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明火执仗、铁炮三段击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24章:明火执仗、铁炮三段击

德川家康狞笑着摆摆手道: “孙子兵法,信玄公号称研读最透彻,但不知我家康,也一样研读不倦,并且有其他领悟, 兵法曰:十则围之,当我十倍于敌时,要采用围困战术,迫武田军投降。 五则攻之:五倍于敌之时,则必全力进攻,一战而下,击溃武田军。 数倍则分之:若一倍与敌人,可分割消灭,使其首尾不能兼顾,战胜敌人。 敌则能战之:若数量相当,则狭路相逢勇者胜,胜败靠勇气。 少则能逃之:若数量大大少于敌人,我等就要准备跑路了,保存实力才是硬道理。 不若则避之:若往后,我等比什么都差的时候,就要要尽量避免战争,唯有降服一途。” 本多忠胜呆痴的看着家康,愣愣道: “那到底,打还是不打?” 德川家康,哭笑不得笑骂道: “刚才便说,十则困之!所以,命大军不要冒进,缓缓朝两渊山脚迫过去。 围困住他们,徐徐进攻便可,最好逼迫武田新家督投降,一战定乾坤。 至于阴谋诡计,在十倍之兵面前,都是笑话……” “哈!” 本多忠胜疑惑的盯着家康看了几眼,然后将长枪朝天一抖道: “目标两渊山脚,进攻!” ……………………………… “他们果然受不了十倍兵力巨大差距的诱惑!杀过来了……” 两渊后面的小山,极为隐蔽的武田家本阵中,马场信房对家督刘十八,厉声喝道。 刘十八半闭双眸猛的张开,轻描淡写的吩咐道: “胜赖何在?” “主公!臣下在此。” 站在本阵之外观察德川军的武田胜赖,闻声跑进来。 “你传令给潜伏在两渊的人,不要等到德川军在山脚布阵的机会,距离三百米就可进行第一次开火齐射。” 刘十八将手往下一挥,面色狰狞。 “哈!但,这是何意?” 武田胜赖有些疑惑。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仅此而已。” 刘十八冷冷一笑。 ………………………… 德川军此次指挥进攻的总大将,是德川军德高望重的武将酒井忠次,而本多平八郎忠胜,仅仅是旗本大将而已。 那时的本多忠胜,还未得到战神的荣誉,至少在关原大战之前,还没名满天下…… 酒井忠次凝重的看着,两座表面看海拔并不高的小山,眸中没有多少轻松之色。 武田军满打满算不到两千的兵力,有什么依仗让他们如此大胆的以身作饵,固守待援不成…… “野田城!是如何在半个时辰内陷落的啊,真是个谜……” 酒井忠次自言自语着,接着猛的抬头,对身边主公面前的红人本多忠胜大声下令道: “忠胜大人,你所率旗本乃是主公最强战力,吾率主力一万先行布置围困两渊,构筑栅栏。 忠胜则辛苦一些,带两千旗本,首先进攻龙之渊,试探一翻如何?” “哈哈哈哈!” 本多忠胜哈哈大笑,看着老成持重的酒井忠次抱拳谢道: “多谢总大将,将立功机会让给忠胜,吾先去了……” “二十队旗本,随我进击!目标龙之渊!” 本多忠胜跳下马来,举着长枪大吼一声。 “哈!” 忠胜的身后响起一阵嚎叫,分别是二十位旗本大将的尊令回应。 每位旗本大将所率的足轻,加上自身家臣,大约在一百人左右,大概的数字刚好两千多人。 ………………………… 龙之渊,潜伏在山脚,有数百武田火炮队足轻,见到本多忠胜率大军逼近,不由得纷纷骚动起来,差点暴露了身形…… 老司机汤臣微微皱眉,扭头低吼一声: “谁再出声,动摇军心----斩!旗本同罪,除此之外,株连全家老少陪死谢罪……” 数百火炮兵闻言呆住…… “纳尼?” “这……” “闭嘴,要害死我们旗本?” 他们从未听说过如此荒诞的命令和责罚,战国的曰本最大的谢罪无非是自己吃挂面,剖腹完事,哪来什么全家陪斩…… 本多忠胜,可是德川手下的一员有名的武将,谁人不知? 如今,忠胜这杀神带着两千刀枪具备,具足齐全,差不多武装到牙齿的足轻步兵,朝着龙之渊山脚杀来,谁能不惧? “轰轰轰!” 德川军缓缓的迫近,沿着山脚崎岖的山路缓缓散开,朝山上快速攀登而来。 一众武田铁炮兵,更加紧张起来…… 一百……两千? 太不对等了…… …………………… “按照上半夜我训练的来做,听清楚了吧?” 老司机眼珠儿绿幽幽,分外渗人。 堂堂通天教主的本体分身,竟然来到了曰本,还是战国的,没有比这更坑的事了。 最主要的是,要为肚皮和性命而死战…… “哈!” 一百火炮兵战战兢兢的同时回应。 “八嘎!谁叫你们辣么大声答应劳资?” 老司机眼珠蹭的瞪圆了。 紧接着,传令兵的军令到了眼前: “胜赖总大将下令,三百步开始齐射。” 老司机这才回过神,忙吼道: “刚好三百步,装弹……” 没说完,老司机就,骂骂咧咧补充道: “轻一点蠢货?包弹的纸片真尼玛精贵,太软别捏破咯……” 平时装填弹药,一人最少半分钟,一分钟放两枪…… 但这会,数百铁炮足轻在老司机全家陪斩的刺激下,五秒就完成了第一次装填。 老司机瞬间满意了,乐呵呵道: “不错!第一排开枪之后,向左横跨一步退三步上弹,第二排射击之后也左跨一步退三步上弹,第三排照做! 但开枪的时候,要听号令,谁抢先开枪格杀勿论……” 老司机杀气腾腾,火炮兵战战兢兢,面无人色…… “第一排,准备射击!” 第一声口令响起,老司机举起右手,凝视前方叫嚣着冲来一片黑压压的足轻士兵。 “放!” 右手重重向下一挥,老司机嘴角狞笑着。 “砰!” 一阵整齐得令人惊叹的火炮声响起,同时一阵白色的烟雾腾起。 白色烟雾是火枪射击造成的明火烟雾,很浓,完全看不见对面的目标是什么状态! 半秒之后---- 答案就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