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五行属性潜五城、五城环绕野田城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26章:五行属性潜五城、五城环绕野田城

德川家康嘴唇颤抖,看着酒井忠次呐呐道: “酒井,怎么办?叫忠胜退下来吧?” 酒井忠次皱眉沉思不语…… “主公,万万不能退啊?仗打到这个份上唯有一举攻陷。 否则,对主公控制三河远江地区的勇武威名,有大大滴损害!” 大久保忠世,不亏是德川家少见的重臣名望无两,说话锵锵有声,无人反对。 “臣,附议!” 本多正信,站起来附议道。 真田信伊,井伊直政,服部半藏几位家臣,对视一眼之后,也无奈附议道: “请主公增兵,一举攻陷两渊。” 德川家康眯着眼,自言自语凝重道: “看来,武田家将所有铁炮都集中在龙之渊,那么另外的桑之渊呢?难道全是足轻旗本?” 说完,家康猛的站起来,眼神犀利的看着一众忠心的家臣,厉声道: “松平康忠、内藤正成,命你们带本家三千旗本足轻,立即进攻桑之渊。 记住,一定要用最快速度占领,给德川家和本多忠胜带来一点信心。” “哈!” “哈!” 松平康忠、内藤正成两位武将,站起来应诺之后,铠甲哗哗作响,大步跨出本阵,点齐三千足轻,领军朝桑之渊而去…… 德川家康缓缓坐下,他心里放不下发小本多忠胜啊…… “主公!臣,再率一千旗本,支援忠胜大人,用以壮大声势,如何?” 真田昌幸之弟,真田信尹极会察言观色,见状立即起身谏言。 “嗦嘎!甚好,就按你说的去做吧。” 家康满意的点点头,有了数千援兵,本多忠胜进攻小小的龙之渊,应该没问题了。 他就不信了,驻守龙之渊顽抗的武田军,不是人? …………………… 龙之渊,老司机率领武田家的铁炮队,日子也不好过…… “禀报一品大将,铁炮的枪管受不了如此密集的射击,炸裂了十几挺。” “弹药也不多了……” 老司机双眸圆瞪,仍旧在挥手下令: “第三排准备,瞄准,开火!” “纳尼?一帮蠢货,不知道脱了裤子,朝炮管撒尿?早上马肉汤都白喝了?” 老司机闻言大怒,立即给出了解决办法,想想又补充道: “去找一些山泉,用铁桶装了,挨个的冷却。” 弹药,尤其是定装弹药的不足,却是硬伤…… “命令,将人放进了再打,五十米----不!三十米之内,保证一枪要潦倒一个士兵。 对了!我不是还预备了几十个那种投掷的小型炸药包,去找十几个投枪比较准的足轻到我这里来候命……” 老司机凝视着山下增员而来的德川军,扭头狞笑道。 …………………… 另外一边山腰,年轻不到二十岁的真田幸村,率领剩下的数百铁炮兵,蹲在山林中,默默观察着几百米外龙之渊上发生的激烈战斗…… 短短的交火,让真田幸村彻底的惊叹了! 他没有想到,经过改装弹药的火炮兵,居然如此的凶悍? 一个想法,逐渐在真田幸村的脑海中成型! 这个想法,将会改变眼下曰本战国势力格局,诸多的大名将会消亡,毁灭家门。 真田幸村在心底构思着: “武田家,在家主武田十八带领下,应该将战略重心中的武器,由冷兵器占主导地位的战争,快速的改变到热武器占主导地位。 尤其是其中的足轻,弓兵,甚至辅兵,可以全部改编火炮兵,这并不需要多大勇武,更不需要体魄和武士精神。 甚至,连赤备骑也能变成移动炮台,只要你能骑马开枪,你就有远距离的猛烈攻击力,打一枪就策马狂奔,谁不会?” 武田家的辉煌,就要来了…… 此生,必定不要背叛此时的武田家,父亲墙头草倒三面的做法,不可取…… 有家督武田十八在的一天,众家臣若叛变,必定没有好下场…… 真田幸村的思绪,却被一声禀报打断…… “幸村,德川军来了,朝桑之渊来了……大约三千足轻,由松平康忠、内藤正成两位武将带领。” 