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1章:媳妇儿、咱来者不拒!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71章:媳妇儿、咱来者不拒!

半懂不懂听到这,刘十八才勉强弄懂这马场老头嘀嘀咕咕的啥意思! 刘十八眼角不停颤抖,差点笑出声来,这算什么题目?脑筋急转弯么? 当即,刘十八在马场信房落音仅一秒后,便答道: “简单!马场大人回去对女儿这么说:辛苦一趟,回去做那个男人的母亲即可…… 我想,她原公公肯定垂涎媳妇好久,对马场大人的女儿的请求,绝对来者不拒,既然当不成家主老婆,那么就退一步,当他妈好了。” “纳尼?” 马场信房鼓着眼珠儿,胡须一抖一抖的,瞠目结舌抬着手,指着刘十八,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真的不知道该说啥! 可马场信房暗自一想,嘿!还特么真的有道理啊? 随后出现了令武田家重家臣们,崩溃的一幕---- 最最不可能,赞同刘十八担任家督的马场信房,武田家的第一猛将,竟然直接站起来,然后慎重庄严的再次跪下,点头道: “吾,马场信房心服口服,拜见主公!” 武田家的重臣间,其实都有牵扯不断的联姻关系,往往一个份量比重极大的重臣表态,其他有关系的家臣都会同声附和! “吾,吾----也赞成!” “拜见主公!” “见过主公!” “主公辛苦了,请多关照!” 就在马场信房表态之后的几个呼吸之间,他的身后原本绷着脸没表态的武田家的家臣武将,这会呼啦啦重新跪倒一片! 作为家臣之首,威望爆表的马场信房都跪,咱们凭啥还梗着脖子装硬挺? 现在,还不就坡下驴的提前站队,难道等着被新家督秋后算账么? 刘十八目瞪口呆,竟无言以对…… “谁说古代人没智商?哪个敢当着我的面再说一遍,肯定一巴掌抽死他。” 老司机站在刘十八身后,瘪了瘪嘴。 …………………… “不!八格牙路!家督是我的,是我的……你们?” 角落里,一个五花大绑的家伙,发出了不甘的嘶吼。 刘十八扭头看去,叫唤的人,是被蒙天放反水的武田胜赖! 其实这家伙,也不算草包,历史上他的战略没错,手段其实也可圈可点,一朝君王一朝臣,换换血去战死几个老将军,其实也没错! 错就错在,错误的估计火枪的杀伤力! 尤其是散射和三段式连贯射击的巨大区别! 前者是草台班子,而后者则是恐怖的:排队枪毙死啦死啦滴! ……………………………… 马场信房看了刘十八一眼,皱眉站起来扭头厉声喝道: “来人!赏赐胜赖一袭白袍白布,拔出肋差,让他体面的剖腹自尽吧,冲撞家督本阵且意图谋反者,不论亲疏本该斩首!” “哈!” 随着马场信房下令,帐幕之外传来几声回应,冲进来两个身份稍低的年轻武将,上前就摁住武田胜赖将他一把就剥了个精光…… “哈!” 这时又一个武将弓着腰,迈着八字脚屁颠屁颠跑进来,手里端着一个木盘,里面有一袭和华夏丧服差不多的白色和服。 三个武将合力动粗,将白色和服从上往下,给挣扎不休的武田胜赖套上,然后强行将他摁在地面按跪姿摆正。 最后,又跑进一个俊俏小姓,端着从胜赖身上刚缴获的短刀俗称肋差,端正放在他面前的木盘中。 小姓看武田胜赖的眼神很古怪,仿佛说: “餐具都备齐,大人别客气,请自便!” 武田胜赖愣愣盯着面前木盘中,拔掉刀鞘的肋差,眼角渗出泪来…… 刘十八心道: 这把肋差,应该跟随胜赖有不短时间,否则他的表情不会如此幽怨! 武田信玄幽幽一叹道: “作为武士,你不要给武田家蒙羞,那把肋差是你成年初战的时候,吾赏赐给你的礼物。 去吧!为父随后就来陪你,你真不适合掌控武田家的未来!” 武田信玄话没说完,就听见刘十八打断道: “且慢!将胜赖放开,我绕他一死!” 胜赖一愣,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刘十八! 生死一瞬,自己又有了活命的机会? 说这话的刘十八,又扭过头看向另外一个角落,指了指说道: “源四郎!我也饶了你的父亲真田昌幸一命!” 角落默默抱着昏迷的亲爹哭泣的源四郎,这位历史上最后的武将忠臣真田幸村,闻言后突然摆正了眼珠,面带狂喜恭敬应道: “源四郎见过家督。” “哈----哈!” 武田信玄没表态,因为他已经正式卸任家督!这会就这么端坐着,微笑着,静静的观察刘十八处理武田家的家族内乱! 刘十八仿佛感应到了信玄的目光,扭头看了信玄一眼,回头道: “他们两个人,信赖和真田昌幸,一起编入山本天放麾下的赤备骑兵编制中,待命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