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作茧自缚、七煞德川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20章:作茧自缚、七煞德川

“纳尼?” “嘶嘶……” “呕呕……” 大军中,发出不断的惊诧声,惊吓声,以及呕吐声…… 德川家康所率的自家军队,总数在一万人上下,另外还有义兄织田信长派遣佐久间信盛率两千援兵会和,合计一万两千人。 当然,这只是战国时代武将们自己的算法,要是给刘十八来计算,其中还要减去相当一部分的辅兵。 所以,德川家康的大军,其中能打仗的士兵到底是多少,只有天知道…… 眼下,包括家主德川家康在内,德川家的一干家臣无不被眼前堆砌的人头景观吓住,或者激怒……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残酷的景象,连号称魔王的织田信长恐怕也干不出这样的事来! “报!” 一员传令兵,飞速疾驰而来,在德川本阵前扑声拜倒。 “见过……见过主公!” 传令兵气喘吁吁的拜见,隔着德川家康的马凳有十几米远,他没敢上前。 德川家康,身着华丽具足手持芭蕉扇,面色铁青泛着怒容。 “何事来报?说……” 见德川家康气得说不出话来,极为家康信任的发小本多忠胜,出声喝道。 “据附近的农户禀报,野田城在三个时辰之前便已陷落! 城中足轻,家臣,武将,家眷被屠戮一空无一幸免,逃出城外的家眷和武将也被骑兵追击,然后全部斩首。” 传令兵,战战兢兢的禀报完,便低着头不再言语。 “嗯!知道了,退下吧。” 见家康无意说话,本多忠胜便将手一挥。 “慢着。” 一言不发的家康,突然站起来叫住传令兵。 “哈!” 传令兵倒退着正准备离去,闻言又立即跪下。 “城中之武将家臣若拒不投降,乃是武勇之表现,他们死得很光荣。 所以,歼我野田城中的军士,无可厚非!但吾不知屠杀野田城百姓,之后焚烧城池是何道理? 到底是何方的势力?为何做出这等天怒人怨的恶行?” 德川家康很愤怒,捏着芭蕉扇的手一直在发抖。 他能不生气么? 自己好不容易等信玄嗝屁了,眼巴巴的跑去打秋风,没想到却后方失火,野田城陷落焚毁! 野田城对德川家来说,无疑很重要,他无奈只得回兵救援,从而丧失大好良机…… 等到义兄织田信长,从本愿寺和三好三人众的纠缠中缓过气来,哪里还有自己占大笔好处的道理? 眼下,若自己抢了先手,乘着织田信长没功夫计较,抢先占据武田家的大笔领地,最后他也不好意思叫自己吐出来对不对? 不管是谁做的,都不可饶恕…… “额?” 传令兵闻言一愣,感情家督您还不知道是谁下的黑手? 这,闹的哪样?不是您先跨越边境去偷袭武田家的么? 如今,人家反过来偷袭你,就不道德了? 这,是啥歪理? “嗯?” 见传令兵面色古怪,德川家康也一愣,扭头看了本多忠胜一眼。 本多忠胜怒吼一声道: “还不照实说来?” “哈依!” 传令兵吓得一抖,忙道: “来犯之敌,正是家督晚间前去偷袭的武田家,赤备骑清一色的红,很好辨别。 不管如此,焚烧野田城之后,武田家的军势,并未走远,而是在不远处靠近吉田城的桑之渊,龙之渊之上,不下了军阵。” 德川家康听到这里,不由眼前一晕气急败坏,大吼道: “纳尼?本多忠胜,下令全军进攻桑之渊,龙之渊!” ……………………………………………… 晚一点,连着更新!抱歉这两天在野外,给孩子忙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