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过目不忘惊四座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8章 :过目不忘惊四座

“好了,今后就让这小子叫大哥好了,我看着小子挺顺眼,老三把他的位置再调一下,就调到第四个吧。 不过,接饭的活,还是得他做,咱号子不能断了炊,关久了,也就香烟能排解寂寞了。 另外老三,把咱们号里的那啥破烂歌,教给他也背了。” 武世勋这话出口,刘十八瞬间感觉几道阴冷的,满怀嫉妒羡慕恨的目光看向自己。 特别是猥琐男路小林的目光阴冷到极点,满脸愤恨。 还有一个阴冷的目光,却是同样阴着脸,叫做鼻毛的老家伙。 原本鼻毛坐在第四个位置,这样一来,刘十八就等于将他挤到第五位去了,待遇肯定有所下降。 刘十八对那种愤愤不平的眼神还有点纳闷,换个位置坐坐难道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田明建看刘十八有点奇怪,冷哼一下,轻声解释道: “你小子还不谢谢大哥?坐在第四个位置,你就有资格吃一点小菜了,也有资格抽烟了。 当然,不是整支的梅子,整支的梅子,只有前面三个大爷有资格享受。” “谢谢大哥!” 刘十八也不是不晓事理的人,感觉出来田明建的好意,于是看着武世勋不咸不淡的道了声谢。 武世勋背着手,站在铁栅门边微微点头,继续沉默的看着黑漆漆的监仓甬道。 田明建见状拉着刘十八转身,指着墙上约一人高的监规五十二条说道: “你要背的就是这玩意,说实话俺是大老粗,哪里会背这玩意? 不过你得加紧,俺当初可是背了几个月才背会,坑爹的玩意!” 刘十八看了五十二条一遍,就听田明建接着道: “监规你慢慢看,现在俺先教你号子里编的歌谣,你也得背诵了,我念一遍你听,你得记住,很好记的。” 刘十八见田明建这么说,无奈点点头,心道: 歌谣?坐个牢还要背歌谣? “咳咳……” 田明建清清嗓子,脖子扭动几下,朗声念出几段让刘十八目瞪口呆的玩意。 “一进黑狱心惊肉跳;二人并行一副镣铐; 三餐牢饭按时送到;四块铺板勉强睡觉; 屋外哨兵来回放哨;六根铁镣牢牢拷拷; 吃不饱也睡不好;八字命不好; 九九归一命数难料;十十在在黑狱改造!” 田明建念完后,笑眯眯的问道: “就是这十句,每个进来的新犯子都得会,这也是规矩。 你自己琢磨一会,然后开始背诵监规五十二条,我们监室今后发放的口粮,就都在你身上悬着了。” 刘十八愣愣的听田明建说完,皱眉道: “我既然管大爷叫大哥,那么叫你三哥行么?” 田明建脸上的横肉抖了一下,古怪道: “江湖无老少,你本该叫我三哥,还有木杉正雄,你也得叫他二哥。 这号子里,目前只有你可以这样叫我们三人,这既然是大哥的意思你就照办吧。 你还有什么问题?不急,慢慢背,俺看你细皮嫩肉,应该也读过几天书。” 听田明建说完,刘十八心里却有了疙瘩,怎么还要叫小曰本做二爷? 田明建仿佛看出了刘十八的疑惑,低声道: “木杉可是反对曰本搞军备的人!老家伙有本事,也不歧视华夏人,相反的还痛恨曰本当局。” 刘十八摆摆手,不想研究这老曰本,于是问道: “是不是我能背诵,罗管教就能恢复监室的口粮?也就是香烟供应,或者叫,梅子?” “对!你没听见罗管教说么?其实他才是我们五号监仓的总老大,人称罗阎王。 这小子说话向来说一不二,你得用心背,否则这监室的人,会把你活剐了,你断了所有人的念想……” 田明建瞪大眼珠子解释道。 刘十八犹豫一会,看着武世勋萧瑟的背影,轻声道: “五十二条监规,我已经背熟了!” “什么?你说啥……” 田明建瞠目结舌。 “真会背了。” 刘十八翻翻白眼。 融合了摸金令之后,刘十八的体质和悟性早就不同于一般人,领悟力惊人,可以说过目不忘,区区数千字眨眼的事。 见刘十八一说,连武世勋也惊奇的转过头盯了过来,满脸震惊。 不光如此,连坐在那雷打不动的二档老头木杉正雄,也惊讶的抬头看了刘十八一眼。 田明建摸着胡子挠挠头,疑惑道: “小子,你说的真的老子可不傻,这五十二条怎么看也有几千字,你就看了一遍,能记下来?” 刘十八眼神闪烁,看看满监室盯着自己的几人,肯定道: “没错,全背下来了。” 其实刘十八不想出风头,他是进来找人的,不是来打码头的,暴露自己的本领没什么意义。 但,刚才武世勋的话却没错,不要因为自己连累别人,这点担当他还是有的。 武世勋静静的凝视着刘十八,刚看到刘十八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这小家伙不简单!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端倪,但武世勋是什么人? 堂堂的东北大哥,武者三品,一身功夫了得。 这个叫刘十八的小子,一双眼睛精光内敛,分明就是有一身极为高超的功夫,光比较内息的话,比自己还强一分。 可惜的是这小子没有任何的实战经验,菜鸟一个,否则,武世勋何必对他那么客气 “你确定会背了?你以前蹲过号子。” 田明建问的话,仍然那么直接,不经过脑子。 他也不想想刘十八才多大?怎么可能是二进宫,并且还被当做重犯,终生监禁在黑狱中? “好了,别说了!我现在再问你一遍,确定会了?” 武世勋的声音透着一丝不可置疑。 “没错,会了,我肯定!” 刘十八的声音充满自信和肯定。 正在这时,隔壁的304监室门口传来关门上锁的声音,看来是304的点名完成,罗管教正在出门。 武世勋皱眉一想,转头走到铁门边喊道: “305报告。” 沉重的皮鞋声缓缓响起。 罗管教满脸不悦出现在305监室门口,看着武世勋淡淡道: “什么事?” “罗管教,新犯子背诵监规已经背完,请管教检验。” 武世勋古怪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