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7章:虚幻之战、二打三方原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027章:虚幻之战、二打三方原

一场和时间赛跑,且在当时来看惊世骇俗的急速行军,在荒原山间展开。 武田家的一千六百士兵,除开蒙天放和尼子经久,带队的三百赤备队,前突本阵两里之外,其余的一千三百士兵在急速的奔跑之下,则有些后继无力之感! 刘十八皱着眉,策马和马场信房并行,左后方则多出了一个赐名的真田幸村和他的父亲真田昌幸。 其余的一众武田家的家臣武将,也紧紧的随着大队行进,没有谁多说一句废话,发出一丝质疑! “足轻,铁炮队和弓兵们加快速度,本次武田家的荣耀,就拜托各位了……” 队伍前方,总大将武田胜赖急速策马来回奔走,沿路对着疲惫不堪的足轻们低沉大吼打气。 “得得得……” 随着马蹄响声,胜赖策马来到刘十八身前,恭敬道: “主公,天快亮了,所以臣需要再次加强行军速度。” 刘十八眯眼看着武田胜赖,摸着下巴内心却在快速的沉思回忆着…… 刘十八用它前世的二本学科历史积累,缓缓将老师教给他的一些隐秘的曰本文献,从记忆深处挖掘出来---- 武田胜赖,疑惑看着不睬自己,却皱眉深思的刘十八,欲言又止…… “勿要焦急,让主公理顺思路。” 马场信房,当然看见胜赖的表情,含笑挥挥手…… “哈!” 武田胜赖,点点头策马随行…… ……………………………………………… 真实历史记载,武田信玄死前,在到达美浓驹场断气前,就有过一次攻击三方原的先例, 最后武田军无奈后撤的地方----正是驹场,信玄之死,正在于此! 而如今,历史却有了偏差,驹场这个时间段,多出了五十三个人…… 刘十八一行,从未来穿过时间线,款款踏进了战国时代…… ………………………… “马场大人,问你一件事。” 刘十八从沉思中回过神,看看胜赖轻轻摇头,扭头却看向马场信房问道。 “主公,请?” 马场信房胡子一抖,忙笑眯眯的在马股上抽了一鞭,加速和刘十八并行。 “信玄公归天之前,武田军是从三方原附近撤离的吧?告知这一战的详细经过,我需要参详一下。” “哈!老臣知无不言。” 马场信房忙应道。 说完,刘十八却看向胜赖,快语吩咐道: “全军在前面密林修整一炷香时间,喝水小憩,稍后启程我自有方略和你探讨。” “主公!其实这一次武田家差点成功了,一切都是天意……” 马场信房首先叹气,露出许多遗憾。 “不会遗憾的,相信我!” 刘十八伸手拍拍马场信房。 “哈!” 马场信房的昏花老眼闻言一亮,凝重道: “不久之前,信玄公主导的三方原之战,德川家康在惊慌之余,快速的派遣松平康安、青木贞治两位武将,协防二俣城。 而城主中根正照,也决意死守二俣城天守阁。 城中所有的能战士兵,仅余下数千。 武田军这一战的目标,首先穿过天龙道丘陵,信玄公将本阵布置在城池附近的合代岛,由山字营镇守。 二俣城的攻略,仍旧由武田胜赖、穴山信君数个武将指挥,,同时老主公的山字本队,兼防守来自于德川的滨松城援军。” 刘十八眯眼道: “怕是,付出巨大代价和时机吧?” “是啊!若不是熬了太久,说不定信玄主公还能踏进京都天守阁……” 马场信房叹息着,接着解释道: “当时战况胶着,三河武士的确名不虚传!二俣城的德川足轻,凭借天险顽强据守,竟然以不足千人兵力,奇迹般打退武田军无数次进攻,死伤无数。” 说到这,马场信房侧头看了胜赖一眼,含笑道: “最后,胜赖只好破坏城中吃水的井戸橹断绝饮水,之后水源被切断的二俣城,竟仍旧坚持了两个月,无奈之下才开城投降……” 武田胜赖策马随行,听到这面色难看,僵硬道: “主公恕罪……臣……臣!” 马场信房点头道: “城池陷落之前,家康曾向织田军求援,信长派遣大将佐久间信盛,率领援军到达之时,二俣城早已陷落……” “先说到这里,信房大人。” 刘十八插嘴打断马场信房,神色严峻的补充道: “哈!” 马场信房狐疑的盯着刘十八的面色,他的严肃面色中竟隐含笑意,不知道在想什么? “上次的战况,我已经知道!耗费时间过多,错不在你!而是因为智商太低,那是硬伤……” 刘十八扭头,眼神闪烁,拍拍胜赖的肩膀。 “哈……不知?智商和硬伤,是什么伤?臣不甚了解?” 胜赖额上滴汗,首次感觉到自己是个真****。 刘十八古怪应道: “简单点,就是脑子被门板夹住了!你滴,嗦嘎滴?” “嗦----嗦----嗦嘎----嘎!” 胜赖结巴着嗦嘎半天,还是没明白,跳跃式的智商和硬伤,和门板有什么联系? 马场信房人老成精,却明了其中的冷幽默,苦笑道: “主公的意思是,攻城的时候大将没动脑,因为出生的时候,被他母亲的榻榻米拉门,夹坏了脑壳……” “哈?臣,是没脑子……” 武田胜赖面皮扭曲,哭笑不得。 刘十八鼓着眼珠,瞪着马场信房,良久无言以对…… 这老东西,学习真快! “胜赖,我建议这次,饶过二俣城,跳跃式的直接攻击后面的野田城,咋样? 信玄公几天前,就是在此地铩羽而归吧?我们再次跳跃式袭击,野田城估计都没人驻守……” 刘十八随即,附耳在胜赖耳边轻声笑道。 武田胜赖眼珠贼亮,立马吼道: “全军开拔!传令兵叫回赤备骑,然后令众家臣武将约束军队快速转向行进,目标野田城……” 马场信房,听着听着就痴了,嘴唇哆嗦道: “二俣城视线广阔,能清晰的看到方圆二十里的人影,武田军一千六百人绕不过去吧? 其余的地方,则都是难行的悬崖山涧小路,急速行军无异于让足轻们去自杀……” 刘十八微笑道: “没事!信房大人,你去将那个在牛车上睡觉的洋人,叫过来,他叫索兰塔,肯定有办法越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