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瞎眼的上帝、枪械大师索兰塔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94章:瞎眼的上帝、枪械大师索兰塔

“哈!谢,谢大人厚赏……” 足轻语无伦次的捧着长裤,跪在地上补充道: “小人一定将高坂大人的厚赐放在家中世世代代的供奉。” 高坂昌信面带扭曲,厉声道: “立刻,滚出去!” “哈哈哈哈哈!” 刘十八一行,忍不住大笑起来。 接着,翠花和老司机负责研究具足…… 几分钟之后,翠花和老司机对刘十八肯定道: “的确是老竹编制的,洗刷一翻之后,摞起来当做蒸笼蒸馍馍使用,一点问题都没有。” 刘十八点点头,面色突然一整,严肃下令道: “高坂昌信大人,听令!” 高坂昌信一呆,忙跪下应道: “哈!” “着你立即集合所有军中辅兵,交给汤臣一品,本田二狗和丰田翠花支配调遣。 并,集中军中所有盐巴交给汤臣一品,不得----违令。” 刘十八看着高坂昌信一字一句的说道。 “哈!臣立即去办。” 高坂昌信应诺站起,对身边的李二狗夫妇和老司机道: “请随吾来。” 刘十八忙补充道: “给你们四小时,要看到热气腾腾的白面馍馍……还有带盐花的玉米羹。” 见四人走远,刘十八扭头看着尼子经久道: “尼子经久,吾命令你传达本家督的指令,到正在休息的足轻军中。 所有的旗本足轻,全部将斗笠足具卸下,交给辅兵营地中的高坂昌信大人带人洗刷干净。” 尼子经久此时脑仁崩溃,他绞尽脑汁也搞不懂,家督到底唱出戏? 但并不妨碍,尼子经久严格的执行刘十八的命令,高坂昌信前车之鉴他已经见识过,闻言大声道: “哈!” ……………………………… 过了一会,大帐中进来几十个衣衫佝偻,正当壮年的男女辅兵,将那些存有面粉和玉米面的粮袋运走…… 身边的人一下走空,漆黑的粮库帐幕中,仅剩下刘十八,索兰塔和蒙天放。 刘十八看着漆黑的夜空沉思着,盘算着…… 良久,蒙天放忍不住看着刘十八的背影,犹豫道: “头儿!其实就算饱餐一顿,仅仅凭借两千不到的能战之兵,就算加上我所率的死士们,也很难抵抗德川和织田军。 天亮之前,他们必定得到反叛武将传达信玄已死军中大乱的消息,进而抓捕时机大举进攻美浓所属的武田境内……” 刘十八淡然的转过身来,定定的看着蒙天放笑道: “你敢说,有两千可战之兵?” 蒙天放差点语塞,忸怩道: “而实际上,顶多八百……其余都是凑数的足轻农兵,赢面极大打顺风仗,抢人头还凑合。” “没错!所以除了吃饱喝足之外,还要出奇谋怪断。” 刘十八若有所思,看向无所事事,躺在空粮袋上昏昏欲睡的索兰塔。 “索兰塔,你干啥?” 刘十八详装愤怒问道。 “养精蓄锐打瞌睡,等天亮吃馒头。” 索兰塔懒洋洋的应了一声,合情合理。 “给我起来吧!有一件事要你去处理,咱们这些人之中,也只有你能办好这件事,怎么样?” 刘十八狡猾的瞪着昏昏欲睡的索兰塔。 被人重视的感觉,真的挺好! 索兰塔很久很久,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了,一直都在养马,养马,养马,挨巴掌吃八嘎…… “只有我,能处理?” 索兰塔一咕噜站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尖,瞪大眼珠道。 刘十八和蒙天放对视一眼,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 “索兰塔,记得你是前美利坚,现役军人中,最著名的狙击手之一?” 刘十八轻声询问,带着稍许恭维语气。 “砰砰。” 索兰塔傲然一笑,腰肢挺得笔直,得意洋洋的拍着胸脯笑道: “卖膏的!头儿你说错了,我应该是首屈一指的狙击手。 根本不存在什么所谓的之一,我敢认第二,就没人敢装第一……” “好本事!” 蒙天放极为配合,竖了竖大拇指大赞道。 蒙天放平时根本不表扬赞誉谁,至少索兰塔没见过,立即眉开眼笑点头道: “卖膏!能被蒙天放说好,那我肯定是真的好!” 蒙天放咧咧嘴,无语的扭头看着刘十八,接下来怎么唱,交给这个神秘兮兮的头儿吧…… 刘十八走上前,执着索兰塔的双手,语重心长问道: “你对世界各国的枪械,是不是很熟?” “那当然!” 索兰塔得意洋洋的摆着脑瓜应道,毫不谦虚。 “哦!枪械我也不懂,不知道现在曰本人,用的是什么古老的枪种?看着和烧火棍差不多。” 刘十八做出一副沉思相。 索兰塔皱眉思索一翻,自信满满道: “战国时代的曰本仿造的火绳枪,好像统称为铁炮。 是由葡萄牙人首先从华夏学到火药制造术,又学到原始火铳后,百年之后商船偶然漂流到曰本,从而将火绳枪技术传入曰本。 由曰本人,八板金兵卫模仿其简单的构造,仿制出第一把火绳枪,不久后迅速传遍整个曰本。 铁炮的长度为八十公分至一百八十公分之间,重两公斤到五公斤以内,是一种前镗装的火枪。 其伤害力比当时的简陋绳索弓要强,实战中使用的曰本弓,最大射程不超过二百米,实际杀伤距离不超过八十米,绝对杀伤力为四十米之内。” 刘十八听到这,同样眉开眼笑道: “火枪呢?杀伤力有多少?” 索兰塔说道枪支尤为得意,仿佛博学多才的文圣下凡,信口道: “相对于弓,火绳枪最大杀伤距离接近三百米,有效杀伤距离却有八十米,致死距离五十米,其威力比弓箭强太多了。 唯一的硬伤,就是火绳枪前装弹药的速度,太慢了,慢到令人泪流满面的程度。” “有多慢?” 刘十八咧嘴,眸中一闪道。 “憋着气上弹一分钟,也难射出去一枚钢珠!” 索兰塔伸出一根手指,大笑道。 “哦!要是把这枪给你呢?一分钟能射多少钢珠?” 刘十八扭头看向其他地方,口中却随意问了一句。 “哈哈!” 索兰塔哈哈一笑,得意洋洋道: “只要我稍加改装,将前装火铳的弹药装填方式,改成定装子弹就行了。 简单说,就是把一炮需要的火药定量,然后和钢珠一起用牛皮纸密封包装卷成筒状,当然要比火铳的口径相当,否则也塞不进去是吧?” 刘十八定定的看着索兰塔,严肃道: “一分钟,几枪?” 索兰塔此时还没意会过来,得意道: “只要枪管质量够好,打七八枪都不是难事……吾…… “头儿你想干啥?” 但,索兰塔最后还是感到了不妙,眨着眼问道。 刘十八阴笑道: “不干啥,索兰塔你很好!真的不错----就是你了,立即带点机灵人。 嗯!就带蒙天放的那四十六人,去将全军火药归堆收缴,改装成定装子弹,立刻……” 索兰塔哭丧着脸,惨嚎道: “卖膏的!我就知道上帝瞎了眼,没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