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不男不女祝英台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2章 :不男不女祝英台

“刘十八,你过来。” 田明建目光闪烁着唤了一声。 刘十八一愣,还是闻言起身走下铺板,赤脚走到田明建身边站住。 田明建若有所思的看看刘十八,又遥遥看看木渔舟,笑容渐渐收敛道: “黑狱的这号子里,每个人都必须要做事,除非你是大土豪,有能力搞来外面的物资。可以将整个号子养起来,那么你就可以坐那个位置,二档大爷。” 田明建边说,边抬手指指那个一直在看报纸的老头。 接着,田明建狞笑道: “现在,你是我们号子里面的新犯子,所以俺们给你的任务,就是每天点到之后,站在铁栅栏边上伸手接饭。 恩!你和木渔舟两人一起做,你先看他怎么做,从中午开始,你就要单独开始,懂了?” 刘十八怔了一下,但还是顺从的点点头,在这他没有把握自保,只能暂时逆来顺受。 奇怪的是,听说自己能接饭盒,身后铺板上的那些双眼冒绿光的老家伙们,竟然露出十分羡慕的表情,仿佛饿了三年的恶狼一般。 站在门边,接几个铁饭盒而已,有什么好羡慕的?难道能多吃一碗? 不想还好,一想,刘十八真感觉,有些饿了…… “我靠,这小子有福,一来就能近距离看到美女!” “别瞎说,那是三爷的安排。” “哼!毛都没长齐全,看了又咋地?晚上睡觉还能喷到天花板上去?劳资赌一个大喇叭!” 刘十八纳闷的听着几个白发老货议论,心中没来由慌了一下。 正在这时,监室走廊的轱辘声,猛的停在监室门口。 “305,接饭。” 按照田明建示意,刘十八手忙脚乱的走到栅栏边蹲下,头一抬竟顶住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好软,好大? 并且还有一种,一种闷搔味,或者奶香味,刘十八暗道: “奇怪,搔味?” “小弟啊,大姐被你顶得受不了!” 正在刘十八迷糊的时候,一句让人听了骨头酥麻,娇滴滴的女声响起。 刘十八这时,才猛的醒悟,自己顶着的是什么破玩意,竟是一个女人的女乃袋子? 措手不及,刘十八吓得后退一步,低下头盯着脚指头,满面通红,有些不知所措。 难道有鬼?这帮老货刚才不是说三十年没见过女人么? “哈哈哈,哈哈哈!” 黑着脸,听着身后的犯子们哄堂大笑,刘十八更加恼羞成怒。 身边的田明建和那武世勋的大爷,脸上也带着一丝古怪的笑容。 唯有,那叫二爷的死老头不为所动,津津有味的翻报纸。 “快点接饭帅哥,姐姐手都酸了。” 令人遐想连连呼唤再次响起,呆愣的刘十八闻言,忙抬起头,将铁栅门递进来的一个饭盒接到手上。 然后,刘十八紧张的,装作不经意的,偷偷瞟了一眼这声比花娇的“美女”。 “额造尼玛……” 顿时,刘十八的双眼凝固,大脑短路,嘴中忍不住干呕了几声: “呕……呕!” 刘十八颤颤悠悠,嘴角抽筋走回铺板,仿佛木偶一般将饭盒放在铺板上,然后目光呆痴。 这地方,这黑狱,真的很锻炼人的神经…… 刘十八心中脆弱的美好世界瞬间崩塌,弱小心灵受到极大的打击。 门外娇嗲声音的主人,竟然是一个膀大腰圆的矮汉子? 我造尼玛? 汉子,竟然是个男人? 这汉子的腰围,比刘十八要粗三个不止,脑袋估计不比猪头小,大腿可以和刘十八的腰身比粗细。 特别让人惊叹的,是前面那一对巨大的坚挺,妥妥的两个大热水袋! 不光如此,这货还有两个堪比鸽蛋大小的凸起。 不能忍,实在忍不得了,要吐,要继续吐…… 这货,就是个人妖…… 你说这么胖的一个汉子穿什么不好? 这么冷的天,竟然还穿着紧身t恤,真的要了老命。 健美运动员,刘十八是见过的,起码有八块腹肌! 但,眼前的这位长喉结的“美女”,腰身前后竟有十六块,不是腹肌,而是板油。 十六块肥硕的板油…… “呕……” 刘十八实在忍不住,再次干呕一声! 他再次用眼角瞟瞟站在门口,用含情脉脉犀利眼神,瞪着自己的妖媚汉纸,刘十八顿时觉得浑身不好了,心中怒道: 老天爷!你特么不长眼啊…… “田兄,这小兄弟蛮帅,爷们我喜欢,你让他亲俺一口咋样?俺给你多加两人份的饭。” 到这还没完了? 哪位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想干啥? 这靡靡的天籁之音,将刘十八惊得皮焦肉嫩,这尼玛还要不要人活? 但,刘十八发现,铺板上的几个人除了田明建,二爷老头和大爷武世勋没啥表情之外。 其余几人,竟一个个眼中放绿光,羡慕的盯着铁栅门外的这位“美女”,满嘴口水嘀嗒,露~出十几年没有吃过猪肉的馋样。 刘十八艰难转过头,带着一丝苦笑看着田明建,露出一丝哀求。 田明建见状一楞,转头笑道: “祝英台,新犯子昨晚刚进,还不懂规矩,今天就算了。” “哼!算了?老娘的要求,没哪个号子敢拒绝!除非你们今后的口粮不要了,那老娘就算了……” 这汉纸夸张的裂开大嘴隐隐一笑! 他不笑还好,一笑顿时露出一排黑色板牙,将刘十八再次惊得瞠目结舌。 这恶心到极点的家伙,竟然叫祝英台? 梁山伯会不会从坟墓里,气得爬出来? 听见祝英台的话,站在铺板上的大爷武世勋脸色难看,嘴角咬了一下,冷声道: “那老子就不要了,老头子这辈子最不受威胁,否则也不会在这里关了大半辈子!” 祝英台闻言面色一变,眼珠转了一下,随手扔下两包劣质香烟,口中吹着小曲,推着小车往304监室走去,边走笑道: “老子也给你一个面子,敬你是条汉子!” 田明建沉痛的拍拍刘十八的肩膀,含笑道: “刘十八,长了见识吧,去吃早饭。” 刘十八咬牙切齿,站在铁门边挪不动脚,嘴中咕哝道: “我吃不进饭,我……呕!我想吐……” 田明建的表情有些沉痛,眯着眼睛笑道: “别介,慢慢的你就适应了,想吐就去将军楼,吐啊吐的你就习惯了。 俺现在决定,今后你小子啥都不用做,俺们监室养着你,你每天的任务就是接饭,恩!加上接待祝英台……姐姐,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