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8章:疑人不用、画饼充饥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98章:疑人不用、画饼充饥

武田家的一众老臣和武将,复杂的看看武田胜赖,又将古怪目光,看向刘十八这个新家督! “我在你的建议中,加六个字就是上上之策!” 刘***了摸鼻子,环视周围一圈后轻笑道。 武田家的众武将和家臣,对视一眼后面面相觑,最后马场信房代表众家臣和胜赖,不甘的问道: “愿闻其详……” 刘十八眸中闪过狰狞之色,一字一字的缓缓解释道: “杀光----抢光----烧光!诸位,请谨记信玄公风林火山四字真言,还有武田家军旗上代表的含义。” 众人闻言,同时呆痴,眸中露出恐惧之色,良久后同声拜服道: “主公英明……” 马场信房歪着脑袋面带思索,接着一笑,显然他首先领悟刘十八话语中的残酷和智慧,扬声补充道: “如此一来德川领地,一日可定!击溃德川领地所有抵抗意志,就在今朝!” 武田胜赖,显然被刘十八提出的,残酷的战略设想惊呆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刘十八将视线,转移到武田胜赖身上,朗声道: “除马场信房为武田军的总大将之外,本次对德川织田联军的反击战,由武田胜赖总领。” 武田胜赖显然没料到这一出,闻言呆住,指着自己的鼻子惊讶道: “我……” “没错!就是你,你身为信玄公嫡子,我相信你有这个本领按照我的方法打好这一战。 再说了,我怎么可能夺取本该是你的一切?哪怕我是现任家督,也要给你出人头地名扬天下的机会……” 刘十八淡淡的一笑,胸襟尽显无疑! 而刘十八不知的是,就在这句话说完,拜服在周围的武田家的武将家臣中,有大约一半的人,悄悄将手从刀柄上放开,仅余下内心一声叹息…… “哈!” 武田胜赖呆了半天,最终单膝跪下,慎重喝道: “只要一切是为了武田家,胜赖敢不从命!” 刘十八点点头,大声道: “武田胜赖,为本次战役的总大将,原所属的领地城池,高远城仍旧归在胜赖名下不变。” “哈!臣感激涕零!” 武田胜赖,五体投地的再次拜伏。 这一下,他是真的心悦诚服! ……………… 就在本阵,刘十八和一众家臣评定商议的时候,帐外传来李二狗的声音: “汤臣一品回报主公!半个时辰之后开饭,全军准备吃馍馍,喝热汤,饱餐一顿……” “进帐。” 刘十八看看左右端坐,目不斜视的一帮武田家的旧臣武将,对感恩戴德的真田幸村点点头。 “传本田二狗,进帐!” 真田幸村,朗声一喝。 看着笑眯眯跑进大帐的李二狗,还有他嘴边还未擦净的豆花,刘十八忍不住喉头翻涌胃酸暴涨,大怒道: “凭啥你先吃上了?” “头儿别急,我就先勺一碗豆浆,先顶顶饿气,尝尝老司机的手艺……” 李二狗慌忙解释,嘴角又冒出一抹泡沫。 刘十八这会也不怒了,忙问: “手艺咋样?能吃不……” 李二狗古怪的看着四周,打着眼色…… 刘十八一愣,接着恍然大悟,武田家的家臣和武将,根本听不懂华夏语……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刘十八忙使了个眼色道: “用曰语。” 李二狗忙一下跪倒地面,大声道: “哈!禀报主公,半个时辰之后,全军开饭!” 刘十八满意的点头道: “嗦嘎!” 接着,刘十八对周围愣住的一行家臣武将,点头微笑道: “诸位,请先下去整合各自的家臣和所属城池的军队。 半个时辰之后,武田家全军集合开饭,饱餐一顿后,迎击德川织田联军。” 武田家的一众武将家臣们,面面相觑的同声应道: “哈!” 而同时,这些家臣武将的内心却是满满的崩溃,他们感觉这位新主公,疯了…… 他,打算让咱们去和西北风嘛? 军队中有多少粮食,足轻们不知,辅兵们不知,难道他们这些,可以登堂入室的重臣也不知? 见武田家的老臣和武将散去,李二狗才一下蹦起来,跑到刘十八面前笑道: “老司机说,开饭的时候,士兵和武将要分开就餐,他要给你一个惊喜……” 刘十八讶然道: “啥惊喜?” 李二狗咧咧嘴道: “俺也不知道……” 刘十八面色突然惨白,摇头苦笑道: “这年头,还有什么惊喜可言?能吃饱就是最大的幸福。 我感觉自己饿了很久,快没力气说话了,强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李二狗点头赞同,默然不语…… 这年头,其实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吧…… ………………………… 战国时代的曰本,可以说几乎是块还未开化的原始土地,对来自后世的刘十八一行来说,绝对是巨大宝藏。 老司机汤臣,尽职尽责的带着十几名武田军中,几乎饿晕头的辅兵,打着火把连夜在原野之间,偏远的树林沟渠中费力的寻找着属于他的宝贝。 树林边的草丛中,细细的野葱一把一把,一扯就是一堆,这可是调剂面食的美味必须品,往面团中一抹,用盐花揉过之后…… 小葱还能做一些其他的油炸食品,香喷喷的葱花点缀其中,想想都让口水直流…… “运气不错!这里还有野生的花椒,做调料肯定没问题。” 老司机伸手从一颗矮小野生花椒树上,扯下一把放在嘴里咀嚼,笑眯眯的。 ………………………… 老司机带人在外面寻找佐料,辅兵营地中,则安排了几十个机灵家伙在死命揉面。 还有几名五大三粗的辅兵,将两匹在先前胜赖冲阵的战斗中受伤无法痊愈的战马,也遵从老司机的吩咐宰了。 用武士刀,将这些马肉剁成大大小小可下锅的肉块,这一幕让守卫这里的母衣众们,看得目瞪口呆…… 战马死后,一般都是安葬,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 半个时辰,很快过去…… “主公!汤臣大人说,可以开饭……” 刘十八大笑,对帐外大声问道: “诸位,军队都集合好了吧?随吾去试试汤臣一品的手艺,如何?” 马场信房,一脸凝重的踏步进来,疑惑道: “主公!两千可战之兵和一千辅兵,全部在军粮所在的大帐外集结完毕! 可主公,你确定不是给足轻们,来一个画饼充饥……” …………………………………………………… 后面,会连着更新! 刘十八解释下这两天更新较少的缘故!我老婆作证,我在家活活睡了两天,因头疼和腰疼苦不堪言,言尽于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