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忍辱负重三十年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3章 :忍辱负重三十年

刘十八紧接着,又点了一支烟,深深吸了几口,见没人注意,小声道: “你进来了就没打算出去?咱们怎么出去?你有什么打算? 你要是出去了会不会又把你抓进来?” 路小林神秘的一笑道: “在黑狱中,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要黑狱中的在押犯成功跑出这个地下监狱,那么华夏当局就永远不再抓你……” “为什么?” 刘十八纳闷道。 “因为,能从这里跑出去的,不是人,而是神……” 路小林眼中厉芒一闪,接着补充道: “这里不可能跑出去,你能打通数千米的岩石层跑出去? 这里没有地下河,也没有其他的路,唯一的通道就是一个斜面的运送电梯。 上电梯之后,还有一个三十寸厚的钢板闸门,闸门外面有一个团的华夏精锐士兵驻守。 就算你绕过了这队士兵也没用,因为前面还有一个电梯,上面还有一层钢闸门,以此类推,这样的防御层最少有三道,你说咋出去?” 刘十八淡淡的听着路小林解说,眼眸中精光一闪,古怪道: “那么你又是怎么知道那三道门后面有什么的?” 路小林得意洋洋的一笑,神秘道: “我用了三十年时间,一点一点探出来的,我每天晚上都要从监室里面出去,在外面晃悠一圈,再回来监室睡觉。” “真的?你怎么绕过那些监控什么的?” 刘十八觉得很不可思议。 路小林古怪道: “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这地方重兵把守,却没有任何一个监控设施。 仿佛,在这地底黑狱中,电子产品根本没用,有一种无形的辐射或者电波影响了这里……” 刘十八皱眉,瞪着路小林,纠结道: “你还是说说你怎么瞒过这黑狱里面所有人的?还有外面值班的士兵,管教?” “嘎嘎嘎!这个简单啊,小主,你仔细看看我耳朵孔里有什么?” 路小林得意洋洋的轻笑一声。 刘十八闻言,好奇的侧头看了一眼,差点吓得跳了起来,他看见了一只金色的虫? 一只金色的,仿佛一只蚕宝宝的虫? “这是什么?” 刘十八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 “这是蛊虫,并且还是一只本命母虫,三十年,我用了三十年在这黑狱中,暗中培植了三千多条子虫。” 路小林眉飞色舞的宣扬自己的功绩。 “子虫有啥用?虫呢?” 刘十八瞪大眼睛,身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三千条蛊虫,我放了两千多条出去,还有一千多条我豢养在体内。 所以,俺知道了,在这黑狱上上下下,士兵连同囚犯,科研人员,总共有两千零九十五人! 每个人,属下都给他们下了蛊虫,想要他们啥时候睡觉打瞌睡,他就是站着,也得睡着,期间发生的事,完全不知道。” 路小林阴阴的笑着解释。 刘十八叹了口气,古怪道: “所以,你就是五行三家中,最诡异的,排第二的蛊门传人?” ……………… 此时,监室后的放风场铁门已经打开,大部分在押犯都在场子里转悠,美其名曰:散步。 监室的铺板上坐着林林散散三个人,其中有看报纸的二爷木杉正雄和大爷武世勋,加上刘十八。 面色阴沉的刘十八独自坐在铺板上,默默抽着猥琐男路小林精心为他炮制的大喇叭。 其实刘十八不知道,他幼小脆弱的心灵已经慢慢的在蜕变,被腐蚀,以往那个纯洁善良的大好青年,已经慢慢消失。 人在铺板上,但刘十八的耳朵没有聋! 不经意间,他听到放风场上的六七个人,在那低声交谈的话题,脑门上不由冒出一头黑线: “哎!老周,你说说,是怎么偷的国家储备金库?怎么进去的” “嘿!不是俺自夸,我从别人想不到的地方进去的,下水道! 他吗的里面真臭,咱国家的下水道为啥就那么小,一下雨就淹水,幸亏我事先准备的潜水用具还有一个小氧气瓶……” “额告诉你,俺以前在外面弄的那叫小花的小娘们,真带劲,那身材,那皮肤,啧啧啧,真没话说……” “这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那小花现在是五十岁的大妈了吧?” “烟给我,给不给?不给俺弄死你……” “樊和平,我记得你是出家的和尚,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 “出家人慈悲为怀,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 “没错,所以你被关到黑狱了,这里就是地狱……” 这些交流各种经验的老家伙们,其中最卖力的就数木渔舟,孜孜不倦的卖弄着自己造假的风光历史,还有那坑爹的永动机…… ……………… 闷着头,刘十八静静的听着那些老家伙夸夸其谈,相互交流,他的三观和认知,渐渐沦丧! 他不明白,这些人怎么了?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 不悔改且不说,相反还在相互传授犯罪经验,这,怎么形容? 交叉感染…… 对,就是交叉感染,偷的人学会了抢;抢的学会了骗;骗子学会搞女人;搞女人的学会造伪钞,造伪钞的学会了轻功,这叫什么事啊…… “小子,一个人坐在这神神叨叨的做啥?不出去走走?” 刘十八一头黑线,武世勋走到刘十八身边坐了下来。 “大哥,那风场外面一样黑漆漆!” 刘十八轻轻应道。 武世勋看看刘十八,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笑道: “年轻人,你有什么打算?” 刘十八心中一动,诧异的抬头看看武世勋,微微点头道: “我想出去。” “有些东西,你不要看表面,在这里不可能出去。 当然了,要是谁能带我们这帮关了大半辈子的老头出去,我们都愿意给他卖命的……” 武世勋仿佛在自言自语,轻轻笑了笑,抽出一支烟递给刘十八。 刘十八接过香烟,放到嘴边又拿了出来,叫过猥琐男路小林,让他帮自己卷成三根喇叭筒子。 不知为什么,刘十八就喜欢这种喇叭的味道。 ……………… ps:最近网文被和谐之风哗哗吹过,目测书中出现无数白发老头好基友,赶巧文化~部微博开通之际…… 值此周末,心中悲凉之时,献上一首小词,博君一笑: “十年生死两茫茫,百度兴,谷歌亡; 瑞星金山,卡巴斯基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推特死脸书墙,人人开心忽还乡; 麻花腾,山寨王,新浪微博饭否泪千行; 老夫聊发少年狂,光腚总局,干你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