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章:信玄空城计、静静寂寞冷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90章:信玄空城计、静静寂寞冷

“住手天放。” 千钧一发之际,刘十八说真的并不想叫住蒙天放切那一刀,但又不得不拉住他。 龙阳嗜好在后世都合法化了,难道自己还食古不化,那才是笑话吧? “头儿?这老头恶心死俺了……不****一刀俺浑身都不舒坦!” 蒙天放愤怒的低吼道。 “呼!” 刘十八双眸无神,盯着数米之外停下步伐,静待蒙天放这一刀的高坂昌信,吐口气安慰蒙天放道: “爱情,不需要理由……” “啥?” “纳尼?” 蒙天放和高坂昌信,同时痴呆。 “不管是男人和女人,还是女子和女子,又或男子和男子,幼妇和老翁,幼童和老妇,那有怎样? 爱情,情感,两人相知相恋,或者交易,都是人自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床笫之欢是自由的是隐私的,关外人屁事?” 刘十八边用半生不熟的古曰语诉说,还边用手比划着解释,生怕高坂昌信听不懂。 蒙天放瞠目结舌,不由自主的自辩道: “凭啥不要理由?” 刘十八轻笑一声,鼓着眼珠反问道: “在被遗失的时间内,咱们的生活,只有两件事可做,第一件是盗墓,第二件就是抢劫!” 蒙天放点头茫然道: “没错!” 刘十八拍了下蒙天放的肩头,古怪道: “抢劫,需要理由嘛?比如咱们这几乎饿成狗的三千饿兵……” “这不就结了?抢劫的对向就和爱情的对向,一样的道理。 偶遇遭遇巧合,今生今世对的时间、对的地界,偶遇碰见了巧合,你说需要理由吗?” 蒙天放咬着牙齿,思索半晌也找不出反驳的理由,唯带愤愤不平之色,瞪着高坂昌信老人妖。 “哈哈哈哈!” 高坂昌信听了半天,此时却哈哈大笑道: “嗦嘎!原本吾只有一个知己,就是信玄公,没想到馆主故去后,老臣又逢知己……” “酒逢知己千杯少……” 高坂昌信面带潮红,直直的瞪着刘十八,眸中带着令人战栗的期待之情…… 忍无可忍,华夏棒子刘十八都不鸟,更何况曰本棒子…… 刘十八面无表情,冷冷应道: “话不投机半句多……” 高坂昌信,肯定是一位心思缜密,博学多才文武双全的武田家重臣,闻言目光定定的看着刘十八良久,最后躬身叹息道: “臣!明白了,臣今后必为知己,为主公死而后已……请随臣来,前面就是存放军粮所在!” “费心了高坂!今后吾还需要您大力的支持,我相信武田家必会走向辉煌……” 刘十八严肃回礼! 因为他明白无意中,竟得到一位表面貌似不堪,却内心细腻,且忠于感情的武田老臣绝对的效忠。 “嗦嘎!” 高坂昌信阴柔的笑意,仍旧让刘十八一行穿越的人,感到毛骨悚然。 见刘十八一行面色不自然,高坂昌信皱眉补充道: “主公!正如你先前所谓的那一句:打劫,需要理由吗?不知对也不对?” “很对!却是我身在俗世,却被世俗迷住双眼,看不清人心本质。” 刘十八浮现面上的尴尬和恶心之色,渐渐褪去,豪气冲天的伸手拍了拍高坂昌信肩头,大声道: “快走!带吾去看看咱们武田家,还剩下多少窝窝头……” “纳尼,窝窝头是神马?” 高坂昌信面带欣喜,且不明所以的问道。 “哦!就是----馍馍,懂吗?不懂?就是面团?呦西?” 刘十八手舞足蹈的比划一翻。 这下,高坂昌信听懂了:窝窝头就是捏制的蘸酱面团! 但,高坂昌信却面带尴尬之色,显得有些神神秘秘…… 几分钟之后,一行人来到一个被黑色帐幕围住,有数百武田家士兵身穿精致具足,腰间携带太刀把守的地段。 