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看事做事,遇事接条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9章 :看事做事,遇事接条

武世勋的话,顿时让罗管教瞪大双眼,通过铁栅门愣愣的看着刘十八。 “你在耍我么?就算是记忆超人,也不可能背得这么快,你有什么前科?不对,黑狱的监规和外面的不一样啊……” 刘十八冷冷注视着铁门外的罗管教,不卑不亢道: “没有前科,也没进过号子,不信的话请抽查就是,错一个字,认打认罚。 要是罗管教有兴趣,不妨打个赌,我不光背下来,我还能倒着背,哪怕错了一个标点,我都认罚,反之……” 听刘十八这么一说,罗管教明显来了兴趣,饶有兴致的看着刘十八大笑道: “反之怎样说完。” 刘十八看看面上有些难看武世勋和田明建,转过头毫无惧色的看着罗管教冷笑道: “反之,我要罗管教答应我两个条件。” “一言为定,别说两个,十个我都答应。” 罗管教没等刘十八说什么条件,便直接拍板接受他的条件! 在他看来,能在这沉闷阴森的黑狱里,碰到个乐子,还真不容易! 说罢,罗管教想了一下,抽查道: “监规,第二十五条。” 刘十八微闭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眼中闪闪发亮,朗声道: “第二十五条……” “第四十二条是什么?” “第……” “第五十一条?” “第五十一……” 刘十八不光顺着背,背完了还倒背一遍,边背诵还边把标点符号清楚的背出来。 这下,所有人都有些牙疼,脑核也疼,倒着背有多拗口? 这小子简直是个妖孽…… 这可不是脑子好使的问题,就算过目不忘的天才,只怕也不能在顷刻间将数千字倒背如流吧? 这小子是个人才,或者天才? 抽了几条后,罗管教就不再说话,脸上竟少有的浮现一丝笑意道: “好!你很不错!一个进了黑狱的小子,竟然敢跟我对赌?有些胆量。 说说你的条件,当然要在我能办到的情况,要说放你出去,那是不可能的。” 此时刘十八微笑起来,看不出来,这罗管教还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 刘十八淡淡说道: “第一个条件,我希望能来几只烤鸡,我饿了!” “恩,这个可以办到,还有一个呢?” 罗管教想都没想便答应,这不算什么事。 看着罗管教满不在乎的神色,刘十八心中一动,回头看看武世勋呆痴的面容,又看看一脸牙疼的田明健,回头说道: “我要两条大中华,还要两个打火机。” 话一出口,顿时雷倒一排人。 监室里所有人都认为,刘十八疯了! 监室里抽烟,本来就被黑狱所禁止,平时也就偷偷抽一下。 哪见过,你这么明着问管教要香烟的? 你要一包两包就算了,竟然要两条? 你不想活了? 两条啊,兴许以前一年也看不到两条烟,还是那种最差的劣质烟。 这次更离谱,你竟然狮子大开口,两条大中华? 虽然他们被关了几十年,但也知道大中华是什么价…… 听见刘十八的条件,罗管教也瞠目结舌,抬手指着刘十八,怒不可遏道: “你?胆大妄为……” 刘十八面无表情,瞪着铁门外双目圆睁的罗管教,轻轻说了一句话: “虽然你军人,但也要明白,愿赌服输!” 此时武世勋和田明建,加上二档老头木杉正雄,都用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瞅着刘十八,心道: 还以为是个天才,这话说得有点欠水平,哪里有问管教要香烟和打火机的? 要香烟还能理解,打火机那是不可能的,黑狱里面怎么会允许打火机? 这里面关押的一帮白发老头子,都是宝贝,万一失火烧死几个咋办?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罗管教皱眉思索了一会,看看刘十八,竟破天荒的点点头,笑道: “愿赌服输,就算违反纪律我也认了,两条香烟,加上两个打火机,等下就送来。” 说完,罗管教转头准备走,却无意看见猥琐男路小林满脸青肿,蹲在厕所边上捂着脸,不由好奇道: “路小林,谁打你的?” 让刘十八没有料到的情况骤然出现,老学究木渔舟,竟飞快的从铺板上跳起来,眉开眼笑,高声叫道: “报告,是我打的,是我打的,谁都别和我抢……” 刘十八瞠目结舌,这算啥? 路小林的脸,不是田明建打的么? 想到这,刘十八疑惑的看看田明建…… 看那木渔舟的神色,仿佛不是在承认自己打人? 好像? 好像在抢红烧肉?真让人费解。 田明建感受到刘十八的目光,嘿嘿一笑,轻声在他耳边诡异的笑道: “俺刚才不是跟你说过吗?这就叫做:遇事接条。 把不是自己干的事,强行扯到自己身上来。” 刘十八闻言忍不住翻翻白眼,古怪道: “这么做有什么好处?要是人死了,你看他接不接?” 田明建狡诈的一笑道: “好处自然有,最起码三爷我等下会赏他一根香烟吧? 要是人死了,接的人更多啊,起码给三根……” 刘十八目瞪口呆…… 不知天性淳朴的刘十八最终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 刘十八在黑狱中,潜移默化的进行着灵魂上的蜕变,他在默默的学习这帮恶人,学习他们的本事,学习他们的阴险狡诈…… ………… 与此同时,曰本北海道小樽市,那间豪华别墅内,山本柳义挥手将一个酒杯,砸到伊藤盛景的头上…… “你说,老东西的孙子刘十八不见了?你的人都是吃什么的干活?” 山本柳义眼中泛着冷意。 “哈伊!属下的人最后见到他,还是在刘家屯,但是,但是!” 伊藤盛景犹豫了一会。 “但是什么?” 山本柳义不悦的瞪了一眼。 “那天早上,他和李二狗夫妇登上了一架战斗机不知去向。 三天后李二狗夫妇独自回来,他却不见了。” 伊藤盛景额头渗血站得笔直,没有丝毫擦拭的意思。 山本柳义眼眸中精光一闪道: “你的女儿雅子怎么样了?” 伊藤盛景额上冒出冷汗,唯唯诺诺的应道:“正在做整容手术,预计三个月才能恢复得完美无缺。” 山本柳义淡淡的看着伊藤盛景笑道: “恩,这些年辛苦你了,雅子的事情要抓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