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4章:战国恶俗、衍生地球标准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34章:战国恶俗、衍生地球标准

“山县!一定要阻止信繁,他的判断会断送我武田家的武运……” 武田信玄面色逼出一丝坨红,不由自主的伸手向前捏住山县昌景身体某部,用力一抓! “哈……” 山县艰难扭扭脖子,却仅哈半声。 “额……” “咕咚……” 可惜,山县昌景被武田信玄小宇宙般的爆发一捏,正巧捏住喉咙,他鼓着眼珠子呵呵哈哈扑腾,嘴里也没发出一丁点声音。 眼看着,李二狗和翠花,即将命丧古曰本,这片长满矮人的土地…… 但信玄身边伶俐乖巧,会察言观色的人并不是没有,而是很多,很多…… 信玄身后,一名相貌俊俏年约十五六的白袍小姓,自告奋勇站起来,高声嚎道: “主公驾到,尔等还不收刀退下!” “额?” 武田信玄这才发现,自己差点失手将山县,这位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普代家臣给一把掐死了! “失礼了山县!吾,吾太激动……” 武田信玄不好意思,尴尬的松开手,哭笑不得的看着面色酱紫,却说不出话的山县昌景。 ………………………… 在曰本这个神奇的国度,主君就是主子,他就是亲爹! 主君就是天就是地,主君之下皆为蝼蚁,特别是领地内受到大名庇护的,众多靠种植水稻为生,或海上叉鱼的各类泥腿子,更要对主君充满感恩畏惧之心。 尤其是主君领地内,渴望出人头地的浪人武士们,更要讲究忠贞不二。 所以,山县昌景被信玄掐得如猪头肉,也不敢骂一声,气顺之后还要趴在地上给武田信玄道歉: “在下的脖子太硬了,梗着家主手腕,罪该万死!” ……………………………… 反过来,在曰本地位最尴尬最低贱的人群,却不是平凡的泥腿子。也不可能是炮灰足轻,或武士老爷们。 恰恰在一个家族中,最倒霉的人群,正是这位主君的家人---- 主君登上家督权利宝座后,他就会变得残忍而六亲不认! 主君在接过权杖之前,他将是家族所有家臣,普代,杂役姑娘们最喜爱接近的人。 因为他最和善,最好说话,最能拉拢人心,更是大家伙心目中的偶像…… 一般来说对亲人的偶像观点,在这位继任的亲人,坐稳了家督之位后,就会逐渐变成恶魔…… 这位从主君升级到家督的大名,他将笑眯眯的给所有和自己有稍许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亲爹亲妈,亲爷爷奶奶,儿子姑娘,甚至自己的大小各类老婆小妾三妾,四大姑八大姨,安排更合适的“位置和岗位!” ………………………………………… 一般来说,家督兄弟一类男人,都会沦为周边大名的人质或者杂役,小姓,甚至马夫。 至于家督的父亲和爷爷则更直接,两个字:放逐! 用华夏语来解释曰本通俗习惯或更通透一点,它称为:孽待孤寡老人,娶媳妇忘妈,娶帅哥忘爸。 爷爷奶奶,若没压榨的价值,就被赶出家门去庙宇中自生自灭,爷爷当推地板的和尚,奶奶当守墓堆的青灯尼…… 对男人女人的价值衡量,自有曰本的一套标准,这是一个也很奇怪的战国风俗---- 残值的鉴定有一点区别!其中,男人最直观,这老头撒尿打湿鞋面,喷不出尺。 女人鉴定就是更年期,也不见得家督的母亲奶奶八大姑七大姨啥的,就完全没价值了。 其次年轻女子,什么妹妹、姐姐,表姐、表妹,甚至自己的大小老婆,包括下属家臣的老婆妹妹等等数不完的女子,若家督想睡你,则是你万分荣幸。 尤其对老年女子的残值估价,尤其猥琐,不忍直视! 首先会看你,是否停信不见红,若到更年期,则至少废了六成残值。 然后,会有一个家督特意指派,绝对矮子里拔高的雄伟男人,逐个帮断信女子,在裤裆深处逐一显摆自己的手指技巧…… 最终,没水的女子统统当尼姑守墓去发挥残值! 但凡有一点点水的女子,都会沦为家族中的常备军中的妈妈桑,是单身足轻或旗本的大众妈妈桑…… 这些有润泽的可怜老大妈还算幸运,因为曰本的男人们都不讲究,肤白貌美水蛇腰! 他们,也不喜看老太婆的年纪相貌,事实上白天没法看,深夜多拍点粉,可能凑合。 这么一来,曰本特有的雪花白面粉起到关键作用,一目了然罢了。 只不过后世曰本国民,打死也不认账…… 常备军的士兵其实也着实的可怜,他们从小就被强制盘坐压学会了压小腿不哭。长到十三四岁,又学会了见人哈腰、双腿下蹲弯曲,时间久就成罗圈腿了。 生命,是很奇妙的东西! 罗圈腿的习俗,被勇武顽强的曰本国民坚持了一千多年,他们创造了不可能的奇迹,震撼了宇宙! 他们,硬生生把曰本的盘腿弯腰习惯,变成曰本人种上独一无二的罗圈腿遗传基因 从习惯到基因,他们给造物主和上帝,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连上帝都以为,曰本国民有多喜欢这些憋屈动作,因为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掩盖不住的幸福和荣兴…… 但,习惯突变成基因,却违背生物基因中的遗传常理,而成为后世再也没破解的最大谜团! 而除了最大基因谜团外,还有一个不亚于这个谜团的奇迹---- 因为曰本的足轻和旗本一类的职业军人中,大部分都是罗圈腿儿,所以看着矮小且猥琐,这些可怜的娃娃们,都很自卑! 于是,创造了人类的扭曲不可能,而闻名的曰本士兵们,又发明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视觉自我催眠的简易程序。 这种简易化程序,其实就是男人们的生殖习惯…… 他们发明出啪啪催眠曲,掀起和服的裙摆,向上蒙住女人脑袋----然后的“干活”…… 这样一来,就能顺利进行自我催眠! 你可以造----造!你幻想到的任何----活性物体! 只要你敢想,就怕你想不到! 反正你也看不到,这些呜呜呜呜的女人,到底啥样? 嘿嘿和哈,喘气半天的家族旗本足轻们,终于舒坦了,再次斗志昂扬! 出门之前,足轻士兵们,还是要看看自己的战果! 榻榻米上的每一坨痛苦蜷缩的白肉,昏暗中都一个摸样,相同的两个瘪馍,更有相同的辛酸故事---- 瘪馍大小各异,色素有色差,但不妨碍士兵们的欣喜眼神。 他们手里抓一个白面膜,牙齿啃着馍,唇边还跐溜跐溜的舔着“妈妈汤”…… ………………………………………… 这章有点啰嗦,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