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6章:真田安防守、温火煮青蛙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76章:真田安防守、温火煮青蛙

对于行将就木的武田信玄,刘十八将自己知道的所有历史都对他和盘托出,没有什么隐瞒…… “行了!吾已经知道了一切!待吾为武田家,做最后一件事罢……” 最后的武田信玄,沉默的听完刘十八诉说的武田兴衰史,艰难的动了动手指。 此时的武田信玄,竟然连抬手都艰难起来…… 刘十八静静的看着武田信玄,这个老人在得到自己家族的没落真相之后,终于是要去了…… 从内心讲,刘十八很想过多嘴调侃一句: “信玄公,要不要给您找个大夫看看,说不定还能再抢救下?党费还没交咧……” 而实际上,刘十八的心里,却又有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计划…… 先看看吧,静观其变为好,自己的举动将会影响未来…… 刘十八也有自己的固执,绝对不能做一个煽动历史的蝴蝶…… ……………………………… “真田昌幸,马场信房,退下罢!” 武田信玄面色再度泛起两坨红晕之色,这下是真的回光返照…… “哈!” “哈、哈……” 逃得一命的真田爸爸,连应答都比马场信房要多了一声,以显示自己的感激之情。 真田临场刺杀家督信玄,这是反叛主家的重罪且令人不齿,特别是他失败之后,没有被当场实施枭刑就是客气。 所以,在刘十八免除他的死刑之后,他的巡视很是卖力,因为真田家太弱了,他的身后也有一个家族啊。 特别是昌幸那个最优秀的儿子真田源四郎也在当前,自己能死----源四郎却不能死----否则真田家就没未来了! 因为,真田安房守昌幸的家门传承押注习惯,一向是两注! 除了大儿子三郎之外,就只有这个源四郎最合适自己的脾性。而大儿子真田源三郎,真田昌幸早就派遣他投靠了德川家康,并在明面上和真田家、武田家断绝了父子兄弟关系…… 在真田昌幸早先的判断中,武田信玄的实力有目共睹,是最可能夺取整个曰本的:天下人! 所以,武田家初次进入美浓地区的时候,真田昌幸果断的投靠了信玄公,毫不犹豫! 就算织田信长和德川家康联合之后,实力明显压制了武田家,真田昌幸的信念都未曾动摇过。 因为战争的胜败,虽然取决于软实力,但更看重硬实力! 而武田军的战斗意志和对主君的崇拜程度,明显更胜一筹! 更令真田昌幸决心辅佐信玄的,则是信玄公那份无可比拟的谋略和胆识:固守则不动如山,动手如狡兔杀神!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信玄公命不久矣----但最后,仿佛更优秀的胜赖,还是成功将真田昌幸的决心定下了,既然信玄公必死,那么自己就为了新的家督狗血一回! 可是----真田昌幸还是算错了! 他做梦都没想到:胜赖少主身边战斗力爆表,以一当百的那五十名赤备骑,特么竟然是别人家的武将…… 天下,还有比这更坑爹的事儿嘛?绝对没有…… 所以,失手被擒获之后,真田昌幸一度为自己的莽撞懊恼得几乎吐血而亡! 可,就在生死瞬间,那个神奇的新家督武田十八,特么竟然饶恕了自己的狗命,且既往不咎? 真田昌幸由此,为终生信念定下固执的最后格调: “吾发誓,今后终于十八主公,死而后已!” …………………… 一个人有了固执的信念之后,从他的一言一行和举止神态,都能体现出来! 所以,当真田昌幸应完信玄吩咐后,并没立即从地上站起,而是向右边用膝爬行两步,面对刘十八再次恭敬拜服在地,高声喝道: “臣真田昌幸,对天照大神发下毒誓,从今往后忠于武田十八大人,如违背誓言,则真田家必断子绝孙,灰飞湮灭!” 服侍在帐幕中的真田源四郎见状,也立即冲上来和父亲并排跪在一起发誓,绝不含糊敷衍! “臣、真田源四郎,对天照大神发下毒誓,从今往后忠于武田十八大人,如违背誓言,则真田家必如父亲所言,不得好死!” 突然发生的一幕,令所有在帐幕中的人都愣住了,暗叹道……真田安防守果是一代骁雄,见风使舵之功无人能敌,特么信玄公还没咽气呢,你就辣么捉急着表忠心? 快咽气的武田信玄默默看着真田父子,扭头看向刘十八,那眼神的意思很明白:家督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呗? 刘十八咧咧嘴,淡淡笑道: “嗦嘎!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了,为了表达我接受你们的忠诚,我给源四郎大人,赐个名如何?” 真田昌幸父子讶然对视一眼,心中哀叹,嘴角抽搐,面色泛着悲苦之色…… 这悲苦的一幕,并没逃过刘十八和武田信玄两,他们的眼睛几乎能看透人心! “嗯?” 武田信玄不满的怒哼了一声。 马场信房也停下巡视的脚步,责怪道: “真田安防守大人,新任家督给源四郎赐名,你应该拜谢感到高兴才对,怎可露出那种,那种表情?” 俊俏的真田源四郎跪在父亲身边,从刚才大悲大喜后,他显得成熟稍许,并且变得沉默起来,一直以来为了家族的延续而手段尽出的父亲昌幸就是源四郎心目中的----神! 当面刺杀信玄公的父亲,原本必死无疑的,可谁知峰回路转,竟然奇迹般的逃了一条命,貌似地位还更近了一步?没见那么多的近臣和重臣都远远跪着咧? 而两个新旧家督面前,只有马场大人和父亲两人伺候,明显有了和众臣有了区别! 源四郎也不知道,这位武田十八大人,到底哪根筋抽了? 但也说不定他就是神经病,等下就能立即改口又斩了自己的亲爹真田昌幸对不对? “呯呯呯!” 当下源四郎决定实话实说! 他立即脑袋着地,狠狠叩了三个头,然后可怜巴巴抬头看着刘十八,如实解释道: “吾和父亲并没不满,只不过感觉到,若要按照您的名讳来赐字,按照武田十八四个字来推断,吾和真田家的后代岂不是全都是数字了……” 刘十八闻言一呆,不由自主呢喃道: “你?纳尼?你在说什么鬼东西?” 真田源四郎哭笑不得跪着抬起手比划道: “您给吾和真田家今后的名讳,是否如真田十九,二十,二十一那般? 比如您的侧近家臣,也就是这位山本天放大将,还有那些赤备骑,他们不是名讳叫山本零一……山本二十,山本四十七? 吾甚至,预感到他们的子嗣,今后还会变成山本五十,山本五十五,山本五十六----等等数字!” “你说什么?刚才?” 刘十八闻言,突然之间心中巨震,一个熟悉的名字凸显心头。 ………………………………………… 后面还有一章……连续爆发!只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