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文化双刃剑、洗脑战国行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83章:文化双刃剑、洗脑战国行

走出红色本阵,途中刘十八放缓脚步轻声吩咐道: “那名枉死传令兵的家人,要好生安排后事给予赏赐,武田家要负责将他的子嗣养大。 山县昌景大人家中,让嫡子继承家业,没有的话就长子,一样要予以丰厚的赏赐……” 内藤昌丰和高坂昌信两人,年岁都比武田信玄小不了多少,两鬓斑白,一看就知道是信玄的忠心普代家臣。 一番话说完,马场信房,真田昌幸,内藤昌丰,高坂昌信四人沉默不语,眼神没看刘十八,却瞟看向一言不发低着脑袋的武田信廉。 刘十八见状暗喜:正在找武田家的财务大臣小金库,没想到就是你? 武田家的甲斐金矿就算枯竭了,可特么多少还有点陈年的存货吧? 不至于,穷得揭不开锅吧? 据历史记载,武田家出产的,可能是纯度极高的金矿…… “馆主!老臣不敢和其他家臣般厚颜自荐!只因老朽也老了,还请家督莫怪,实际上,武田家的财赋一直以来都是老臣掌管。” 武田信廉探口气,无奈苦笑道。 刘十八心中一突,眨眨眼安慰道: “不妨,实话实说?” 武田信廉点头,很干脆的应道: “御馆中,其实并无多少闲钱或金银!赏赐战死的臣子之事,恐怕一时半会……” “并无多少金银?那----到底是多少……” 刘十八脑壳一晕,不甘问道。 武田信廉抬右手,斯条慢理抠抠月代脑门,沾满头皮人油的右手接着伸进长袍胸襟内,抖抖索索依依不舍的扯出两条数尺长的黑色扎口布袋,苦涩道: “全在这,老臣直接随声带着了。” “才,七八斤酱紫,十斤不到的碎金?” “这就是?号称最强大武田军的全部财产?这就是武田信玄的小金库?” 刘十八脑子一晕,差点昂天一个倒栽葱…… 历史,果真是后来人书写的…… 武田信玄这次出征,绝对不是为了上洛,进而盘踞京都----做什么天下人! “请告诉我实情,信房大人!本次武田家总共出兵多少?最终目地是什么?” 刘十八咧嘴扭头,瞪着武田家这位权势最大的普代重臣:马场信房。 马场信房扭头责怪的看了武田信廉一眼,犹豫片刻后终于开口道: “出兵二万八千,其中一万八战兵,一万辅兵……” 刘十八眼珠差点爆出眼眶,两万八千人? “出兵的目地不是打通上洛通道吧?我感觉两万八的军势不足以击溃德川和织田联军,听清楚不是击败而是击溃。另外其余的两万多士兵呢?” 刘十八眯着眼追问道。 马场信房无奈躬身应道: “老主公信玄,其实也被领地内的连年干旱和灾荒,折腾得焦头烂额。 甲斐多山,收成原本就较少,加之连年征战,百姓、军兵,甚至武将家臣们都苦不堪言。” 说到这,马场信房看着刘十八慎重道: “最重要的是,甲斐金矿早已枯竭,如今消耗全是早年库存,可也仅此两袋了。 所以,连购买粮食和火枪的基本费用也捉襟见肘,而老主公,又不愿对领地内的百姓加赋……” “哈哈哈!” 刘十八这下全明白了,恨不得哭笑道: “所以,这次武田军几乎倾巢而出的目地,是打相邻德川家康的秋风来了? 准备在沅江,三河地区饱饭十天半月,然后顺手牵羊劫掠一翻遁回美浓甲斐,是吧?” 马场信房老脸皱起,一阵红一阵青,叹息道: “可惜,天照大神不佑武田家!众将武勇奋战,刚击退德川和织田联军阻挠,还没来得及进入富饶的德川领地…… 老主公接着病倒,所以粮食也没来得及抢,接着就退兵了,此地原本的五千多军势,其实是断后…… 老主公是饿着归天的,他已经饿了三天,将自己的口粮都节省出来给士兵果腹……” 刘十八面皮抽搐,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武田家族或者信玄公! “随我一起,往前走走,看看士兵们!” 最后,无话可说的刘十八,决定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看这个只存在于历史文献中的战国时代…… 驹场周围的山林,草场,田地等,只要是绿色的作物植物等,都被恶极了的士兵一扫而空。 一路上,触目惊心的睡满饿到乏力,骨瘦如柴的足轻,俗称长钎炮灰兵。 看着眼前的悲惨一幕,刘十八不禁心生怜惜,暗暗叹息道: “从远古到今古,掠夺和战争,始终都是掌权者的游戏,困苦的始终都是老百姓。 不管是哪个国家的百姓,都将承受原本和自己没关系的各种恶果。 就如几百年后二战中的曰本广岛和长崎遭罪一般,美利坚参战的目地并不是为了什么狗屁正义。 而是为了满足部分掌权者的贪欲,和极度膨胀的国内财政赤字,还有对其他国家的震慑作用等。 于是在战争的最后美利坚毫不犹豫的用曰本人做了核弹的第一个试验品…… 可试问,那些连家门都没出过的农夫,小贩们,他们有什么错? 他们甚至连美利坚和华夏是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一辈子都在种田拜佛,可同样要承受核弹洗礼……” …………………… 就如眼前漆黑原野中,田地间,茅草中蜷缩的这些武田甲斐领地中被强制招募而来的,最下等的足轻们,他们生得贱么? 刘十八就不信世界上有哪个贱人喜欢打仗? 或者,喜欢自己年轻貌美的婆姨,在家里被驻守本城的领主老爷,武士老爷们轮番睡来睡去? 又或者,老爷们的子嗣,也可以凑个趣任意****正在征战的士兵们的妻子…… 刘十八不是傻子,其实以他的智力早就想明白了症结所在…… 一切一切的规则,首先的基点是,统治者必须要对被统治者进行彻底的洗脑…… 他确定了一件事:战国时代的曰本人,被洗脑得很彻底…… 世界上没有人是傻逼,可他们的父辈爷爷辈,妈妈辈,奶奶辈,甚至五六七八代的祖先,口口相传的就是武士道精神。 他们从生下来开始,首先学习的就是:要忠于主君,要忠于君王,要忠于主子家督等等上等人……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统治者害怕百姓们没文化,看不懂这种洗脑术,于是便颁布各种表面利好的策略,其中夹杂小小的口腹福利,有动物本能的人类,不得不妥协…… 文化学识,其实----是把双刃剑! 能让愚昧的人更愚昧! 也能让聪慧之人,站起来反对统治者的压榨! 好比后世的普及教育,只能免费到中高就没下文了,只让少部分精英脑残,去学习各种制造术,生物,物理化就行中…… 掌权者,也容易满足,尖端人才----够用就好! 愚昧之人----听话就好、越多越好! ………………………………………… 本章完毕,下一章估计到明早了----大家伙难道就没保底月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