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4章:甲斐之殇、即将陨落之武田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54章:甲斐之殇、即将陨落之武田

刘十八静静直视着失魂落魄的武田信玄,迈步到他身边轻声蛊惑道: “是哪人,我也不知道!但我却清楚知道一个事实,哪个国度,可以证明自个不用明国的汉字当姓氏,甚至平时使用汉字。那么它----就能证明自己和遥远华夏明国没任何关系。” 听到刘十八如此解释,武田信玄眉头紧皱,闭目不语…… ……………………………… 良久之后,武田信玄浑身一抖,眸中射出两道凌厉光彩,艰难将盘坐的双腿放开,就这简单动作,却令他喘息不止! “信玄公!我建议你还是坐着修养精气神,比较合适!” 刘十八眼中有不忍,出声劝道。 “吾,心有不甘!可惜时不我待,没时间了……” 武田信玄含笑抬头看着刘十八,继续补充道: “没有吾为你奠基铺路,武田家那帮骄兵悍将,普代家臣甚至吾的几个子嗣,你如何掌控?” 刘十八闻言,默然不语,武田信玄说得没错! 至现在一问三不知,除了少得可怜的一点历史知识和勉强凑合的曰语外,基本空白! 加上和普通人无异的身躯,要干掉德川家康,和自杀没区别! ……………………………… 武田信玄缓缓站起来,扬声喝道: “信繁!派遣快马传令,召集所有武田家家老,普代家臣,各个城池封地的直属武将,日落前必须赶到美浓驹场温泉,参加武田家重臣评定。” 武田信繁,忙从账外一头扑进,恭敬弯腰道: “哈……” “过时不到者……剖腹谢罪!” 末了,武田信玄又补充一句。 这句话充满了腾腾杀气,将一脸愕然的武田信繁震得瞠目结舌,抬起头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家督,亲哥哥----信玄! 在他的记忆中,从未见过哥哥信玄如此,对家臣武将苛刻到迟到就要砍头的境地。 武田信繁擦一把额上冷汗,毅然上前一步沉声道: “哈哈……吾立即启用,训练良久还未曾真正判定成功的传讯鹰来执行这次评定召集。” 武田信玄凝视着自己这位这段时间操劳不堪的亲弟,慎重谢道: “信繁!你辛苦了……” “大哥……你勿要如此!吾知道你时候不多。” 武田信繁双眼紧闭,终究没强硬到底,他也忍不住了…… 信繁,睫毛下的眼角,渗出两行热泪。 一刻钟之后,帐幕外响起连串鹰鸣…… 伴随着振翅高飞的呼啸声…… ……………………………… “嗦嘎!今天在这里休息,明天一早出发去美浓迎接主公!” 武田四名臣之一的马场信房,对跟随自己的家臣吼了一声。 一众亲近家臣武将,恭敬应道: “哈!” “家督病情不轻,吾等要尽快赶去服侍左右……” 马场信房补充了一句,没有再继续解释! 战国时代很残酷,家督武田信玄就是武田家的一尊神,怎能倒下? 即便他猜测信玄公,此次重病可能非常严重,甚至…… 但他也不确定,武田家能否在其后的狂风暴雨中存活下来…… “啸……” 就在马场信房说完一句,天空却出现一声鹰鸣! “那是传讯鹰?快收回……” 马场信房焦急下令。 “呜……” 随后,一只鹰从天而降,落下的方位,正是马场信房所在的马队。 “恩?家督的紧急召集令,竟然派遣传讯鹰,出什么大事了?” 他知道,武田信玄处,一定发生巨大变故,不然怎么会用传讯鹰? 一把将鹰腿绑附的一节竹筒取下,马场信房从竹筒内抽出一张白面信笺,仅仅看了一眼。 当马场信房,看到歪歪斜斜的几行字迹时,心一下子跌落到无边深渊! 信笺上,书写了简单的意思: “主公病危,日落前速来驹场温泉参与评定,违者,斩!” “纳尼?” “锵……” “众将,立即开拔疾行,日落之前定要赶赴美浓驹场。不得耽误……” 马场信房拔出太刀扬天一挥,狂吼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