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景观人头塔、震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15章:景观人头塔、震慑

一连串不要一文钱,附带不要脸的各种赞誉,刘十八用嘴皮功夫,硬生生将面容僵硬,面部古板的一条信龙打动了…… 却实,一条信龙某些部位,动了动…… 一条信龙的月代头四周的一圈白发,炸得根根直竖…… 一条信龙,双眸圆瞪,死死凝视刘十八…… 但下一秒,众臣都感觉自己看错了…… “呜呜呜……” “噗咚!” 一条信龙推金山倒玉柱,一把跪起数米灰尘,扑倒在刘十八脚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哽咽道: “吾一条信龙,敢不为主公效命。” 刘十八瞠目结舌,呐呐疑惑道: “一条大人快请起,这说得……” 刘十八当真疑惑,自己一翻胡说八道,口吐莲花的拍马屁,果真有如此摄人心魄的效力? 一条信龙仰头看着刘十八,胡须上满是黄土和鼻涕,但他却舍不得擦一下,反而殷殷切切的再次拜道: “臣!这辈子,或以往,从未受到父亲信虎,还有兄长信玄,如此多赞誉和肯定。 原本,吾打算隐退养老交出风字营给长子,但主公的一番涛涛赞誉,却给一条信龙为主公征战的雄心再次燃起……” 刘十八嘴角抽搐,面皮僵直眼神痴呆! 他,愣愣看着这位,天真得几乎强过痴呆儿的白胡矮老头……一条信龙,良久憋出一句刚才没来得及问的问题: “一条信龙大人,我刚才问你,有什么不同的意见?” 一条信龙老眼一翻,插着双手站到刘十八身后,瞪着一帮比较年轻的家臣们,吼道: “谁敢说不同?吾认为杀得好,杀的妙!主公认为对,那就是对的,错了也是对的……” 说到这,一条信龙扔不罢休,还瞪着牛眼,横扫着一帮无言以对的武田家年轻家臣们,狞笑补充道: “今后武田家内,谁敢违抗家督命令,先踏过,吾一条信龙的残躯,还有马场信房大人的躯体,才有资格找家督理论……” “没错!加上我马场信房。” 马场信房当然不会错过露脸的机会。 人老成精是有典故的,信房老了,可他几个儿子没老吧,还要在武田家混饭吃吧? 所以,这适时表忠心,来得恰如其分! 马场信房和一条信龙,两个老东西阴险的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 每个人,都要体现自身的价值,尤其是一国之主,一族之主,甚至是一家之主! 这位新任家督,名叫武田十八,却是信玄公临死之前留下的遗命。 武田十八,接管武田家! 字字珠玑,清清凉凉的很清楚! 随后,真田,胜赖,山本铁以,穴山信君等一系列层出不穷的重大叛变,终于将众人保留着对信玄公的那一点点尊敬和信服,击垮了…… 甭管蒙天放四十六骑亲卫有多精锐,只要家臣们,同时摇头,再摇头,那刘十八下达的命令,是无法传出去的…… 更别说,刘十八在险恶环境下,还要获得所有武田境内,城主到将军这一级的拜服! 但此时,众臣皆服…… …………………… 不久前,短促交火的野田城之战,其中隐含的精彩,如教科书一般经典。 火炮手,用高速循环,且不间断的高强度火炮覆盖,全面压制来自野田城头的火炮弓箭反击。 随之没步兵足轻,也没弓箭的武田家攻城突击队,跃马杀到了野田城的城门之下。 攻击队,全是骑兵,他们是赤备骑! 最后,安放在野田城大门边的一个炸药包,将城门炸开了…… 接着,许许多多的武将和士兵们,全都吓得跪在地面,更没看到是谁,一枪击中了炸药包! 还有野田城的城主,也是被一枪爆头,令城内混乱起来。 野田城,在这时候实际上,就已经陷落了…… 大门被炸开的野田城,犹如一个脱干净的大姑娘般,等着武田家的勇士去接收。 回味着,这震撼的攻城之战,原本因武田信玄辞世,而丧失信心的武田家臣武将们,重新拾起对刘十八的信心。 这些古板的家臣们,更明确下一步的奋斗目标…… 一定要将武田家的旗帜,插到京都天守阁去! ……………………………… “这?这怎么敢当,一条大人?” 谦虚的话,刘十八是肯定要说的。否则不足以服众。 一条信龙和马场信房,相视一笑,并没解释什么! 这时,真田昌幸却问道: “禀报主公,野田城内鸡犬不留!所有守城士兵武将,还有城中妇孺百姓的脑袋,都被本部的足轻队讨娶,之后斩首。 主公您看如何处置这些人头?” 刘十八手一挥道: “堆成塔状的景观,震慑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