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1章:兵无常形、战术最强武将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31章:兵无常形、战术最强武将

时间往前推进半小时,武田信繁带着三十三名骑兵,追击违背狩猎忌的猎户李二狗和翠花,冲进驹场山谷后面的荒山没多大一会,身后又追来了一队骑兵。 一队五十人的武田骑兵队,又出现在驹场山谷! 他们并不是属于武田信繁的普代家臣武士! 他们是武田家族最精锐的本部重骑,隶属于家督武田信玄直属。 这队骑兵前后各二十五骑,中间护着一顶棺材一般的红色曰本方轿,沿路村民一看立刻跪地拜服,恭敬口称: “主公!” 这,真的是一个大人物! 武田信繁刚才率队,也从驹场路过,但这些村民并未跪拜,仅鞠躬行礼罢了。 两人之间的身份,明显相差了太多。 这端坐在轿子里面的人是谁? 答案呼之欲出,肯定是武田家的当代家督:武田信玄。 能证明此人身份的还有六名少年武士,他们散开紧紧护卫在轿子周围,他们穿华丽和服,梳小姓发簪。 ………………………… “主公!家老骑兵队的马印,到驹场就消失了,后面是驹场荒山,他们应该到那边去了……” 一个年轻小姓在四周观察一番,先和骑兵队中一个旗本大将禀报,然后匆匆弯腰靠近轿子恭敬禀报。 “马印消失了?那就去荒山,要快一些,吾有很重要的事情立刻见到信繁----咳咳咳!” 一个极有威严的男人声从轿内传出,随之伴着剧烈咳嗽! 此人就是武田信玄,好像有极严重的病患,因为咳嗽的声音太不寻常,太激烈。 …………………… 落后的这一队骑兵,在为首旗本武将的率领下,快速的追着武田信繁留下的痕迹赶来。 “停!” 奔驰中,武将突然勒马叫停,举起右手! 武将翻身下马,拔出腰间一把肋差,又叫做贴身短刀,警惕的观察着周围。 “这里,有腥味!是人血……” 时隔翠花射杀几名骑士没多大一会,武将久经沙场,闻到血腥气太正常了。 荒山野岭环绕的驹场地段,家督坚持要传见自己的亲弟弟武田信繁,但来到这里之后,让他有些不安。 “四面散开,寻找一下!” 武将谨慎的下令。 没过一会,这队骑兵就找到当时,被翠花一连串连环箭射死,横尸齐腰深茅草中的四名武田骑士的尸体。 “哗哗哗!” 武将快速走到发现尸体地方,眸中闪烁着怒火。 武田家控制的领地美浓地区,竟有猎户违背禁肉令不说,还以平民身份,敢公然射杀武士大人? 这里,正是翠花和信繁所属的三十三名骑本,发生第一次交手的战斗现场。 “正是信繁家老所属的家臣。” 一名头戴红盔的武田骑士,检查之后向武将禀报。 “八嘎!” 瞪视瞅着茅草中散落的,胡乱栽倒的四具尸体,武将发出一声愤怒的惊叹。 “每一箭都正射咽喉,每一个人的喉骨都被这种竹箭击碎了。” 一名从轿子边上赶来的小姓,蹲在地面检查之后,再次给了这名武将一个更加惊人的结果。 “纳尼?这种竹箭……” 领头武将眼珠不断翻白,一边警惕扫视四周,他觉得后背泛起一阵没来由的恐惧,脊背上的冷汗,唰一下淌了出来 “山县,出了什么事?我看见你的腿在发抖。” 轿子中,钻出一名梳月代头的垂暮老者。 老者身穿白色日式华丽长袍,面色苍白无血且步伐蹒跚,一看就知道身体极端虚弱。 他----就是曰本战国时代,尤其是安土桃山时代的最强武将,也可以说是最强势的家督,武田信玄! 武田信玄兵法娴熟,他最讲究兵无常形、水无常势的用兵理念。 而他,也是战国时代全曰本列岛,唯一的一个每天研读孙子兵法,且全部付诸于运用的武将。 ………………………… 骑兵队的首领,叫做山县昌景,在原本历史上此人是一个信守承诺的家臣,生于1530年,死于1575年。 山县昌景,是武田四名臣和武田二十四将其中很有名气的一位,他的亲哥叫饭富虎昌,未成年之前,他也叫做饭富源四郎。 山县的哥哥协助武田信玄的长子武田义信谋反,被山县昌景发觉禀报了信玄,最后自杀。 最后,山县昌景继承了山县家,成为信玄的重要辅佐。 同时,武田军威震列岛的红甲骑兵队,起源就是山县家的赤备骑兵。 赤备骑兵队,才是武田家族,有效控制甲斐地区的最强军事威慑。 甲斐地区,任何地方发生军事叛乱,山县所属赤备骑兵,都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快速机动奔袭事发地,用不可思议的突击速度,和凶悍顽强的战斗意志,击溃或者剿灭叛军。 武田家的骑兵大队,后来扩建基础,就是山县家的赤备骑兵队。 他们是武田军内具有最强战斗力的机动部队,一直担任武田讨伐织田,德川,上杉几个大名的上洛先锋。 就在不久前,名震曰本列岛的三方原合战爆发,武田军独自应战,当时和武田家实力几乎比肩的织田信长,德川家康的联军。 纵观全局,武田军在三方原兵力其实是德川的三倍还要多,既三万打德川七千加织田的三千援兵。 而实际上,武田家的上洛军,最终出动进攻德川织田联军的,只有山县昌景亲率的五千赤备骑兵。 就这五千赤备军,最终从正面击破德川织田联军的阵线,导致全线溃败----德川家康逃回淞滨城。 ……………………………… “纳尼?这种竹箭……” 山县昌景刚说完,就听见身后传来家督武田信玄虚弱的询问。 “主公!” “你们先退下!” 山县昌景恭敬的对着信玄行礼,然后将手对着四周一挥,对护卫的小姓和武田信玄的亲兵下令。 武田信玄眉头微皱,眸中却露出震惊之色! 接着,信玄默认山县的命令,四周的小姓和亲兵随即快速离开两人周边十米之外。 可能----还有一两个家养的忍者,潜伏保护各自主公,谁知道呢! 武田信玄,从没在山县昌景这位武将脸上,看到过恐惧的颜色,这位普代家臣,勇武不在其哥哥甲斐之虎之下,可以说没有山县昌景,就没有武田家的赤备骑兵队。 有什么事件,吓到了山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