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雨露均沾一变三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1章 :雨露均沾一变三

打完电话,罗战郁闷的打开办公桌左边的柜子,拿出两条大中华和两个打火机。 想了想,罗战肉疼的又拿了一条,总共三条大中华加两个打火机,咬牙切齿的心道: 便宜你小子,老子也要抱一根大腿试试…… ……………… 听着监室外,传来咚咚的皮鞋声,坐在铺板上的刘十八侧头看看铁门方向,脸上露出一丝古怪。 “刘十八,这是你赢的香烟,拿去吧!出了事,别说是老子给你的。” 罗战站在铁门边,扭曲着脸蛋,将三条大中华和两个打火机往铺板上不耐烦的一甩。 刘十八站起身,走到铁门边奇怪的看看铺板上的三条烟,纳闷道: “谢管教,香烟怎么多了一条?” 罗战翻翻白眼,扭曲着脸道: “老子脑子不好,记错了……” 说完,罗战背着双手施施然转身走了,留下305监室所有人瞠目结舌。 这小子? 真的讹来了三条大中华? 这,在黑狱中绝无仅有,在这帮被关霉了的老家伙眼中,这才是无与伦比的巨款…… 今后梅子管够…… 不,是喇叭管够…… 武世勋和田明建瞪着牛眼,不可思议的上上下下打量着刘十八。 田明建憨笑一声,拍了刘十八一下,诡异的笑道: “中!看不出来罗战今天发了善心,咱监室的常年饥荒,被你暂时解决,至少半年都不用愁。” 刘十八呲牙咧嘴,瞪着田明建翻个白眼,转头看看同样面带笑意的武世勋,淡淡道: “大爷,这些烟就由您处置,算是我为监室做一点贡献。” 听到这,田明建不由畅快大笑,眉开眼笑道: “不错不错,这小子虽是新犯子,但上道啊,知道号子里要雨露均沾,是个人才,今后是干大事的料。” 武世勋轻笑着凝视刘十八,良久才漫不经心的拿起三条大中华和两个打火机,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打火机,平静的说道: “我进来之后,十几年没见过打火机了,这样,三条烟你留一条,打火机拿一个。 其他两条,算是你给号子做的贡献,你认为怎么样?” 刘十八含笑点头道: “一切听大爷做主,我年轻什么都不懂,今后还要需要大爷还有二爷,三爷和各位好汉多多照应帮衬。” 说完,刘十八在监室里几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从属于自己的那条大中华中,撕出两包揣兜里,然后将剩余的交给田明建放好。 回到给自己编排的位置,刘十八皱眉思索,伸手将一包大中华撕开,抽出一根双手递给武世勋,道 “大爷,来根烟?” 看到这,武世勋和田明建才对视一眼,满意的点点头。 包括坐在铺板上看报纸木杉正雄,也抬起头来,略有所思的看看刘十八,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 看着武世勋接过香烟,刘十八又恭敬的点燃打火机帮他点上,然后走到二档老曰本身边,同样抽出一根烟递给老头道: “二爷请抽烟?” 平时从来不搭理人的木杉正雄,竟难得的伸出手接过大中华,任凭刘十八为他点上,猛然开口问道: “你叫做刘十八?你是紫云山刘家屯的人?” 刘十八闻言一怔,看看老头满脸皱纹,欣然答道: “是的二爷,我正是刘家屯的人,不知……” 木杉正雄摆摆手,仿佛漫不经心的自语道: “没事,没事了,我就随口一问。” 刘十八疑惑的看了老头一眼,将香烟递了一根给田明建,刚准备开口就被打断。 田明建一把扯过香烟,大笑道: “好了好了,你别叫俺三爷,叫我三哥就行了。” 刘十八点点头,乖巧的叫了声三哥。 然后,刘十八洒脱的转身,给整个监室一帮子眼珠发绿的老头每人发了一支烟。 刘十八转身的时候,路小林无意间咕哝了啦一句: “老不死的滚刀肉,老子在黑狱等了这么多年,这不是坑死老子了……” 刘十八闻言脚步一顿,还是强忍着没有回头,心中暗骂:你给老子装,装好…… 给号子里所有人发了一支烟后,刘十八回到自己第四个位置坐下,用打火机美美的点燃,眯着眼吸了一口。 对于吸烟,刘十八是有瘾的,也不管对武者或者摸金有没影响,反正贵在坚守本心,掣肘多了反而心中会有瑕疵。 就和爷爷刘十六生前的教导一般,一切,贵在自然,心想事成而已…… 关于烟,刘十八没有吝啬,不管是谁,包括镇守将军楼的猥琐男路小林,或者是老学究木渔舟也发了一支。 “十八,斗个火呗?” 刘十八眯着眼麻醉的时候,一声有些讨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睁眼一看,竟然是路小林,眨巴着眼珠子一脸可怜相瞪着自己,这家伙手中,拽着一支奇怪玩意,好像是用报纸卷的……土烟? 刘十八奇怪的看着他手上的玩意问道: “手上是什么?也是烟?” 猥琐男路小林脸上笑开了花,屁颠屁颠将手上的土烟递给刘十八,一边从口袋中掏出一根大约残留三分之二的香烟。 正是刘十八刚才发给他的那支。 这家伙又从另外的口袋中,拿出一张旧报纸,用一种幽怨的眼光看着刘十八傻笑道: “先前不是说过,要节省!一支烟要当做三支来抽,才显出显著的效益。 在号子里,香烟实在很精贵,有钱也买不到,你手上的玩意叫做大喇叭,号子里很多人就这么抽。” 看着刘十八目瞪口呆,路小林自得的继续解释道: “别傻,我卷一根你看看,尝尝味道咋样?” 边说,路小林边将旧报纸折了一下,整齐的从上面撕下一张宽一寸,长三寸的纸条。 最后,路小林将剩余的那一截香烟再次拗了一半撕去外皮,留下烟丝放在纸条上。 七弄八弄,最后用嘴角舔了一下黏上,最上面还被拧成一个小辫子。 之后,卷成了一支手工土烟,俗称:大喇叭…… 刘十八好奇的接过喇叭,疑惑的看看路小林卷喇叭的手,意思是: 你镇守将军楼洗手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