又利于军队,为什么不能提出来? 难道本家督,就那么顽固不化,不近人情?真田幸村,把你想说的----大胆的说出来,来吧!” “哈!” 真田幸村面上泛出兴奋的颜色,暗暗摩拳擦掌后,扭头对咬牙切齿的父亲昌幸咧嘴一笑,点头道: “放心吧!” 真田昌幸,叹了口气只得应允道: “嗯!” 刘十八也再次补充道: “你要是耽误咱们这一万多人,等下享受葱油饼大馍馍的美好时光,看他们等下----不揍死你?” “哈哈哈哈哈!” “家督,真的很和善!” “嗯!很幽默。” 广场上凝立着数万,表情严肃的士兵,闻言不由哄堂大笑…… 真田幸村整理了一下服饰,对刘十八鞠躬道: “那么,臣就献丑了!” 接着,真田幸村又对刘十八身后,一帮面带不悦的白发重臣,弯腰行礼道: “在下年轻不懂事,还请各位前辈给我机会,给我说出心中所想。” 马场信房,默默看着刘十八不动如山的背影,有些暗暗失神,闻言咧嘴一笑道: “武田家!只有一个家督----家督说的话,无疑表达了我们这些老臣的认可,说罢,年轻人。” 一条信龙,捋着胡须,也同时附和道: “呦西!展露你才华的时候,到了。” 听见马场信房和一条信龙这两个执牛耳的重臣表态,其余的重臣,如横田高松、土屋昌次、甘利虎泰、等也纷纷附和道: “年轻人,是该多给点机会!” 听见身后的重臣们,对马场信房和一条信龙的意见如此的重视,刘十八平静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凝重…… 战国时代的曰本,虽然家督有无上权威,但实际上实行的还是诸侯制度。 大名们还没有军队集权的意识,所以并没完成中、央集权化,尤其是军队,还是家臣私有化。 这样,极容易产生权利偏移,造成家臣推翻家督,或者杀死主公的恶性惨案---- 织田信长,这个最有希望,第一次用天下布武口号,统一全曰本的人,就是活生生的悲剧例子。 织田信长的布武天下之梦,最终被家臣明智光秀,简单一句“敌在本能寺”,而梦断蓝桥…… 其中,最重要的弊端体现在,私有化家臣和农兵,仅仅对这个家臣卖账,而对最大的那个主公,并没有归属感! 刘十八脸上的凝重,来源于此…… 接着,他的思绪被真田家这位未来的,最后武将真田幸村的谏言,打断了…… …………………… 真田幸村并未走到台前,而是走到侧面庄重的坐下! 这样,他就可以同时面对,台下数万士兵,和台上端坐主位的刘十八,当然还有诸多重臣。 面对数万士兵,真田幸村首先振臂一呼道: “三个月之前的野田城合战!武田领地只有一千六百人远征。 但,我们却要迎战德川和织田联军,近一万五千人大军,这简直是送死。 说实话,我真田幸村那时候幼稚,根本没抱有可以胜利的想法,但!我的父亲真田昌幸却对我说:能赢! 最后,证明父亲的眼光是正确的!所以首先!我先祝武田家,武运长久……” 刘十八闻言,微微一笑,两边侧目后,却见所有人痴呆一般,都瞪着自己,不由一愣…… 这,劳资脸上有一坨屎? “主公!您不表态,其他人不可能逾越,比如称赞鼓掌之类的动作……” 刘十八身侧,武田胜赖挤眉弄眼的悄悄比划了一句。 哦……刘十八恍然大悟! 曰本,是一个对尊卑和大众礼节,特别重视的神奇民族,其中的阶级感,尤其爆表! 但,不也出现,明智光秀这类反噬主公的怪胎么? “呦西!真田幸村这段话,说得甚合吾意!请接着说罢……” 刘十八抬起手轻轻鼓掌,口中大声赞叹,可他的一双眸子,却瞟向真田幸村的爸爸----真田昌幸! 真田幸村受到刘十八鼓励,庄重叩首后,补充道: “臣!真田幸村代表真田家,慎重宣誓,身为真田家子弟,必誓死效忠主公,效忠武田家。 如!吾幸村和父亲的后世子孙,有违背此誓言的,众大名,可以共同讨伐真田家,无需任何理由……” 听到这话,刘十八彻底愣住了…… 这个誓言,特么有点重了啊! 真田幸村,你这个小曰本,在和我玩真感情么? …………………………………………………… 下面连续更新,补偿昨天断更!抱歉大家私密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