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3章:峰回路转巧设计、具足妙用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93章:峰回路转巧设计、具足妙用

高坂昌信疑惑的看看刘十八,又看看索兰塔,古怪道: “家督,他是武田家不久前抓获的奸细,因为是渡来人,所以充军当了军中的马夫,可是臣下看来家督似乎和他认识?” 刘十八挥挥手道: “嗯!他是我的旧相识,叫做索兰塔,今后就作为亲随跟在我身边,也算作家臣之一吧。” “哈!那么臣下就将索兰塔,登记在武田家的家臣名册了?” 高坂昌信疑惑的问道。 “嗦嘎!必须的。” 刘十八咧嘴应了一声,接着神神秘秘的拉着老司机走到一边道: “粮袋那边有三十二袋面粉和玉米面,你要用最快的速度,给我做三千人食用的杂粮馍馍出来。” 老司机瞪大眼珠道: “我看了看那些士兵的状态,一看就是饿死鬼!军中似乎并没军粮了。” 刘十八笑道: “他们不会吃罢了,只会吃稻米做的面团,小麦面粉和玉米面应该是舶来品,因为价格低贱所以仅仅当做喂牲口的马粮。” “真,傻逼!” 老司机瘪瘪嘴道: “其实,给我面粉也没法做,哪里来发酵酒曲?” 刘十八一愣,摸着脑门渗出豆大的汗珠,咬牙切齿道: “那是你的问题,反正今晚,不!明早天亮之前,劳资必须要看见热气腾腾的白面馍馍。” “你宰了俺也不中啊!发酵的酒曲没有,蒸笼也没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懂不懂?” 老司机鄙视的瞪着刘十八,同样的咬牙切齿。 刘十八愣住,接着气呼呼的扭身跑到粮袋附近,独自一人背着手走来走去,焦虑不已…… 其余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这是咋了…… 高坂昌信更加茫然,因为他听不懂新家督和那些新的宠臣在说啥米? 李二狗对媳妇翠花做了个眼色,翠花意会款款走到老司机身边,娇声道: “少主和你说啥子?” 老司机左右看看,低声道: “空粮袋下面有三十多袋面粉杂面,他要我揉出三千人食用的馍馍出来。 这怎么可能嘛?发酵粉没有,蒸笼也没有,这不是扯淡么?” 翠花一愣,接着娇笑道: “谁说没有?老娘有办法。” 话没说完,翠花和老司机身边就响起刘十八阴测测的声音道: “啥办法?” 翠花吓一跳,白了表情僵硬的刘十八一眼,娇笑道: “老娘刚才看见漫山遍野,不乏一些野蘑菇,碾磨碎之后就是天然的发酵物。 曰本人不是喜欢清酒?军队里的家臣和武将肯定有一些,弄来和发酵物混合搅拌加热,两小时之后就能勉强当做发酵粉使用。” 刘十八和老司机呆痴的看着翠花,真没想到啊,她还会这个土办法? 老司机顽固的狡辩道: “光有发酵物也不中,蒸笼呢?三千人的蒸笼到哪里去弄?” 翠花古怪的扭头,指着跟在刘十八身后的那位叫做尼子经久的亲卫笑道: “十八,你让他出去找一个带斗笠的足轻,将他身上的具足和斗笠脱下来拿进大帐,我们看看就明白了。” “具足?” 刘十八听到这,眸中一亮,忙扭头叫道: “尼子经久。” “臣在!” 沉默的尼子经久忙应道。 “出大帐,找一个带斗笠的足轻,将他身上的具足和斗笠拿进来。” 刘十八吩咐道。 “哈!” 尼子经久虽然搞不懂,家督吩咐自己,去欺负一个低贱的足轻是为那般,可还是领命,转身跑了出去。 ………………………… 几分钟之后,粮库中刘十八一行人的面前,便站了一个被尼子经久抓来,被吓得战战兢兢,魂不附体的足轻农兵。 “脱下你的具足和笠帽。” 高坂昌信虽然搞不懂刘十八的深意,还是遵照命令,对这位可怜的农兵转达了家督的深意。 “啪嗒!” 农兵吓得趴在地面,不停的叩头悲呼道: “大人饶命,小人就打了一个盹!可是……可是辣么多士兵都在打盹,为何单单要斩我一个?” “谁说要斩你?” 刘十八听到这,还是忍不住了,愤怒的快步走过来怒吼一声。 “啊?不是要斩小人?那为何要小人脱下具足,小人自问作战勇敢,并未擅自后退。” 农民兵显然吓坏了,但解释得倒也清晰。 但,刘十八明显没时间去白扯,怒道: “脱下具足,否则----斩首!” 足轻一听忙站起来,二话不说,三扒两下将自己扯了个精光,竟然光着屁蛋蛋,连内裤都没一条…… 刘十八一行人,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久久说不出话来…… 不得不说,矮曰本胯下的那家伙事,真的蛮大哦…… “你滴,为何不穿裤子?” 李二狗立即抢前一步,当仁不让的挡在媳妇翠花面前遮住她的视线,厉声问道。 “小人家中就一条穿得出门的裤……裤子,小人出门应召,裤子留给老父和妻子下田耕作时,轮换所用。” “啊?全家一条裤子?” 刘十八一行来自于未来世界的文明人,彻底被眼前曰本农兵所说的实情,震精了…… 浮现在刘十八眼前的,其实只有一个字:穷! 穷到滴血,都不足以描述这种----很穷的状态! 刘十八看着被吓得半死的农兵,左看右看之后眼睛一亮,瞪着高坂昌信问道: “高坂大人,你的裙子里面,有没有穿长裤?” 高坂昌信面红耳赤,似乎遇见到了什么羞耻的事物,咬牙道: “臣!穿了……” 刘十八笑道: “很好!把你内里的长裤脱下来,赏赐给这个足轻,咱们这一圈,就你有长裤。” “臣……臣拒绝,这是对臣的羞辱。” 高坂昌信脑袋摇了摇,断然拒绝。 刘十八面容一冷,狞笑道: “假如高坂大人感到羞辱,你可以剖腹自尽,如何?” 高坂昌信讶然抬起头看着刘十八,仿佛重新认识这个新任家督。 “哈!” 高坂昌信果断转身,跑到粮袋堆后面…… “索索……” 几声更果断的宽衣声传来,几个呼吸后高坂昌信转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条冒着热气的月白色束腰长裤,随手递给那名光着坐墩,目瞪口呆的足轻。 ………………………………………… 稍后,还有一章稍短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