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7章:戏说君臣、信玄之死吃粑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77章:戏说君臣、信玄之死吃粑粑

山本五十六?曰本近代最有名望的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 这个人,在另一个时空,不正是自己隐藏潜伏的大伯刘二么? 难道大伯刘二,会是蒙天放他们一行的后代? 别说僵尸不能生育的鬼话,有秦大和自己的胞妹风轻舞结合后,生了一个儿子,这个魔咒就被无情的击碎,刘十八根本不信…… 那么,怎么会如此巧合呢?刘十八默默看着真田源四郎…… 到底是历史改变了自己,还是自己改变了历史呢?刘十八这下连自己都有些懵了…… “臣下莽撞!不该妄自揣测主公意图。” 真田父子中的源四郎,立即吓得归附在地,连声认罪。 相反真田昌幸,却若有所思的抬起头,凝视着刘十八…… “不管家督赐给吾儿什么名讳,吾真田家都会受领,并且感到万分的荣幸!” 最后真田家的在职当家,固执的选择接受武田十八的赐名之恩! “好!” 刘十八闻言缓缓站起身,顿了顿接着环视了周围所有人一眼,用体内积蓄并不多的力道朗声下令道: “真田家的次子,源次郎上前听封!” “臣下在!哈……” “砰!” 源四郎绷着脸从跪的姿势改成双腿盘起的标准礼貌坐姿,并再次双手伏地,用脑门狠狠的撞击地球…… 刘十八眼皮跳了跳,无奈道: “源四郎家名真田予以保留,给你的赐姓中,亦保留你父名讳中的一个幸字。 诸位家臣请看我们四周是何处?是美浓地区的驹场,众所周知美浓地区物产丰富,尤其盛产稻米。 同时,驹场也是久负盛名的温泉所在,但无论如何这里并没那种能名震一方的城池,本质上仍是乡村。” 说了一些看似不着边际的解释,刘十八的声道渐渐增加起来,语气也异常的严肃,死死盯着真田父子厉喝道: “马场信房,真田昌幸,真田源四郎三人听令!” 马场信房,此时正站在信玄身侧伺候着,闻言一呆…… 奄奄一息却固执侧耳聆听刘十八说什么的信玄,闻言浑身一震,放在左膝一只手指微微一动触碰马场信房,沙哑道: “信房,还不听命?” “哈!” 马场信房一头雾水的拜服跪下。 “哈!” “哈----哈!” 真田父子也低首拜伏,静静的接受自己的命运。 刘十八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淡淡道: “从今日起,马场大人受一点委屈,我将你的官职:马场美浓守信房,立即撤销收回,另有他用!” 身为武田家如日中天的四名臣,马场信房竟被新晋升的家督直接罢了官位? 不管是谁,也不管是什么理由,只要是人就会不爽…… 马场信房疑惑抬起头,满脸不满却还是斟酌之后问道: “吾……吾,有点不明白!为何撤吾官位?” 刘十八眸中闪出一丝奇异光彩,冷兵器时代的大将之梦,每个男人都会有的武将情结! 没想到,梦中幻想,男人的期盼,在另一个时间段诡异的实现成真了! 刘十八暗道:假如不好好的显摆一下自己的权威,那么就对不起自己了! 心念所想心之所至,当下刘十八便故作冷酷面相,冷漠斜着眼角瞅着马场信房,淡淡道: “我先立下一个武田家的新规矩,再给信房大人解释为何撤销你的官位如何?” “哈!臣下恭敬聆听!” 马场信房再次跪受。 真田父子,低着头偷偷再次用眼神交流了一眼…… “咳咳!” 刘十八清清嗓子,看着面前三名被自己当做杀“鸡”给猴看中,当“鸡”的家臣,声波突然放大,厉声嘶吼道: “今后,对我的所有命令首先不管对错,必须立即执行,所有家臣武将,不得有半点质疑和变相不执行!” 马场信房闻言,立时面色泛青,暗暗尴尬想道: “这,特么就直接打脸在说吾的不是?当这么多家臣的面,这么点面都不给吾信房?亏得吾刚才辣么支持你……” “那么,家主的决定是错误的,又如何?” 马场信房固执的抬起头,依依不饶的质问。 刘十八并不恼火,暗中却大喜特喜,暗赞信房老头真懂事,还懂得配合来事。 于是,他仍旧淡淡道: “没有错的说法!家主所有决定都必须是正确的!哪怕让你去跳悬崖大河,包括吃粑粑,也无比正确,你必须要执行……” 包括马场信房在内的所有家臣武将都耳中同时轰鸣出一个字眼:独裁? 不过,这吃粑粑是啥子?是----纳尼? “吾!还是不服,不理解!为何错的偏偏要说是对的?” 马场信房异常的固执,可说偏执。 但,刘十八的心里却是喜意洋洋在暗自称赞这老货…… 真会配合! “正所谓,是尔等常挂在嘴边吟唱的武士之道之精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对嘛? 既然,君王要你死得都不明白,所以谈什么对错,你说岂不是笑话?” 最后,刘十八巧妙的话锋一转,笑盈盈的解释道。 “愕?……” 马场信房呆痴的看着刘十八,竟无言以对,是真的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最后,马场信房还是讲顽固坚持到底,问道: “但!臣下还是有不明白的地方,比如您刚说包括吃粑粑?不知这吃粑粑是何物品?如何吃?” “啊?” 刘十八却呆住了,他一时口误将后世的口头禅爆了一个出来,你让古代的武将怎么理解是吧? 粑粑这个名词,实在太超前了…… 但,刘十八自有他的办法,于是他招招手道: “信房大人,还请劳烦去将评定大帐外足轻士兵所使用的马桶拿一个进来。” 马场信房呆痴道: “足轻出恭,在农田用铲挖坑……何来马桶?” 刘十八吞下一口唾沫,接着道: “说错了,把足轻大将的马桶,拎一个进来。” 这时,神暴击出现了…… 拜服在地的真田昌幸立即插言道: “主公刚说过,您的命令不可能出错的!那么,请容在下出大帐将足轻出恭物事,铲到大将使用的马桶中,再拿进来即可……” 说罢,真田昌幸立即起身,腾腾腾串出帐幕去…… 刘十八和马场信房对视一眼,同时瞠目结舌! 马场信房内心是崩溃的,他暗暗估摸道: “原来最固执的人,并不是吾!而是----真田安防守大人。” 几十个呼吸之后,刘十八指着真田昌幸,恭敬放在马场信房面前一个黑漆漆,喷吐着恶臭的无盖马桶说道: “这个里面的那一坨黑的,就叫做粑粑……” “呕!” 在场的家臣武将,没有几个不吐的! 尤其是刘十八身后一代武神武田信玄,更是剧烈的浑身一颤,接着便巍然不动…… 这一幕,却因粑粑之中蕴含的歪理邪说,太震撼众臣人心,从而无人发现! 一代战国骄雄----终究还是去了…… 武田信玄,他走得如此安详和惬意,明显是饱死鬼! 因为,信玄的嘴角,挂着一串明显的呕吐物…… …………………………………… 下一章,今天的0点再见如何?不知道有没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