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7章:枣木镇尸钉、真言破阴尸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87章:枣木镇尸钉、真言破阴尸

接着,刘十八对身前的马场信房,真田昌幸,高坂昌信,武田信繁,武田信廉五人吩咐道: “你们五人离开本阵,去将所有的能战之兵集中到本阵之外的空旷处列阵后原地休息。 所有的士兵必须保持能随时开打,又能逃,且能拼的最佳状态。” 五人对视一眼,不放心的瞅瞅仍随着刘十八,寸步不离的蒙天放和六名士兵,同时躬身道: “哈!” 五人领命之后转身欲走,真田昌幸停下步伐问道: “能战之兵?不知主公眼里的能战之兵,如何定义?本阵外的士兵辅兵全编起来,也不到三千了。” 刘十八皱眉沉思后,点头道: “十六岁以上,四十五以下的壮年男丁,既是能战之兵,留下这些就可以了。 其余的都作为辅兵,随内藤护送棺椁的小队,一路返回御馆。之后全部遣散回家务农。” 说到这,刘十八指着武田信廉鼓鼓囔囔的衣襟,补充道: “信廉公也跟着内藤一起随行,有遣返回家的士兵辅兵,就把怀里的最后两袋沙金,全部当做遣散费,按兵种不同,平均的分配下去。” “啊?” 武田信廉心动一抖,咬着牙捂着衣襟不舍道: “馆主,这是武田家最后的一点钱。” “照我说的去做,无需置疑!” 刘十八厉声闷喝。 “哈……” 武田信廉躬身领命,和其余四人一道离开本阵大帐,匆匆按刘十八的另类指示行事。 见武田家的原众臣离开,蒙天放才皱眉道: “头儿!看你这安排,难道想硬抗一下,随后追击而来,数目不详的德川织田联军?” “没错!退守,逃跑,避战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最终还要靠武力来解决。” 刘十八看着蒙天放笑道。 “嘶嘶……” 蒙天放倒吸一口凉气,忙阻止道: “头儿,我感觉带着眼下的武田军,硬抗德川织田联军是很不靠谱的决定!” “嗯?” 刘十八疑惑的看着蒙天放。 蒙天放皱眉无奈的抬手,指着红色的帐幕之外解释道: “外面那些饿了好几天,几乎骨瘦如柴的农兵,都是一群乌合之众,没有丝毫战斗力可言。 俺们这四五十人,饿好几天都没吃一顿囫囵饱饭,就咱们这一队人眼下半饱不饱的状态,都浑身缺力,何谈外面那些饿晕头的农兵? 他们原本都是拿家伙事的农民!就算换上竹编具足再刷一层黑油,拿一杆两米长的竹枪,也成不了善战的士兵。” “啊?多少能有点战斗力吧?那么平日的那些什么大小合战,比如不久前的三方原合战,怎么击溃德川织田联军的?” 刘十八眼珠鼓着,有点不信,想想之后又补充了一个问题: “我记得德川和织田联军加起来,三方原有一万二。武田军不是也有二万八么? 就算一万头猪站着给你杀,也要砍得手软是不是?” 蒙天放双手一摊道: “其实,冲前面真打的,就是这些重臣,武将,家臣们自个家里豢养的次级家臣,武士,武将什么的,数目大概占总兵力十分之一……” “其余的农兵干啥呢?” 蒙天放大嘴一咧笑道: “赔本赚吆喝呗,赢了就冲输了就逃,卵仔不曰比,夹在中间混……” 刘十八听了瞬间浮起满头黑线,良久竟无言以对! 最后,刘十八叹气道: “才几个月没见,你堂堂大秦帝国的中郎将,说话咋和曰本人一般,那么下作?” 