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9章:穷兵黩武、再续疯狂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79章:穷兵黩武、再续疯狂

“砰!” 真田昌幸的小儿子源四郎,慎重跪下发出一声巨响! 众臣武将在心里一颤,暗道:跪得好扎实? 当真跪出了血…… 恭敬拜服后,源四郎庄重的看着刘十八道: “谢主公赐名之恩!今后家督折扇所指,必是吾刀锋所向!从今日起,吾便叫做----真田幸村……” “轰隆隆!” “啪啪----哗哗!” “轰隆……” 真田小俊俏话刚落地,天空中猛烈的发出电闪雷鸣的连番爆响! 天地间,诡异陷入短暂的黑暗…… 真田幸村,靠一己之力在大阪城最后一战,和毛利家的那位勇士配合,差点将德川家康斩杀的神奇武将,在正名的时候,竟真的震动老天爷么? 刘十八反背双手,罕见的露出凝重之色 他遥遥看着乌云压顶,电闪雷鸣的漆黑天空…… “这是,诈尸了?” 就在刚在,刘十八就已发现武田信玄好像没了声息,可不知道咋地,好像又有变化? ………………………………………… 果然,刘十八身后,又传来武田信玄仿佛闹鬼般的声音: “武田十八,处理得很好!深得吾意!” 刘十八面色大变,古怪的回身看着武田信玄,微微叩首道: “我也是无可奈何至极。” 武田信玄点点头,凝视着刘十八问道: “胜赖呢?你打算如何?” “我没打算追究他的过错!决定让他归列重臣之列,另有安排!” 刘十八不卑不亢的应道。 “好!” 武田信玄满意点头,吐了口气道: “武田十八站到吾身后!众家臣上前三步,听好吾的遗命,定要按照吾说的去做。” 武田信玄淡淡开口,拢了拢散开的膝盘! “哗!” 刘十八伸手,从马场信房手中接过一件大衣,披到信玄背上。 “嗯!” 武田信玄回头看刘十八一眼,神情变得十分的平和,抬起双掌双手合十,口中念叨佛门经文: “安玛莉麻花……” 武田信玄身前,武田胜赖被押回了重臣之列,武田信廉,武田信繁、仁科盛信,一条信龙、穴山梅雪,马场信房,真田父子等等臣子武将齐齐跪下。 众人的脸上,同时露出阴沉之色…… 信玄公,终于要去了么? 武田信玄缓缓睁开眼,对众家臣笑道: “武田家的旗帜,竖立京都那一天吾见不到了……” 信玄此言,令众家臣脸浮伤感之色,几名家臣偷偷擦擦角。 刘十八暗暗的将众臣表情收罗眼底…… 武田胜赖则呜咽道: “父亲大人,儿子错了!” 武田信玄面带平静,缓缓道: “你错或者对,由新家督评断!吾说一件事,吾死后不必拘泥俗礼,死讯可按照十八所建议保密三年,勿要声张。 在武田十八的带领下,可以守备领土为先不要妄动侵略,若不听武田十八的号令擅自出兵,武田家必会有劫难。” 说到这,武田信玄双目扫视向众家臣,加重声音喝道: “记得吾的话,当作是遗命来遵守。” 听到这里,众家臣们皆拜下,表示服从信玄遗命。 武田胜赖唇动嘴唇,手指紧紧捏住膝盖欲言又止…… 刘十八视线移动到胜赖脸上,若有所思…… 接着,武田信玄又接着大帐中竖立的风林火山四字真言军旗,含笑道: “武田十八,你定要亲自将风林火山之旗帜和武田家的家徽,插在京都天守阁上,算代吾信玄完成毕生心愿。” 刘十八,当然深知武田信玄,再次将风林火山军旗慎重叮嘱的意义。 风林火山四个字就是武田信玄作为武将辉煌的象征! 二十多年中,武田信玄披挂四字旗,东征西讨无往不利,众大名无不畏服。 武田家的家臣团,皆聚集于此四字军旗之下! 这是一种精神…… 信玄死后,有权利使用信玄旗帜的人,唯有刘十八。 这时,武田信玄的目光渐渐凝固,静静的看着刘十八,沉默无言…… 这? 刘十八心中一叹! “吾,必不负你!” 接着,刘十八将双手合拢抱拳,向武田信玄叩首一拜! 众家臣们看向刘十八又看看武田信玄,犹豫稍许后皆缓缓半侧身体,向刘十八深深一拜。 武田信玄见状点头道: “余之事已了,一切拜托诸位!我死后,武田十八就是武田家之新任家督。” “哈!” 武田家的众家臣,齐齐再次向信玄恭拜领受遗命。 “呼……” 武田信玄吐出一口气,脑袋微微下垂。 …………………… “主公,归天了!” 这时,站到武田信玄身边的马场信房,沉痛的向众人传达了噩耗。 天现异象,必有枭雄归天! 武田家的众臣,终于听到武田信玄归天的消息。 刘十八闻言浑身一震,缓缓转过身来,看向仍旧挺直腰杆端坐的武田信玄。 他和平时并无不同,仅仅脑袋微微下垂,愕下胡须飘扬,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 “臣真田昌幸!见过馆主大人。” “真田幸村,见过家督!” 身后,真田父子首先跪拜,才思敏捷令人赞叹。 “臣,马场信房,见过馆主。” 接着,马场信房也当仁不让的跪下,拜见武田家的新家督。 此时,不表忠心,万一今后有什么变故?哪里会有好果子吃? “臣,内藤昌丰拜见馆主。” “臣,穴山信君拜见馆主。” “臣…………” “臣………………” “臣……” 有了几位重量级的重臣认账,接着便是一群武田家的各类家臣争相拜见,唯恐落了后手。 “见过馆主……” 紧接着,更远处的帐幕之外,传来令人震动,排山倒海般的呼啸之声,那是驻守驹场的军队在遥遥拜见武田家的信任接掌者:武田十八! “不必多礼,都起来吧!” 刘十八面色严肃,缓缓转过身来,伸手虚抬。 见帐外军队和账内武将家臣都去掉繁琐的礼节后,刘十八才慎重道: “命,真田昌幸,真田幸村父子,收敛信玄公的遗体,运回甲斐后,按照信玄公的遗命予以安葬。 其余诸将,按部就班就地驻扎安歇,明日一早饱餐一顿,全军备战……” 众人闻言一愣----备战? 特么刚才遗命不是说:不能轻启战端么? 信玄公的遗命,难道就坚持了三分钟? 信玄公将家督之位,传给你这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家伙? 他的遗命?你就这么来执行? 刘十八才不管众人面上有什么疑虑或愤怒表情,自顾自的说道: “明日定有宵小不安分,来犯武田边境!谁敢乘信玄公之死挑衅武田家,我立誓在此拒不妥协。 所以明日备战势在必行,敢犯武田领地者,立即出兵剿灭,我武田十八绝不手软……” 刘十八一席话,令所有的人瞠目结舌! 人说,信玄公穷兵黩武确实不假,可是也有章法限度! 可你武田十八刚刚接任家督啊? 好像,你比信玄更加不可理喻和疯狂! 全军军粮加起来,就够一顿馍馍了,你特么还要打谁? 而刘十八这时,却不知道在想啥,默默的凝视着武田信玄的尸身,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