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5章:文官傲骨、可怕机器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35章:文官傲骨、可怕机器

“二俣城,看样子不能去了!吾等若弃城池而去,二俣城绝对难以自保。” 德川家康遥遥回首,没头脑的叹息了一声。 “杀!” “啊哈!” “嘿,哈!” 远远的,喊杀声越来越近,真田昌幸所率领的那些嗜血疯子就要杀到眼前了…… “轰隆隆!” “驾……” “妈妈……” 杂乱中,先前攻击两渊的溃兵和酒井忠次带去的五千援兵,都被真田家的足轻,打得撵兔子一般成溃兵…… 溃兵,炸营…… 这种军队中致命的病,是会传染的! 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 数百溃兵,冲散了数千的溃兵,裹挟着倒退而回! 这些溃兵紧接着,又冲溃了酒井忠次的五千精锐! 恐惧,成了最大的传染病! 最初,德川家的中低级武将,还能有效控制军队,发起有效反击,甚至一度阻止崩溃,将真田家的那帮神经病阻拦一会。 “啪!” “呯!” 但,随着不知何处铁炮轰鸣,将这些张嘴的,穿着精美具足的武将,一个个的打坏脑袋! 只要恐惧的铁炮响起,就必定有一个骑马的武将翻身落马,四肢抽搐了一会就死去了! 一幕幕惨烈的屠杀,令再傻的德川武将,也明白武田家,有一个躲在暗处的卑鄙神射手,在很远距离,专门对武将进行----点杀! 精确的射击,完美的爆头技艺,将铁炮的艺术发挥到了无与伦比的极致! 更令人恐惧的是,躲在两渊上阻击的武田铁炮足轻们,有一部分仍有弹药的,也追下山来,有样学样的,加入了点射的行列。 侥幸存活的武将,狼狈的将自己身上的精美具足脱下,扔得远远的,夹杂在普通足轻中,闷头就逃…… 这些穿着内褂子的德川武将,即使被打伤了,也不再伸出脖子吭一声! 失去武将指挥的德川军,哪能不败? 大崩溃,已经无法避免! 再不逃,就晚了…… …………………… “服部半藏,前往高天神城的道路一样要经过二俣城,不也是被那些赤备骑拦住了?” 德川家康,综合种种自家的不利,终于决定跑----立刻! “主公!你忘了武田家这两千军队,是如何来到野田城的?” 拜服在地的服部半藏,猛的站起来,朝朦朦胧胧的群山,遥遥一指,冷笑补充道: “武田军能翻过来,难道德川军就不能再翻过去?” “嗦嘎!服部半藏,带路!” 德川家康,果然也不是常人,听说可以逃出去顿时来了精神。 留得青山在----何愁没柴烧? “撤往,高天神城!” 德川家康,枭雄之姿,果断的下达命令。 但,临走之前,家康没忘记一件生死攸关的大事…… 德川军,需要一员武将断后! 德川家康举起手里的芭蕉扇,顺着朝身后家臣和武将,一个一个的点了过去! 有点象,点兵点将,点到谁倒霉的游戏! 随着芭蕉扇的移动,诸多的家臣和武将面色煞白…… 最后,家康手一停,指着一员家臣朗声道: “太久保忠世,辛苦你了,你便率领所有德川溃兵----断后吧!” “纳尼?” 太久保忠世闻言身形颤抖,面色苍白面露不信,茫然看着德川家康问道: “主公?臣是文官,不宜带兵断后……” “桀桀桀桀桀……” 德川家康笑眯眯盯着太久保忠世面带诡笑,良久不语。 “主公?” 返回本阵,狼狈不堪的重臣酒井忠次,忍不住嘀咕一声。 德川家康面带狞笑,突然说道: “太久保忠世,你忘了真田信伊么?他可是你保举的,证明他永世不会背叛德川家……” 太久保忠世愣愣看着德川家康,面带明悟之色,巍然一叹道: “哈!” “臣领命断后,必然决死一战!” 德川家康决然一笑,朝太久保忠世含笑点头,袖子一挥,扭身大吼道: “本阵足轻,随服部半藏撤离本阵!” ……………… 经过刚才决死一战,此时不管是两军士气,还是优势都有了很大变化。 武田军,正在乘胜追击! 不过此时,真田昌幸所激励的五六百存活残兵,依旧沉浸在那种热血沸腾的冲击杀戮中。 武田足轻们并没有出现不良的状态,倘若他们现在恢复平静,绝对不会比德川军强到哪去。 “诸君止步……” 太久保忠世背起手来,突然朝迎面而来的溃兵大吼一声! 崩溃之后,近五千溃兵滚滚而来,此时突然见德川家,平日高高在上的贵族重臣,太久保忠世迎面阻挡大吼, 不由齐齐一愣! 骨子里带天生奴性和服从的意识,让德川溃兵们忍不住同时脚步停顿,齐齐一震。 溃兵竟奇迹般的停了一会……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太久保忠世接着大吼,补充道: “诸位后方被赤备骑阻挡,可说退路已绝!主公已顺利退走,但需要德川武士最后一次尽忠,反身拦住武田家军队。” 众溃兵,听到退路已断绝,不由露出绝望的神色…… 见状,太久保忠世眼珠一眯,内心暗喜…… 说到这,太久保忠世一声惨笑,挥手将华丽和服连着里子一把刮个精光,反手倒系在腰间。 “马凳!” 太久保忠世,含笑对身后陪伴自己的家臣轻声一喝。 “哈!” 家臣恭敬的照办了,将家康留下的马凳搬来! 一张马凳,端正放在太久保忠世的身后! 太久保忠世精赤上身,露出浑身瘦骨嶙峋的排骨,傲然一下端坐马凳,双脚于肩齐平,双手平放两膝后,露出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态,令人不可侵犯! 毕竟,太久保忠世是德川家,德高望重的重臣! 看着眼前止住溃逃步伐的德川溃兵,太久保忠世放声大笑道: “诸位看----老臣是文官,不能随尔等杀敌了!” 说到这,太久保忠世语声一顿,双眸如电缓缓一扫,接着补充道: “但!老臣可以坐在这,陪着你们去死!只要你们回头一看,就能看见吾坐在这里。 诸君!为了德川家,为了主公大业,反身和武田家拼死一搏吧!” 被临阵倒戈的真田信伊,逼上绝路的德川重臣太久保忠世,奇迹般的露出满腔豪情! 太久保忠世的文官傲骨,令德川溃兵,毫无来由的升起了无边勇气…… “哈!” 溃兵们,同时跪下,同声领命! 人,果然不能给他具体目标,否则每个人都是可怕的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