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3章:十倍围之、诡异之城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23章:十倍围之、诡异之城

一刻钟之前,刘十八躲在本阵之后,和柳生宗严窃窃私语…… 天生对地理山川的细微之处,异常敏锐的刘十八,感觉被焚烧的野田城有古怪! 这么一处,并不算险要的中间地段,凭什么要无端端的建一座坚固的城池起来? 四周,还不规则的环绕着五座大小城池!恰好将野田城围在中间。 事出反常,即为妖…… 刘十八的摸金信条,遇事不冒进,一定要水落石出! 低声吩咐柳生宗严一些关键的事,刘十八便暗暗返回武田本阵,不爽的坐在没有靠背的马登上。 端坐马凳装雕塑,是武田家的家督做派----不动如山! ………………………… 与此同时,德川家康却在征求两位并不招人待见家臣的各自意见。 “本多正信,你先说。” 德川家康眯眼瞅着本多正信。 对这个反对自己的二五仔,他天生没好感,但拗不过老臣大久保哀求还是妥协了,就当养个闲人吧。 “哈!” 本多正信见德川家康问到自己,面上一喜,皱眉思索了一会,谨慎解释道: “主公!野田城陷落得太快了,甚是可疑。不妨想想,假如我们的一万二千军队,同时攻击野田城,需要多久? 就算不要命爬坡强攻一千人驻守的野田城,也至少需要三个时辰或者更久…… 而武田军,仅仅比我们早到两三个时辰罢了,可我们赶来别说一个活人没看见,甚至连野田城也焚毁一空,这不对……” “嗦嘎!本多正信你说得很有道理。” 德川家康的神情,罕见的沉重起来。 眉头一皱,家康又扭头看向真田信尹,古怪道: “信尹,你有什么不同的建议?” 真田信尹在正史上,是个颇有争议的人物,传说中他的智慧不比真田家的家主真田昌幸弱,但为了辅佐昌幸才退居幕后。 “哈!” “根据探子回报,美浓地区沿途的农户,有一些在深夜看见武田军朝野田城行军,他们翻山行军,躲过了二俣城的夜哨。” 真田信尹抬手擦了一把汗,然后左右看看其他的家臣,尤其是本多平八郎这个杀坯。 “不用顾虑忠胜的摸样,直说!” 德川家康和蔼的笑笑,对于有本事的人,他一向不吝啬。 “哈!” 真田信尹犹豫了一会,突然道: “武田军只有一千多兵两千不到,快速攻下野田城,却又弃守城池焚烧了它! 最后,却把兵力囤积在难以防御的两渊,难道就为了等主公的军队去包围自己?这更不对……” “嗯!我知道了,确实有些诡异。” 德川家康慎重的看了看真田信尹,赞许道: “很好!若没有你们两人阻拦,说不定吾为了报仇,直接派遣本多平八郎带兵冲过去了……” 真田信尹和本多正信两人,得到家督的赞誉,同时拜谢道: “哈!” “主公!确实有些反常,臣下也感觉到了……” 本多忠胜这时候,也向前踏出一步,和德川家康并列站立,眼神看向五六里之外,平原上的两座小山,上面旌旗林立…… 武田家的家徽,迎风招展…… 风林火山四字军旗,清晰可辨! 德川家康皱眉,背着手往前踏出两步,扭头瞪着本多忠胜,眸中带着微笑问道: “忠胜!试试看,吾的感觉是否和你一样?” “哦?主公也----心有所得?” 本多忠胜是德川家的传奇,他一生中征战五十多次,没有受到过一次冷兵刃伤害。 但,武力和勇武,并不代表本多忠胜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他也一样心思如发,敏锐的眼光能准确的找到敌阵中最薄弱的环节,一击功成。 否则,本多忠胜在战场上早就被抛尸了,哪里活到现在如此滋润? “哼!” 德川家康闷哼一声满脸不悦道: “难道你以为吾不如谋士们?甚至不如士兵和武将?是个蠢货?” “夸……” 本多忠胜吓得立即跪下请罪道: “臣!臣万死,请主公赎罪。” 德川家康咧咧嘴,哭笑不得道: “忠胜,你越来越调皮了……” “嘻嘻!还是主公懂我……” 转瞬间,惶恐的本多忠胜,又眨眼笑眯眯的站起来,拍拍腿上的泥土,一副无所谓的姿态。 真田信尹和本多正信,对视一眼摇头暗道: “人比人,气死人!” 德川一生没什么完全相信的家臣,但本多忠胜绝对算一个重量级的宠臣。 人家是发小,玩泥巴穿开裆裤长大的少年玩伴,开玩笑! 听到家康的赞誉,本多忠胜得意洋洋,看了看真田和自己的本家本多正信,接着面色严肃道: “臣觉得,周围太静了!尤其是平原上,安静得可怕,看不到一个士兵。 仅有两渊山上有隐隐人影,一千多人不可能没一点声音! 奇怪的是,连田间的连番虫鸣,也消失一空!臣以为,前方有诈……” “难道退兵?偃旗息鼓?” 家康双眸瞪圆,带着强烈的不甘心。 野田城,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寺庙老僧侣,为自己选定的建城坐标…… 暗中,老僧告诫自己,野田城可能称为,帝王之城! 占据野田城,五城环绕,有帝王气运! 德川家康吸了口气干笑几声后,大声吼道: “呵呵呵……野田城的家臣和士兵,不能白死!作为家督,我家康一定要为他们报仇。” 德川家的众家臣闻言,同时拜伏道: “主公仁德!” 德川家康满意的点点头,扭头看向 “真田信伊,你能否确定!武田家只有不到两千之兵?” 德川家康一阵冷笑,扭头看向真田信伊。 “哈!臣确定。” 真田信伊,肯定回应。 “呼!那还有什么考虑呢?” 家康面色舒缓,轻松道: “任何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军势面前,都不堪一击……两千对吾的一万四军势。” 本多忠胜听到这,已经明白德川家康的决定,当即请战道: “主公!臣为前锋,为大军开路冲阵。” “不慌!吾已胸有成竹,武田家冒奇险进击三河境内,无非迫德川家退兵罢了,呵呵……” 德川家康自信的一笑。 但,他的右眼皮,却莫名急跳了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