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1章:棋逢敌手、将遇良才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21章:棋逢敌手、将遇良才

“纳尼?本多忠胜,下令全军进攻桑之渊,龙之渊!” 德川家康一声令下,众家臣同时面色一凛,齐齐色变。 主公,这次太冲动了…… 其他的重臣或家臣,显然勇武多过智谋,所以家康吼出全军进攻的怒吼后,也并未表达什么不同的意见,而是各自下令直属家臣整军备战。 当然,家臣中,也有不同的声音,还不止一个…… 在众普代家臣和重臣武将的最后面,有一个衣着寒酸的家臣面露焦灼,疾步向前跨出一步大声阻止道: “主公,且慢!还请三思……” 德川家康正在气头上,闻言扭头怒视道: “本多正信?你难道想阻止吾,为野田城战死的家臣和士兵们讨取复仇?” 还没等这位叫做本多正信的家臣做出辩解,又一个家臣跨步而出,大声道: “臣也以为,主公稍安勿躁!先派出忍者,探听武田军的虚实为好……” 德川家康眉头一翘冷眸一眯,虽然心头恼怒,但心底却升起了犹豫。 一个人反对,你可以说他是傻瓜…… 但,二个人反对出阵,可能你自己才是傻瓜…… 德川家康显然不是一个傻瓜,他低头沉吟,内心虽犹豫不定,可面色依旧狰狞可怖,且大声狞笑道: “真田信尹,你也反对吾出阵?哼……” ………………………… 一个本多正信,一个真田信尹!这是两个在真实的历史上,较有争议的人物! 真田信尹,看名字就知道,和如今降服于刘十八的真田昌幸父子,有极大的渊源。 这家伙,实际上就是真田昌幸的四弟,小名也是源四郎,排行老四,昌幸则是老三。 真田信尹在武田信玄病死之前一个月,刚刚投靠德川家,并未受到家康的赏识和重用,目前仅当做军需官在职。 而实际上,真田信尹此人,是一个极有智慧且十分忠于真田家族的武将。 …………………… 另一个出声叫停德川家康的家臣是本多正信,看名字和本多平八郎忠胜好像有丝丝联系,而实际上他和战神忠胜卵牵挂都没,完全的路人。 严格来说,这本多正信还是叛变德川家康的叛臣…… 这家伙,在家康改革三河地区税务收取,爆发的三河一揆中,加入反抗家康的一揆队伍,后来随反抗被镇压,从而开始成为流亡浪人。 对于叛变主家德川家康的家臣来说,茫茫天下,几乎无本多正信的容身之处…… 境况凄惨的本多正信,在各地流浪先后出仕过一批吃过脑残片的家伙,没有一个是成大事者! 可能最后,本多正信觉得不管到哪,始终无法摆脱德川家康的阴影。 于是,本多正信抱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心态,忍痛贿赂了十条咸鱼,用来央求德川家康麾下一位爱吃咸鱼的心腹家臣。 爱咸鱼的重臣,叫做大久保忠世,让给自己说了一个人情,要求回归德川家康麾下。 有趣的是大久保忠世这人除了爱吃咸鱼外,个人能力却没什么爆表的地方,但在德川家康的心中和重臣眼里,这家伙的人脉,却高得不可思议。 也可以说,大久保忠世此人,就靠着人际关系混到德川家重臣高位,不得不说也是一个奇迹创造者…… 大久保对德川家康说:本多正信这个人,是大大的良民,很有脑子,不会再叛变主公了。 换作任何一个家督,都会翻白眼埋怨大久保脑残,可偏偏德川家康没有吐槽,反而还真信了大久保胡扯的鬼话。 在真正历史上,本多正信这咸鱼哥,当真没有再背叛德川家康,反而为家康的统一天下之路,关原之战,大阪之战,德川幕府的建立,等重要的战略决策,立下了汗马功劳…… 由此,德川家康一直到咽气,都称呼本多正信为铁哥们,而不是家臣。 而本多正信,则因此一跃而成为重臣,并得到大名的封地,一直延续后代子孙得利…… …………………… 两个奇葩德川家臣,对家康下达的出阵攻击命令,表达质疑和阻拦…… 德川家康眯着眼,恶狠狠瞪着本多正信和真田信尹,不知在想什么,却一言不发。 家康的发小,战神本多忠胜,好像很和家康心意相通,面带不屑的耻笑道: “本多正信?吾都羞于和你这叛变主家的家臣同姓。 更亏得你厚脸皮,竟央求大久保大人为你作保,又回到德川家。 如今主公出阵攻击两渊,为野田城战死的德川家臣子报仇,你算什么东西?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又凭什么阻拦?还不给我退下……” 本多忠胜的一番话,仿佛引爆了炸药桶,一连串的冷嘲热讽一起涌来…… “嗦嘎!忠胜大人所言极是。” “二五仔,没资格说话。” “叛变主公,还有脸回来?” “换了吾,就该剖腹谢罪了……” “哎!臣……臣唐突了!” 本多正信面色古怪,青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竟不知如何应对如潮攻击,叹息一声竟无言以对…… 家臣们的冷嘲热讽,并未因本多正信的退却而善罢甘休,而是自动转移目标,引到了真田信尹的身上。 “真田信尹,你三哥真田昌幸,不正是武田家的武将么?” “没错?你不是细作,来反间德川家?” “穴山来降的时候好像说,真田昌幸和他的儿子,在刺杀失败之后,竟全部投降武田家的新家督。 据说,那个武田十八,还是武田信虎的私生子,信玄的亲弟弟。” “啧啧……果然是兄弟情深!家督之位不传给长子胜赖,竟然传给私生亲弟弟……” 真田信尹的面色,如本多正信一般,古怪难堪,最后默然无语…… …………………… “八嘎!你们这是在嘲笑我德川家康,没有眼光,且识人不明?” 德川家康是个明事理,且听得进忠言逆耳的家督,否则就不会开创德川幕府,让百姓安定几百年无战乱。 “啊?” 一群七嘴八舌表忠心的德川家臣们,群体呆住。 敢情,拍错了马屁? 德川家康眯着眼,上下打量着本多正信和真田信伊,突然开口道: “你们阻拦吾出阵,理由何在?” 本多正信和真田信伊对视一眼,两人眼中同时一亮…… ………………………… 有能耐的人,又何止武田家才有? 德川家,同样有智慧不凡的奇才…… 遥遥,注视着战局发展的刘十八,也在心里暗赞: “棋逢敌手,将遇良才!” 赞许了一半,刘十八却扭身嘀咕道: “劳资的目地,是挖这些家伙的祖坟啊……” 想到就做,刘十八偷偷溜出本阵撒尿,眼神乱扫,轻声呼唤: “柳生宗严,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