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帝王和校尉、谁主坐堂扛把子?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114章:帝王和校尉、谁主坐堂扛把子?

“卖膏的,也算我一个!” 人堆中,躺下挺尸的索兰塔又爬起来咋呼道: “算老汉一个!” 老司机冷冰冰的,眼神却透着慈祥。 “上帝!作为绅士我也可以算数吧?算我一份。” 仍旧风度翩翩的斯特拉,咽气之前也不忘记多嘴的样子也要优雅,要绅士…… “俺----俺就算半份!” 半边人老大教授,阴森笑容中说出的一句半份,令人毛骨悚然。 “嘻嘻,你那一半加上俺这一半,凑个齐活,咱算整数吧?算我一个……” 半边人的另外一个怪胎健将,也随声附和。 “我……” 蒙天放,好像也要说什么,话刚出口就被刘十八挥手制止。 “我知道,天放你不用说了!” 刘十八艰难吞下口唾沫,眼睑闭得死死的。 然后,刘十八睁开眼看向秦大,严肃道: “值此生死之际,念众位好友,下属,红颜随我赴死之情义……” 说道这,刘十八又哽咽了一下,仿佛有千言万语却没法一一说来,最后他面部扭曲挣扎,瞳孔放大猛瞪着秦大低吼道: “如你所愿!” “多谢!” 秦大吐了口气,偷偷看了看亲生女儿别离。 …………………… 惊喜,来得如此突然,却又来得如此的不是时候! 难道死亡----注定要和幸福并存么? “啊!” 一向面容冷酷的别离,罕见的失态捂住小嘴,瞪大眼珠看着沉默下来的秦大。 “谢谢……爹!” 别离,艰难看着脚尖优柔半晌才憋出一句,令秦大眸中滴血,五官喷粪的感谢词,加起来就三个字! 然后别离怯生生,鼓着眼珠儿瞅着刘十八,仍旧带着满脸不信的表情,极快问道: “真哒?” “比我身后,刚才出现的那黑袍老叫花子,更真!” 刘十八凝视着眉眼中透出欢喜儿的别离,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其实,别离真的很可怜,刘十八想找个理由给她转正很久了,天地良心…… 可惜,这些属下都是榆木疙瘩,一个比一个蠢…… 所有人都不知,刘十八这会在心里推卸责任,心底在暗暗骂道: “这,不是我错----要怪就怪他们!我是被逼的……” 别离这时却扭头,面带古怪之色,看着默然不语的环夫轻声唤道: “环夫人!我转正了!从今儿起你就是老二了----现在和我站一起。” 环夫人讶然抬头,面带羞涩吞吞吐吐道: “这----行吗?” 别离肯定的点点头,看也不看鼓着眼珠的众人,肯定道: “肯定行!” 刘十八额上浮起三根黑线,其实他的内心也正崩溃,没法对人解释,只有暗骂别离---- “愚蠢!这是个母老虎,喂不饱的……” 环夫人轻巧跨出几步,就站到了别离身边,一左一右刚好和刘十八站成一个等边三角。 与此同时,带着满身威压,莫大威势,加上装逼形态,闪亮登场的第一强者鸿钧,却张大嘴呆痴的看着好似闹剧的一幕狗血剧! “你们都要被老夫一掌拍死了,生死关头竟然还在争执,谁做大,谁做小?岂有此理……” 鸿钧嘴角哆嗦,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自己的强硬立场和坚定! “不用废话,我已经预感到,你要说什么。” 转过身面对鸿钧的刘十八,这时候恰巧对着鸿钧,极有气势的将手一挥。 实际上,刚才和之前,刘十八一直应付外界一众逼迫自己的属下,而同时他还在同时应付,摸金令内狂喜咆哮的邓哀侯:轮回! …………………… “额……啥?” 鸿钧瞠目结舌,讶然道。 “闭嘴……特么真有……劳资天天想你都想疯了!” 刘十八眼眸无焦,不知看着鸿钧还是看着其他玩意。 “你特么,天天想着老夫干啥?” 良久,鸿钧才醒过神,眯眼看着刘十八疑惑问道。 鸿钧的笑容,好似也带着一股莫名的意味! ………………………… 刘十八令人意外的茫然四顾,眼珠一瞪讶然抬头看着鸿钧呆痴道: “你是谁?劳资不认识你,滚滚滚……死远点,身上臭死了!” 鸿钧闻言面色僵硬,背着的双手无意识的放下,抬起其中右手,遥指刘十八哭笑不得: “刘十八,不得不说老夫现在也开始佩服你了,临危不惧且不说,还能胡说八道装傻充愣,你敢说----不认识老夫?” 说完这一句,刘十八还不忘补充了一句: “难道你背着手装大爷,我就必须要认得你?笑话----你看看,我也会背着手,你认得我是谁不?” 边说,刘十八还当真背起手来,笑眯眯的转过身体,面对着瞠目结舌的李二狗,秦大,别离,环夫人一行…… 刘十八身后狭窄石壁处,此时还有其他人! 他身后就是一直严正以待布下军阵的蒙天放,和他的四十六名大秦死士! 没错,这些死士确实只听从蒙天放的号令,连曾经的帝王秦大的账也不买。 这充分说明了一件事,蒙天放此人为将,有独到之处! 见刘十八转身,蒙天放没有丝毫放松,反而牙关轻咬,下令道: “全军戒备……” “轰!” 四十六名死士闻言,沉默的同时向中间靠近一步,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更近,缝隙更小,能施展武器的空间几乎压缩到极致。 又和上一次在幽冥塔一般,他们这会的形态,又是一人仅有一刀的前奏! ……………………………… 转过身来的刘十八,面容却异常的严肃,飞快的看向随自己一路到此的每一个人! 他的眼神深沉而充满决然,首先凝视的是李二狗和翠花…… 李二狗和翠花原本还有些淡然,但是和刘十八对视一眼之后,却渐渐沉重,两人对视一眼沉默了数个呼吸,接着夫妻二人携手抱拳,恭敬道: “见过少主!有何吩咐唯死而已。” “嗯!” 刘十八嘴角轻应一声,眼神瞟到站在李二狗夫妇身边,身材魁梧,面色漆黑的秦大。 秦大和刘十八,静静对视着---- 两人的眼神这一刻激烈的,无声的进行着交锋! …………………………………… 这几天,一直都被新(浪)的粉丝夺宝中一些琐事纠缠,希望大家原谅! 刘十八,必定尽最大力量弥补大家的遗憾!比如今晚,就一直熬夜更新……几乎不眠不休! …………………… 同时,刘十八恳求大家,能打开新(浪)网页电脑pc端,关注刘十八短id:518818815。且转发刘十八置顶的几条头条微博。 同时关注刘十八wx 号: i3i4s20,企鹅媒体平台号:刘十八。qq公众平台:摸金校尉刘十八 同时也公布几个两千人群:2o4389243----33479542----532035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