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3章:晃悠三秒、直接跪倒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63章:晃悠三秒、直接跪倒

此时患肺痨俗称肺结核,虚弱将死的武田信玄,身形傲然坚挺如山岳,默默凝视着狞笑着的武田胜赖。 “呵呵!” 接着武田信玄,竟诡异发出一连串干枯凄厉的笑声: “嗦嘎!吾果然没有看错尔,胜赖你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废物。” 顿了一顿,武田信玄话锋一转,幽幽补充道: “但是,你比起你真正的亲生父亲,山本勘之助的谋略来,仍旧差远了。 最起码!你要弄明白作为家督是一个家族的精神领袖,而吾作为武田家的家督,身边肯定还有最强的防守武力,不是嘛?” 武田胜赖闻言眸中泛出惊恐震惊之色,而眼前本阵中和大帐之外所有家臣武将,闻言则齐齐一怔…… 什么?竟然还有如此狗血的一幕? 武田胜赖----竟然不是武田信玄的亲生血脉? 而是早已在川中岛之战中,提出啄木鸟战法失败而以身赴死的军师山本堪之助的儿子? 难怪,难怪山本军师的儿子:山本铁以一直以来都唯武田胜赖马首是瞻。 再细细一看,这武田胜赖的相貌,当真和山本铁以大人的相貌,有七八分相似呢? 信玄主公的脑袋,临死了要断气了眼界,还被他自己给自个儿,硬带上一顶绿油油的绿帽子…… 山本堪之助,说白了就是信玄主公的贴身助理啊! 李二狗,翠花,老司机三人目瞪口呆! 李二狗诡笑道: “原来如此!东家被四人助理带绿帽砸的典故,古来有之,真开了眼界。” 老司机面无表情接口道: “你懂个屁!这父子共享女子,兄妹产子,母子配对,甚至父女婚配的习俗,就是曰本传统文化……” 翠花和李二狗夫妇对视一眼,同声苦笑道: “俺绝对不是你哥!” “俺绝对不是你妹!” ………………………… “轰!” 但这时,令人跌破眼球的最大变故----突起! 趴在信玄面前不足一米地面,正匍匐着表忠心要殉死的真田昌幸,却从地面迅速弹射起身,右手捏一把防身的肋差,斜着身体朝武田信玄心口扎去…… 真田昌幸动作太快,令人防不胜防,他口中还狂吼道: “胜赖!你答应吾美浓地区唯一守备之职,勿要食言!” 武田信玄仍旧端坐着不动如山! 真田昌幸临阵倒戈和亲儿子变成绿帽子,甚至没令他的眼神闪烁分毫…… 这武田信玄----特么,到底有多大的心脏? “嗦嘎!终于忍不住了么?” 武田信玄看着凌空斜射,一刀杀来的真田昌幸,淡然抬起手,接着奋力往下一挥。 “真田大人,小心!还有暗中护卫的甲斐忍者……” 武田胜赖却仿佛想到了什么,面容突变大叫一声。 对于真田昌幸这个诡计多端的家主,他打心眼也佩服和喜爱,用得好绝对有大用。 “嗖嗖嗖……” 真田昌幸身在半空,十几道泛着凌冽黑芒的暗器,不知道从哪蹦出来,同时朝他射出。 这些暗器虽然强劲,可有着武田胜赖出声提醒,真田昌幸提前抬左手遮挡在面前防了一下。 “砰砰……” 真田昌幸被暗器毫无悬念同时击中,肋差失去了准头,一刀扎在信玄脚背附近的土里。 正所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真田昌幸重伤却没死…… “喷!” 站在不远的武田信廉,反应过来后,飞奔过来一脚将真田踹飞三米远,怒道: “你?真气煞吾也!” 半死不活的真田昌幸,惨然一笑应道: “这,不就是乱世的生存之道么?吾真田家弱小,在尔等大名夹缝中艰难求存,我能如何----我能如何?” “没想到还有忍者埋伏!可惜仍旧不是吾亲卫赤备骑的一合之敌……” 武田胜赖目光阴沉,却没有再看重伤的真田昌幸一眼。 大帐外,武田信玄的小姓,那个英俊的源四郎却义无反顾的冲进来,一把抱住父亲昌幸痛哭道: “父亲,你何必如此!” 武田信玄的身边四面八方,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神奇的显现出十几个衣着几乎和地面融为一体的神秘人影。 他们就是----闻名一方的甲斐忍者! 武田信玄的最终贴身武力! 这些忍者,每一个都战力非凡,名动一方! 这时候,武田胜赖身后随他冲击本阵的三十名赤备武士,也停下了脚步,只有其中两三人还在向前冲…… “啪啪……” 一个忍者手扬了扬,那两名赤备骑应声倒地! 武田胜赖见状大骇,面带惊惧怒道: “竟然被压制了?吾的亲卫怎么可能彻底被忍者压制?” 他这个时候已经找不到退路,唯一能做的就是带领赤备骑再次冲锋,弑杀信玄! 只要武田信玄死了,一切琐事都可以尘埃落定! “杀!” 一瞬间想清楚了关键,武田胜赖便没了后顾之忧,随即做出最最正确的决定。 武田信玄眸中滴落两滴老泪,扬天长叹道: “看来,还是让你成了!吾的忍者护卫,是难以抵挡你具足齐备的赤备骑的军阵冲击啊……” “踏踏……” 武田胜赖带着满身勇武和家督光环,挥舞着即将定鼎武田家的太刀,往前仅仅冲了三步就停下了。 他的身后,竟空无一人! 先进来落马的二十名赤备骑和后进来的三十名赤备骑,不算刚才被射杀的两三个,还有四十七人。 可诡异发生了! 这些人都站直着躯体,齐刷刷的看向另外一个方向,根本没听见武田胜赖的击杀号令! “纳尼?” 武田信玄猛回神,疑惑的顺着这些士兵的眼神看去…… “八嘎?你们滴,为何不随吾最后一战定乾坤?” 武田胜赖愤怒的扭头咆哮问道。 四十七名赤备骑士兵,身形一整收脚并拢,同声用曰文大吼道: “见过主公!” 虽然武田胜赖奇怪他们为何不对自己鞠躬,却不妨碍他刹那间被充满全身的那种满足感…… “免礼!” 武田胜赖大度的摆摆手,看来一切还在掌控之中! “哈哈哈哈哈!” 大笑的人,竟是命不久矣神情几乎崩溃的武田信玄,这一瞬间----他笑得老泪飙射! “纳尼?你……笑什么?” 武田胜赖不满的看着这个即将被自己斩杀的养父。 “咳咳……” 武田信玄气得咳了几声,上气不接下气举起手,哭笑不得的指着左下首,巍然不动端坐僵直的刘十八道: “你滴,是真呆!真的不适合作家督。” 武田胜赖呆痴道: “纳尼?” 武田信玄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意,仍指着刘十八道: “胜赖!你难道看不出来,他们拜见的主公并不是你嘛?他们拜见的是吾面前这个人。” 武田胜赖闻言瞳孔瞬间因恐惧和愤怒放大,惊怒交加问道: “纳尼?他是谁?” 武田信玄微微一笑,冷声笑道: “吾给你和所有家臣武将介绍,他,就是吾武田家新一代的执掌者,武田家的新家督,武田十八!” 刘十八身形这会却能动弹了,缓缓抬起头,看着瞠目结舌的武田胜赖淡淡一笑: “胜赖你好!认识你很荣幸,今后请多关照……” 武田胜赖眼前一黑,晃悠三秒,直接跪倒…… 这事儿,换谁也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