蒙天放眼珠一鼓道: “俺都是跟你学的,这些话可不都是你以前的口头禅?” “额造,你家月亮上的冬儿一百遍……“ 刘十八一愣,怒骂一声道: “废话到此为止!天放,先带人把本阵帐幕戒严不要放一个人进来,我给信玄公的尸体钉上枣木桩,先镇着尸变。” “尸变?诈尸……” 蒙天放一愣呐呐自语。 随即蒙天放便悟了,扭头挥手,迅速带着看两人如听书猴把戏般,正瞠目结舌的六个大秦死士朝帐幕跑去。 边跑,蒙天放还不忘大吼道: “主公武田十八,预先吊唁老主公归天,闲杂人及家臣武将,不得擅自入本阵,违者斩……” 听着蒙天放那满嘴熟练曰本话,刘十八搓舌道: “果然!学好一门外语其实简单,仍在这门外语地界活三个月,是人都必须学会咋说,否则就得挨饿……” 见周围无人寂静下来,刘十八袖子一卷,双手扶住信玄棺椁,缓缓往前推开…… “砰!” 棺盖落地,发出一声巨响,新鲜空气和旺盛的人气,迅速灌注到武田信玄栖身的棺椁内部。 “咕咚!” 棺底,传来一声异响,刘十八心中一震,暗道: “果然,信玄公有诈尸当僵尸的潜质,这么快就有生物反应……” “哗哗!” 刘十八来不及去细细斟酌,直接弯腰从棺椁下抱出几根削好的枣木桩,右手执起一根,这才就着四周的火把,朝棺中看去。 咽气的武田信玄,仍旧一副老样子,面色苍白如白灰! 唯一不同的,尸身上有三个地方起了变异! 第一:信玄的面部颜色,正在缓缓的从灰白泛起了淡淡的青色,这是人体僵化的先兆…… 第二:尸体有用肉眼看不到的轻微抖动,这一点只有刘十八这种,精通寻龙摸金风水点穴的盗墓传人才能感应, 甚至,他能清晰的用心眼感受,信玄的双手在微微的震颤。 顶多一到三昼夜,只要棺椁接地气沾染雨露,牲畜和人类的毛发静电,毕生恐怖的尸变…… 第三,信玄真正咽气,不到三个时辰,短短的时间,双手十指的指甲,诡异长了半寸…… “得罪!信玄公……” 刘十八眼神凌厉,看着棺椁中静待往生逆行的武田信玄,喘一口气叹息一句。 “呜!” 仿佛感应到刘十八带来的明悟和危险,有僵尸潜质的信玄尸身,竟明显的震荡了几下。 眼见这一幕,刘十八面带狞笑,口吐摸金校尉的独门炼尸《破阴尸》真言,迅速嘶吼道: “聚风水龙气,凝九龙气运!逆苍天而行,炼无敌僵尸…… 吾刘十八,呐破阴真言化阴尸转阳僵,看我上古秘术破阴尸……” “唰!” 口呐真言,刘十八手中不停,挥手一根小儿手臂粗枣木桩,迎风微抖举起…… “镇!” 接着,刘十八厉吼一声,毫不犹豫挥舞枣木钉尸针,朝棺椁中静待往生的信玄尸身,其胸腹所在的檀中大穴,凶残一击插去…… “哗!” 枣木钉尸针入体刹那,信玄尸身哗一下爆开双眼,露出一对惨白无瞳的眼珠…… 刘十八见此大惊失色且脊背冰凉,却固执的挥舞第二根枣木钉尸针,朝某个刁钻的所在一击捅去! “噗嗤!” “咽气还吓人,菊花万人捅……” “吼!” 寂静的黑夜,大帐本阵所在,突响起一声凄厉至极的震颤惨嚎,吓得帐外集结的武田农军士兵,人人心惊胆战,惊恐莫名…… 众家臣武将,则面带惊恐,默默的注视着本阵,和本阵外凝立驻守的,狂猛爆表赤备武将:山本天放! ……………………………… 得奖的大神改歌词活动,十名中奖读者改变歌词的qq号,已经评选出来!请关注最近的置顶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