真田家一位负责保护幸村的老臣,轻手轻脚走到真田幸村的身后禀报道。 真田幸村冷眸一闪,轻笑道: “嗦嘎!听我号令,严守汤臣一品大将教授的方式方法进行布置吧!记住,必须等我下令才能开火……” “哗!” 真田幸村抽出腰间的太刀,厉吼道: “铁炮队,编队三段击阵型!准备作战!” “哈!” 数百铁炮足轻,目睹了不远处龙之渊的战斗后,士气高昂,信心百倍! 战神本多忠胜,率两千人进攻龙之渊,大败之后止步于山腰,伤亡过半! 而,桑之渊,必将成为另一个龙之渊…… ……………………………… “轰!” “轰!” “轰隆隆……” 正在交战激烈之时,龙之渊上传来剧烈的一连串爆炸声。 支援本多忠胜的真田信尹,刚刚率队到达山脚,就目睹山腰上的冲天火光和剧烈的爆炸声。 惊天动地的爆炸,和漫天横飞的残肢断臂,将本多忠胜本部剩下七八百足轻的胆魄,彻底吓破了…… 真田信尹目光闪烁起来,有些犹豫不前…… “主公!家主真田昌幸,派遣忍者众出浦盛清,前来穿讯。” 一名真田信尹信任的家臣,悄悄禀报。 “快请!” 真田信尹,瞬间做出决断。 浑身漆黑短袍,腰间挎着太刀,愕下留有三寸黑须的出浦盛清,悄然潜伏到真田信伊的本阵中。 “出浦盛清,大哥让你前来,所为何事?” 信伊看着本家真田的这位出名的忍者首领,淡淡问道。 真田家的两兄弟,各自侍奉其主,是战国时代生存的不二法门。 如此做的不光是真田家,还有黑田家的父子,都是如此。 “家主昌幸,让我转告信伊,此时当顺大势了……” 出浦盛清看着真田信伊,说完一句便快速转身,瞬间消失了踪影。 看着如厉鬼来去消失的出浦盛清,又看看空无一人的草皮,真田信伊仍旧补充回应道: “家主的信,吾收到了。” 属下一员老臣,眉眼闪烁道: “主公?” 真田信伊眸中剧烈的挣扎着,侧头问道: “这数千增员足轻,真田家控制的有多少?” “一半!” 老臣轻声回应,接着狞笑补充谏言: “若主公有想法临阵起事,也可挟持余下的一半,懵懵懂懂中随真田家的足轻一起攻击任何,主公指定的眼前之敌!” “哦?容我再想想,德川主公为人大气,有忍耐,是个不可多得的家督……” 真田信伊皱眉之后,犹豫不决。 “建功立业,正当此时!否则,昌幸家主不会冒家门被毁灭的奇险,派属下第一忍者前来……” 老臣眉眼闪烁,思索后一语中地。 “目标?” 真田信伊缓缓站起来,抬眼远眺之后突然下令道: “龙之渊上有剧变,本多忠胜大军崩溃在即,我等无需理会…… 传我命令,足轻部队,快速改道半里之遥的桑之渊。” “哈!” 老臣点头道: “目标?” 真田信伊狞笑道: “这,还用说?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咱们进攻松平康忠、内藤正成的三千足轻后部!” ………………………… 真田信伊,在德川军措手不及下,突然挥军转向,攻击松平康忠、内藤所率的三千足轻后部,大乱! 驻守桑之渊的真田幸村,及时下达火炮队从高处进行反攻击德川军的命令: “命!火炮队缓缓推进,快速射击山下松平康忠、内藤正成部队,呼应叔叔信伊的攻击……” 德川军的溃败,就在一瞬间发生了…… 而此时,在武田家本阵中,却没看见家督刘十八的身形…… 他独自一人站在小山包的一个隐蔽角落,掰着手指推算着什么,嘴里嘀咕道: “五行属性潜五城,五城环绕野田城,这里有什么诡异,难道野田城之下,有什么上古大墓能改变气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