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收服剑圣、直面威胁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96章:收服剑圣、直面威胁

现实中的武田信繁,实际上没特别大的本事,也许,是信玄的耀眼光芒,掩盖了武田信繁少见的一些闪光点。 而信繁最大的本事,刘十八已经在刚才知道了,他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信玄影武者。 影武者,俗称:替身! 很强很强…… 很强的存在…… 这位替身武田信繁,则恰巧认识,专门和信玄单线联系的一些忍者或信使,比如眼前这位大名鼎鼎,柳生家当家人。 柳生宗严,便是连后世的曰本,也尊崇无比的传奇剑圣,也是阴流剑术的唯一承继人。 一个剑圣,竟然是武田信玄的专职忍者,这令刘十八异常的吃惊。 那么,他带来的消息----肯定很重要! 真实历史上的柳生宗严,在某次著名关系到生死存亡的战争中,主君最后战败。 所以,传奇剑圣柳生宗严,只得沦落为无势力所属的失业者…… 柳生宗严,严格来说就是一个流浪的武士,或说浪人。 后来,柳生宗严因为剑术高超,名声逐渐传到德川家康那儿,他亲自写了一封书信给柳生宗严,纳其为门下家臣。 最后,德川家康率领东军,与石田三成统率的西军,在关原展开夺取整个天下的:关原大战。 柳生宗严奉德川家康密令,专门负责搅乱西军后方和传递消息,立下大功。 而让柳生宗严名扬天下的一战,则是曰本历史上的大阪夏之阵…… 当时的柳生宗严,是德川家康的第三个儿子,德川秀忠的兵法老师。 而在实际对最后丰臣势力作战时,柳生宗严理所当然成为未来将军秀忠的贴身亲卫。 当时,丰臣方有数十名武将穿平民装束突袭了秀忠的本阵,柳生宗严拼死保护秀忠,独力杀死了七名久负盛名的高级武将。 这一战,让柳生宗严在曰本的历史上,留下了最浓厚的一笔武功事迹。 而让刘十八格外关注这个柳生宗严的原因,却并不是他的武功,而是他的出生地。 柳生宗严的老家,正是曰本历代天皇的祖坟所在地----奈良! 这时刘十八终于明白,历史上柳生宗严效忠的主君有信玄和胜赖父子两人。 正是历史上信玄死后,在长条战败的武田胜赖,导致了柳生宗严最后被德川家康招纳。 在关原之战中,柳生宗严获得了,对战局起到决定胜负的一些秘密情报。 “很好!你就是柳生宗严?” 刘十八看着不远处,静静站立的这名,身形飘忽的蒙面男子。 “你是,谁?主公何在?” 蒙面的柳生宗严,语气渐渐的有些不耐。 “放肆!这位是武田家的新任馆主,武田十八!老馆主昨晚已经归天,宗严还不见过主公……” 武田信繁,犹豫了数秒,上前大声吼道。 柳生宗严的身形僵硬了一会,却并没有见礼或者拜伏,而是冷冷道: “吾效忠的是信玄公并不是武田家,和他没有干系,所以吾并不需要见礼。” “你……大胆!” 武田信繁,一时之间有些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柳生宗严的解释,是占了道理的。 柳生宗严轻蔑的看了刘十八和武田信繁一眼,转身欲走…… “慢着!” 刘十八淡淡的叫了一声。 “有何见教?” 柳生宗严背对着刘十八,身形不动,右手却暗暗的捏住了腰间一柄短剑的剑柄。 “你还没说,带来什么重要的消息!说完再走不迟……否则!” 刘十八面带狰狞,浅浅一笑。 “否则?” 柳生宗严缓缓转过半个身体,斜斜看着刘十八,眸中露出凌厉杀机,轻笑道: “吾说过,效忠的仅仅是信玄公!既然信玄公归天,我也自由了。 所以,吾并没义务告知你打探到的任何消息,这些消息属于信玄公,并不属于武田家。” 说到这,柳生宗严顿了一顿,伸出左手在怀中抹了一把,隐隐能见指缝中泛出的蓝光…… 忍者飞镖? 柳生宗严,起了杀机,全为了刘十八最后的那两个字:否则…… “吾,很想知道,馆主口中的否则,后面还有什么……” 柳生宗严,轻声问道。 “否则,武田家的军队将不顾一切,杀掉你的子嗣,比如……你刚出生不久的长男!” 刘十八含笑中,却说出同样让人胆寒的杀意。 历史上的成名忍者,大多成名于某个大势力指派的地区,或者是大城市,而他们的老家,到底是什么地方,知道的人非常少,或者说没人知晓。 很可惜,刘十八恰巧在后世,看过这位大名鼎鼎的柳生宗严的传记,知道一点点。 “纳尼?不可能……” 柳生宗严的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瞪着刘十八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 “为什么不可能?你可以试试,比如走近一些,附耳过来,让我告诉你自己的本家在哪……” 刘十八仍旧带着一副淡然的表情。 “嗦嘎!” 柳生宗严这次没有犹豫,身形一闪之后,便诡异的出现在刘十八身前,将他身边的蒙天放都吓了一跳。 “天放!稍安勿躁。” 刘十八回身,在蒙天放肩上拍了拍,然后轻巧的转身,附在柳生宗严的耳边,用只有两人听见的声音,悄悄笑道: “奈良……” 柳生宗严身形僵直,猛抬头看着刘十八,咬牙道: “这不可能!不可能……” 见柳生宗严的精神,还未崩溃,刘十八接着又悄声道: “你的长男,叫做柳生十兵卫,对嘛?” “啊?” “砰砰砰……” 柳生宗严倒退三步,眸中露出震撼恐惧交杂的神色,不甘嘶吼道: “纳尼?吾不信……你不可能知道!” 刘十八身后,一群武田家的家臣和武将,几乎看呆了…… 对于忍者,武田信玄对他们也相当客气或者说尊敬,其他的一些大名也大致如此,从没见过那位大名去威胁忍者的…… 这位新任的家督,可能是头一份敢直言威胁,要灭了人满门的…… 这还是破天荒头一遭,看见稀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