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1章:女辅兵军制、收服柳生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01章:女辅兵军制、收服柳生

“摸金滴----校尉?” 柳生宗严,蒙面巾下一双眼珠炯炯有神,带着疑惑问道: “请主公告知这校尉,具体做什么,是什么官职?中郎将又是何职?臣下也好因材施教好招募人手。” 刘十八的身躯微微一抖,若有所思的看着柳生宗严,缓缓道: “你的效忠,价值几何?” “柳生一族,甘为驱使!” 柳生宗严猛的抬起头,直视着刘十八的眼睛,他在观察这个主公,到底想做什么? “校尉,等同于啥子官职呢?” 刘十八默默的抠着脑门,冥思苦想早就还给老师的记忆…… 曰本的战国军职很简单,从上而下依次为:总大将、侍大将、足轻大将、足轻组头、足轻众。 而战国的兵种则更简单,分别为:足轻队、步兵队、弓箭队、骑马队、铁炮队。 足轻就是农兵,步兵就是有品阶的武士! 弓箭队就是弓兵! 骑马队就是传令兵、母衣众、赤备骑! 铁炮队就是拿火铳的土枪兵! 足轻组头,就是大名属下最低级的武职官员,能率领正规武士二人,同时能征召乡下的凑数农兵约五十人左右。 足轻大将,则率领足轻组头,大约五个足轻组头,约二百五十余,三百人不到,能战的武士不超过三十人。 侍大将,属下拥有四个足轻大将,约千人一个团的兵力。 其中最特殊的是总大将,一般总领某一次战役总指挥的意思。 至于骑马队一般都由,直属的重臣家老直接领导,火炮队的编制则和足轻差不多,由专门的足轻组头和足轻大将率领,人数约少一半,有一百五左右。 …………………… “呼……” 吐了口气,眨眼间刘十八便记起一些好似原本,就存在脑海中的数据。 看着柳生宗严,刘十八淡淡笑道: “校尉一职,等同于足轻大将!中郎将则等同于重臣侍大将。” “任务呢?” 柳生宗严问道最关键的。 “收敛天下所有的隐藏财物,用以冲武田军费,并能收集天下的奇闻异事,探听所需的情报。” 刘十八语气缓慢,清晰的道来。 柳生宗严听到这仿佛悟了,眼珠突然瞪圆,呐呐道: “奈良?主公你刚才问我柳生家的根本,是不是在奈良……难道? 难道,主公要行这,冒天下万民所忌讳的行当?用以敛纳军费?” 刘十八,在赌! 赌这个既要面子,又万分愚忠的战国武士,忍者,到底是忠于世俗,还是忠于家督? 柳生宗严趴在地面,久久的不愿起身,显然脑海中在做激烈交锋! 良久,柳生宗严应道: “主公下达的指令,哪怕是错的,吾等也要当成正确的,并全力为之!” “很好!现在拿上两个葱油饼边走边吃,去将散落在武田军各处。 正负责各自兵种改编的大将,全部召集到我的本阵进行战前商议。 另外,将马场信房,真田昌幸,武田胜赖,高坂昌信,甘利虎泰等六位大人也一并传唤到本阵。 至于选择校尉的人选,你可以优先选择柳生家族的忍者子弟,去吧!” “哈!” 柳生宗严恭敬应诺。 刘十八朝着柳生宗严挥挥手,准备转身朝远处的本阵走去,仿佛又想起什么关键,叫住柳生宗严补充道: “你的长子是叫柳生十兵卫嘛?” “哈!正是!” 柳生宗严,眼看着身形虚幻般消失,闻言身形又如实体般出现在刘十八身前站住,狐疑的看着他。 “十兵卫这个名,不吉祥!我给你的长子赐个名,如何?” 刘十八缓缓建议,因为他想到十兵卫的未来是被暗杀的,同时又想起了一个可能在历史上出现过,也可能从未出现过的曰本人…… “哈!能得到家督赐名,是犬子福分。” 柳生宗严瘪瘪嘴,嘴巴里却继续说着恭维话。 “他今后,叫做柳生静云,校尉一职中有他一个位置。” 刘十八诡异的一笑。 柳生宗严却面色惨白,讪讪道: “主公,是要我献出长子做人质么?吾柳生宗严,目前就这么一个儿子。” “不是!我有个习惯,那就是从不要人质,特别是妇孺,你懂了吗?” 刘******喝一声。 “哈!吾儿,今后就叫柳生静云……” 柳生宗严面带惶恐,颓然跪下,奈何他忍术超绝,也敌不过武田家这个为战争而生的战争机器。 柳生静云是谁? 那是刘十八前世,曾经看过叫做霍元甲、陈真的电视剧。 里面有一位侠肝义胆,极重原则的真正曰本武士,他才是武士道精粹,除暴安良的唯一善用之人,一个剑道大师----柳生静云! ---------------------------- 一路象本阵行来,刘十八静静的观察这些面目狰狞,狼吞虎咽,衣衫佝偻的足轻农兵。 驹场野外,此时此地的本阵周围,武田家的三千各类士兵,同时就餐的狼狈场景,真特么壮观…… 不少于两千名最低级的农兵们,不知道是因为没裤子穿,还是天生喜欢在胯间和坐墩之间,裹一块白色兜裆布。 饿得眼冒绿光的曰本汉子们,三五成群的蹲在喷涌火苗的篝火边围着,手里捧着泥碗小口小口酝酿着马肉汤的余味,一边啃着馍馍花卷, 高一级的武将和家臣们,则得意洋洋吃着香飘飘的葱花饼,边吃还边吧唧着舌头不时的吟唱一首狗屁不通的歪诗。 不远处的足轻和辅兵们,则羡慕的看着他们手里的葱油饼,滴着涎水…… 这些家伙吃饼的神情和德行当真恶心,仿佛在抚摸自家婆姨般轻柔。 夜幕开始渐渐泛白,却没人说话! 刘十八的满耳,全是吱溜吱溜的吃喝声…… 而更远处,则隐隐的传来一些妇人惊恐的尖叫声…… 刘十八面带疑惑,自言自语道: “什么声音?” “家主,那是!辅兵中的一些低贱女子和官鸡,被足轻和农兵们肆意玩弄后的求饶声。” 看看安静空旷的大帐,刘十八想起柳生家主,不是被自己刚刚派遣出去召集家臣武将么。。 说话的,竟是真田家的小儿子,未来大阪的战神,真田幸村。 这家伙,可是差一点独自杀死了德川家康的强悍人物…… 果然,真田幸村,神神秘秘露出:只有你懂的表情。 刘十八脑中急速闪,厉声喝道: “好大的胆子!军纪何在?” 但话锋一转,刘十八又眨着眼瞪视着真田幸村道: “那些,征召来的农家女兵,摸样如何?” 真田幸村刚被刘十八大喝吓到,紧接着浑身一软,苦笑道: “她们全身裹着泥,天知道什么摸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