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7章: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97章: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你信不信不知!但是我却知道,哪怕降服织田总介信长,我也誓要杀你全族。” “你听清了?没错!我降服织田的唯一要求,就是灭柳生全族满门男女老幼,一个不留!” 刘十八步步紧逼,接着说出一番令所有武田家的老家臣武将们,感到汗毛倒竖的一翻威逼之言。 这时候,武田家的家臣们,才赫然感觉,这位新任的家督,要么是个枭雄,要么是个疯子…… 用一个家族的武运,来赌自己的善恶喜好,为了意气之争,不惜堵上武田家的所有荣辱…… ………………………… 周围一时间,安静得可怕…… 柳生宗严,眸中露出疯狂和绝望之色,腰间的肋差都拔出了一半,左手的忍者毒镖,捏了又捏…… 可,柳生宗严却下不了手,他没法赌命…… 不管你杀不杀得了,眼前这个可恶的武田十八,柳生家肯定全完了…… 而唯一,能解决这件灭族危机的人,只有自己…… 柳生宗严,一瞬间就明白了关键…… “砰!” 接下来,柳生宗严极为果断的双膝跪下,重重的叩了三个响头: “嘭嘭嘭……” “臣,柳生宗严见过家督!臣发誓,今后柳生家,将唯一效忠武田家,效忠主公!” “好!起来吧。” 刘十八暗暗的吐了一口气,擦一把额上冷汗,含笑应道。 “哈!” 柳生宗严,狠狠闭了闭眼,心中却在哀叹:这下,真的玩大了…… “说出你打探到的消息吧!希望对得起你柳生宗严的赫赫名声。” 刘***摸下巴,眯眼看满脸不甘的柳生宗严问道。 “哈!” 柳生宗严抬起头,凝视着刘十八,弯腰应道: “在长条城固守的德川家,已经连夜从武田家反叛家臣穴山信君和山本铁以处,得到武田家发生剧变的消息。 臣不知道这剧变,竟来自于信玄公归天的消息!令人唏嘘…… 但最后臣成功打探到,明日拂晓,穴山信君和山本铁以,将率自己所领的两千军队返回美浓,寻机突袭驹场。 他们的目地,是死死的拖住驹场的三千武田军即可。 而长条城的八千德川军,将借道织田尾张,从后面拦住武田军退路,将新任馆主和这三千武田残兵围歼在美浓驹场。 德川家相信,只要这一战能达到预期的目地,将极大打击武田家的士气和实力,就可以短时间消灭武田领地,纳入织田和德川联军的版图。” 刘十八面色凝重,却补充问道: “德川军的领军大将,是否德川家康本人?” “非也!领八千德川军的大将,是本多忠胜!” 柳生宗严,皱眉应道。 “哦?” 刘十八疑惑道: “家康去了哪里?” 柳生宗严应道: “家康,据说连夜离开长条城,找织田信长商议借兵去了。 他打算,借用织田三千到五千织田军,加上叛军有接近一万五兵力,可以将武田家彻底赶出美浓或者信浓地区,甚至更进一步……” “接近,一万五的兵力……” 刘十八双眸一闪,皱眉深思。 “主公,臣建议速速离开美浓,沿途令木曾义昌所属城池层层死守德川织田联军, 容,主公安全返回甲府后,再召集甲斐领地所有家臣武将之兵,谋徐徐图之……” 武田信繁,当下给出刘十八最稳妥的建议。 三千饿成鬼的疲惫之军,加上主公信玄新丧武田家乱象已成,不可能抵挡一万五德川联军,这常识连不懂兵的十岁小孩都明白! “中庸!” 刘十八淡淡的摇头。 “哈!” 武田信繁面色一僵,尴尬退后一步,叹息不已…… 马场信房则看了蒙天放一眼,犹豫之后上前一步道: “老臣认为,不可灭了武田军威,老臣请率剩余的三百赤备骑和三百足轻断后。 若出其不意反击,可重创穴山信君和山本铁以的两千叛军,正武田门风。” 刘十八闻言,含笑道: “老将军不愧是名将,见识不凡,勇武过人……” 马场信房昂着泛出油光的月代脑,得意洋洋的应道: “哈!全凭主公决断。” 刘十八却伸出手指,缓缓道: “但!还是中庸之道。” “圪……” 马场信房面色一呆,莫名其妙的瞪着刘十八,竟无言以对。 马场想不明白了,劳资这么大年纪了,还在勇武露脸,在你眼里竟还是----中庸? 这时,武田四名臣之一的高坂昌信,站出来问道: “主公,臣冒犯了!不知,在主公眼里,如何才能,不中庸?” “这个……” 刘十八眯着眼,看着眼前的几个重臣和一干武田家呆若木鸡的家臣武将,淡淡道: “武田胜赖,何在?” 真田昌幸闻言站出来应道: “在帐外候押。” “带进来!” 刘十八仿佛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吩咐道。 数分钟后,一脸沮丧,衣袍凌乱,被反绑的武田胜赖,由真田幸村押了进来。 将两边的军力和严峻形式,对胜赖详细描述之后,刘十八笑问: “换了你,该如何?” 武田胜赖,迷惑不解的抬头看着刘十八,冷然讽刺道: “既然已胜家督之位,家主就不必来羞辱吾,吾这个败军之将的意见,对家督来说不重要。” “说不定,重要呢?何不试试?” 刘十八仍旧笑眯眯的问道。 说完,刘十八对胜赖身后的真田幸村吩咐: “解开绳索。” “哈!” 真田幸村闻言,毫不犹豫的一刀斩断绳索,还武田胜赖暂时自由。 在真田幸村的眼里,胜赖早就是死人,只待主公武田十八下令,他很乐意代劳。 武田胜赖,迷惑的瞪着刘十八,良久之后突然道: “德川领地,几乎所有的能战之兵,全境出动美浓,那么他的三河领地的城池内,守军必然空虚……” 武田胜赖说到这,眸中露出一丝狂热之色,厉声补充道: “吾谨记父亲教导,武田家的军队,只可在攻击中前进,不可背对敌人而遁逃。 所以吾认为,何不尝试着避其锋芒,绕道三河攻击德川领地内的大小城市,劫掠一翻……” “勉强,比中庸之道来说,算是上策!” 刘十八含笑点头。 武田胜赖咬牙切齿,怒道: “何必羞辱在下?不知家督,还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上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