令人惊奇,这数百甲具鲜艳的士兵,竟然都配有马匹…… 不远处一个树林的边缘,有数百高大的东阳杂交战马,正在打着响鼻,由一些辅兵在连夜洗涮,喂食割来的草料。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这些士兵?” 刘十八疑惑的看向 高坂昌信微微一笑,面带古怪的指着那些把守帐幕的士兵,凝重道: “这些武士,全部是信玄公座下母衣众,小姓和普代亲卫,他们是武田家除开侍大将和名将之外,最勇武的战士。” 刘十八恍然大悟,严肃道: “他们,是令人尊敬的死士!” 高坂昌信一愣,附和道: “馆主也可以这么赞誉他们。” 战国时代,每次战役冲锋陷阵之时,或者传达家主命令,或两军对垒之前喊话谈判都由他们去做! 他们这些母衣众,是双方军中最耀眼的最强士兵。 母衣表示一个特殊兵种,他们衣着鲜艳,背上附着精美的家徽小旗,简略说就是最精锐的亲卫武士。 这种精美家徽小旗很多人看过电影,当一名曰本的骑兵,跃马狂奔的时候母衣会被风撑起来,异常的威风。 “这位,是新任家督武田十八。” 高坂昌信停下脚步呼唤聚集士兵后,才弯腰用手臂低低斜指刘十八,向这些士兵表达,此时前来军中要地巡视之人的尊贵身份。 “哈!” 数百精锐母衣武士,闻信玄噩耗后截大惊失色,却并未和足轻般啸营,几乎崩溃。 他们对视一眼辨别真假交换眼色后,齐齐单膝跪下,同声道: “属下,见过家督。” 刘十八手一挥道: “诸位辛苦了!起来吧。” “哈!” 数百人得刘十八口令后,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来,除一个为首武士之外,其余之人继而各司其职的散去,继续守护军粮大帐。 “啧啧!这些矮家伙好生精锐,纪律上甚至不属于大秦北方的不死军团。” 蒙天放此时也低声赞叹。 “嗯!” 刘十八深有同感,点头赞同,接着对那为首的武士吩咐道: “打开军粮帐幕,我进去看看!” “哈!” 武士恭敬的抱拳应诺,面对着刘十八缓缓后退,伸手将身后帐幕掀开,露一个仅供一两人通过的口子,言道: “主公,请!” 刘十八昂首阔步,一脚踏了进去…… 见刘十八进去后,那武士却伸手,果断将高坂昌信和蒙天放,李二狗夫妇,老司机等人拦住,阴沉沉道: “信玄公有令,军粮要地,除了主公能进去巡视,其余家臣武将,包括重臣甚至笔头家老,都不得擅自进入。” “纳尼?” 高坂昌信一脸懵逼,显然并不知道信玄还有这一出遗命。 “找死!” 蒙天放冷冷的抽刀打算硬碰硬。 “你们----先不要进来!让我在这,安静一下……” 刘十八的声音,从漆黑帐幕内传来。 “主公?你咋了,安静什么?” 李二狗听着不对味,忙追问道。 刘十八的声音再次传来,幽幽道: “这里面夜景不错,空气似乎也更好,我进来之后,仿佛心情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舒缓!所以,我需要一个人----静静!” “静静?那就静静呗……” 李二狗抠抠脑袋,有点不解。 随着刘十八前来的一行人中,唯有老司机默默摇头叹息道: “劳资,这会真饿……可惜!饱饭一顿的想法,似乎也并不乐观!” 没错,此时军粮大帐,刘十八面前摆放的粮袋,真很多。 一堆堆的粮袋,看起来几乎数不清。 但,它们真的是粮袋,仅仅是粮袋! 装粮食的空袋子----仅此而已! ………………………………………… 下一章,14号天亮再继续吧?诸位看的好就投个票啥的,本书真实与喜欢相得益彰,绝不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