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8章:胜赖脑洞、全歼之战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18章:胜赖脑洞、全歼之战

“那么,大胆的去做吧。” 刘十八凝视着武田胜赖,慎重的下达了最后命令。 “哈!” 武田胜赖双手平行下垂,眼中却闪过丝丝狠厉,咬牙道: 臣,将善用自身所学,竭尽所能协助武田家,完成父亲的遗愿和家督大人的鸿志。” 刘十八没有说好,更没有说不好,只是静静的看着武田胜赖果毅的面容,狠狠点头。 ………………………… 武田家的长子武田胜赖,骑着马对身边的五六名传令兵大声下令: “令!足轻侍大将真田昌幸,本田二狗,分别率四百精锐足轻在野田城,通往桑之渊,龙之渊的必经之路侧面埋伏。 切记,足轻勿埋伏在主道,在侧面分别挖掘浅坑隐藏身形即可,然后等我军令杀出,有泄露行迹者,剖腹谢罪!去,传令” “哈!” 一名端坐马背的母衣众骑士抱拳应诺,夹腿拍马呼啸离去,身后一面鲜红的旗帜迎风哗哗作响。 武田胜赖接着看向第二名传令兵,大声道: “令!火炮队侍大将汤臣一品,真田幸村分别率一百火炮精兵埋伏在野田城两侧桑之渊,龙之渊的山脚。 铁炮队到达之后勿要懈怠,依山而上建层层拒马挡板,然后返回山脚埋伏,静候本将军令开火杀敌。” “哈!” 第二名传令兵得令,扭身拍马离去。 武田胜赖皱眉摸着下巴思索了稍许,又抬头远眺,良久后才对第三名传令兵下令道: “令!丰田翠花领三百弓箭兵,绕行到野田城后方树林,攀树而上隐在林中木之上,同时严令不得泄露行迹。” “哈!” “喝,驾!” 第三名传令兵,恭敬抱拳,大吼一声拍马离去。 三道军令下达之后,胜赖神情愈发凝重,好似在做什么重大的抉择…… 而此时,天已大亮,远处靠近二俣城的姬街道,眼看暴起漫天的尘土,显示有大批军马正在快速的开进…… 德川家康的织田联军,即将返回野田城…… …………………… 刘十八率领一众并未直接参战的家臣武将,端坐马凳观武田胜赖点兵布将,地点在更远一座偏僻小山上,这里要靠近吉田城的姬街道! 这里就是武田家督,刘十八的临时本阵! 本阵四周,没有任何显示本阵的标识,仅有一面风林火山的红色军旗竖立着! 这面军旗,表明主公在此,诸将士安心,只要本阵不失,便不算失败。 随着三道军令下达,集结在本阵之前的足轻队,火炮队,弓兵队在各自大将率领下分别离去。 本阵之前,此时只剩下蒙天放和尼子经久率领,由亲卫四十六骑,母衣众,骑马队合并之后的三百赤备骑兵。 赤备骑副将尼子经久,眸中闪烁着疑惑,则头恭敬对蒙天放道: “山本大将,为何总大将胜赖,没有对我等的赤备骑兵队,下达军令?” 蒙天放闻言一怔,抬手遮住眼帘遥遥一看,心中便有了计较…… 他本身,就是一员极优秀的将才,乃是大秦军中的蒙家军翘楚,眼力和军事素养自然不差…… “尼子经久,德川返回野田城救援的大军,有多少人?” 蒙天放思索之后,反问尼子经久。 “至少一万二千,若是加上织田援军,大概在一万三千到四千之间,不算叛将的兵马。” 尼子经久不亏是母衣众,对敌我的兵力数据,果然通透。 蒙天放瞬间知晓了关键,哈哈一笑道: “这样啊!那么就简单了,总大将胜赖,估计在做出重要的选择。 应该有两种打发,看哪一种对武田军最有利………” “嗯?属下不明白,不就是伏击战,还有什么几种打法?” 尼子经久鼓着眼珠,他听不明白。 蒙天放眼神闪烁,叹息道: “总大将胜赖,果真是个将才!他在计较到底给予德川军重创,见好就收,或者……” “或者什么?” 尼子经久一看蒙天放欲言又止,忙问道。 “嘿嘿……” 蒙天放阴险一笑,轻声侧头道: “或者!胜赖打算激励全军,倾全力一战,彻底歼灭德川一万二精锐主力……” “纳尼?呜……” 尼子经久闻言瞪大眼珠,接着伸手捂住嘴巴,露出不可思议神色。 此时的尼子经久,内心是崩溃的,他感觉武田胜赖是不是疯了,难道受了极大刺激? 就算家督之位易主,也用不着上火,让大家赶着去自杀吧? 一千六百名,大半夜长途跋涉,攀山越岭的武田疲兵,要鸡蛋碰石头去全歼:德川织田联军? 武田一千六----全歼----德川一万二? 军力上接近十倍的巨大落差,你还要去歼灭人家,你不疯谁疯? “得得得……” 纠结中的尼子经久,突然听到远处马蹄声! 他抬头一看,果然是一员传令兵,背着红色旗背飞速奔来。 “不会的!不可能……” 尼子经久呐呐的呆痴道。 “总大将,武田胜赖令!” 传令兵没等马儿停蹄,便迎头大吼。 尼子经久和蒙天放对视一眼,同声道: “哈!” 传令兵点头,严肃道: “令!赤备骑侍大将山本天放,尼子经久率本部赤备骑二百八十骑,掩藏行迹绕行野田城后二十里。 行至来援的德川军身后堵住姬街道,自行寻找机会全力出击。 请,务必不得放走一名德川军!两位侍大将的主要任务是,狙击德川大军……” 尼子经久接到军令,忍不住呆痴半晌…… 你在,逗劳资? 蒙天放久经沙场,比尼子经久要沉稳许多,闻言淡淡接令: “哈!” 传令兵点头,正要离去,却眉头一僵仿佛想起什么遗漏,忙勒马补充道: “赤备骑本有三百,但家督本阵不得不派兵留守,故而余下二十骑。 这二十人,负责若战事不利,便护着主公和家老重臣,择隐秘小路----逃回骏府!” 蒙天放眉头一松,微笑道: “好!我知道了。” “哈!驾……” 见蒙天放接下胜赖军令,传令兵这才拍马离去。 尼子经久,这会才回过神来,拉扯着蒙天放嘴角哆嗦道: “完了这下!我们只有一死,来报答主公了。” “什么?” 蒙天放皱眉,看向面如死灰的尼子经久。 …………………………………… 后面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