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9章:玩鹰的、被鹰啄了一记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39章:玩鹰的、被鹰啄了一记

“忍痛割爱?将夫人翠花转让给武田信玄?” 李二狗刚才信心满满,得意洋洋等着被武田信玄开出高规格的待遇招纳。 他可没想到,武田这老东西打的主意比招揽更划算…… “失算了,失算了!忘了曰本人还有这习俗,老婆也是可以送人的……” 李二狗这时的表情很精彩,竟无言以对! “晦气!老娘现在,终于发现了武田家真实的实力,其实没那么厉害!” 翠花憋着嘴,想笑又不敢笑,但不妨碍她鄙视一句。 “老婆子!你看你看你都快六十了,还有人抢你回去,打算娶你做媳妇。 这,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吧?看把你乐得?对了,你说啥真实实力?” 李二狗低下头看着自己老婆,呲牙咧嘴有些小愤怒。 “哼!你没看出来么?武田信玄提出这个要求的本意是啥? 不就是图省钱么?老娘可免费教导那些矮子学习弓术。” 翠花满脸冷笑,轻飘飘的说出一句看似不靠谱的答案。 “别胡扯淡,武田家在战国时期名声很大,号称战国第一强军,占据的地盘不小,哪能穷苦到抢老婆的地步?” 李二狗不信的看着翠花。 而这时,武田信玄却疑惑的看着正在对话的李二狗和翠花,明显听不懂他们在交流什么,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翠花白了李二狗一眼,视线转向武田信玄,又看看周边异常平静的那些家臣武将和赤备骑兵,最后看着李二狗笑道: “要是不穷的话,怎么可能到处抢地盘?特别是农产品丰富的美浓地区,更是武田家拼尽全力也要拿下的疆土。” 李二狗听到这,脸上也浮起了怀疑,扭头不善的盯着武田信玄,上上下下仔细的观察一翻! 这一看,还果真瞧出了一点门道! “老婆子,你说的有道理!” 李二狗点点头。 “哦!你也发现了什么?” 翠花伸出手,在李二狗腿上亲昵的揪了一把。 “嘶!” 李二狗呲牙咧嘴发出一丝痛呼,眼中却又浮起一丝得意,他低下头在翠花耳边悄声解释道: “你看这武田信玄外面所穿的这件月白色长袍,若是距离比较远,乍一看确实华丽非常。 但是我们这一次站得太近,武田信玄可能因为求贤若渴,而忘记了距离…… 劳资发现,他这件袍子下摆针脚密集,带樱花底的地方,全是各种各样的补丁拼凑的,用来迷惑人的视线……” “是的!武田家是穷光蛋无疑。” 翠花肯定了李二狗的判断。 “那现在怎么回答他?总不能答应了吧?” 李二狗边说,还边扭头对着武田信玄扔去一个带着善意的微笑。 欺负武田信玄,听不懂华夏语…… 翠花端坐在马扎上,抬起手解下后背的灵宝弓轻轻的摩挲着…… “看来!咱们太一厢情愿了,事到如今只有和他们拼了一条路可走。” 轻轻执掌着灵宝弓,翠花也在回忆着刘家屯,眸中渐渐射出一丝狰狞之色! 她知道,不久后灵宝弓就会成为杀人利器,它的弓弦是可以从一端卸下,成为能绞杀普通人的杀器…… 李二狗夫妇,此时已经做好拼命的悲壮决定! “不管如何,老娘都要尽力一搏!刘十八还在等着我们,咱们还要去杀掉德川那个据说是鸿钧本体的混蛋!” 翠花严肃的做出决定,心中自我打气! 她和二狗都需要让自己愤怒起来,这样才能偶然契合爆发潜力的状态…… 不管时势如何凶险,他们两人一定要活下来一个人! 只有活下来,才能够保护刘十八活着! 否则一切介休…… ………………………… 李二狗夫妇默契的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而他们夫妇却不知,一切都在武田信玄的眼中显露无疑---- 一个人能隐藏自己的表情脸色,证明你高人一筹! 一个人能隐藏自己的内心世界,证明你为人老辣! 一个人能隐藏自己的从里到外,证明是盖世枭雄! 但!一个人却没法完全隐藏自己的杀气,否则你就不是人,而是神! 淡淡散出的杀气,凝聚在李二狗夫妇的周身,不光武田信玄有感受,连山县和信繁都微微侧目,紧张的将右手不动声色的放在刀柄上。 “看样子,你们商量好了。” 武田信玄微笑的时候虽然面色苍白,却并不严肃! 可,当他随意站在李二狗夫妇面前,还是将他们二人的杀气也硬生生逼了回去。 “武田信玄,你不要白日做梦了,丰田翠花是我本田二狗唯一老婆。 哪怕我死她也不会妥协,而是会随着我们的主人,和你死拼到底……” 这时的李二狗,苍老猥琐神态尽去,尽显男人本色。 说完后,李二狗随手将翠花拉到自己身后,他直接面对武田信玄。 “老婆子!一直以来都是我站在你背后,你为我遮风挡雨! 但今儿有人要夺你,那么老子就要站在你前面,为尊严而战,虽死无憾!” 扭过头,李二狗咧嘴一笑。 翠花瞪着自个相伴几十年的男人,这个丑到哭的二狗,娇嗔道: “死鬼,有你这句话,翠花也情愿随你下地狱走一遭!” “哈哈哈哈哈!有趣有趣!” 武田信玄静静的观察了李二狗夫妇,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他有自己的判断! 武田信玄眸中闪过强烈的自信之色,淡淡笑道: “吾劝你们再考虑一下,或者你们稍等一下做出决定,吾让你们见两个人。” 李二狗和翠花骇然对视一眼,心中一跳道: “什么?见两个人,不好……上当了?” 武田信玄扭头对着山县昌景微微点头示意…… “哈……” 山县站起来,恭敬应诺之后转身看着那年轻的小姓吼道: “源四郎?传令将驹场温泉找到的那两个人,带上来!” “哈!” 英俊的源四郎,面上闪过古怪之色,暗暗瞟了李二狗夫妇一眼,转身走到帐幕之外,拿出一个牛角令,仰天吹起来! “呜----呜----呜!” 低沉的号角声,带来的是排山倒海一般的噪杂人声和持续不断的大地震动! 这是?有大批骑兵,向这里涌来! 李二狗和翠花面色大变,不可思议的扭头看着武田信玄…… “哈哈哈哈哈!十分抱歉,因为吾武田信玄自认在场的武将和士兵,没本事将你们拿下。 所以吾,又派人去本阵调派稍许士兵过来,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武田信玄大笑站起,从台几上随意拿起那支仍带着血迹的竹箭看着翠花,轻笑道: “嗦嘎!丰田翠花你很不错!你射的每一箭,都令吾感到恐惧和惊艳…… 所以,吾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留下你们,若留不下就全部斩杀,吾付出再大损失----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