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1章:末路、李二狗、翠花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091章:末路、李二狗、翠花

秦大也会意的笑笑: “俺也知道,头儿拉扯他过来,仅仅是想弄醒他。” “你们?” 蒙天放看着秦大和刘十八,不解道: “你们难道早就知道,斯特拉并没手环什么的?还什么喜欢男人? 呸……演得和真的一样?难道我是乡下人,好欺负……” 秦大和刘十八自顾自的低声交谈,直接无视了蒙天放的屁话,将他晾在一边不理,挤眉弄眼的焦灼了半晌。 “咯咯咯!” 环夫人一直默默听了半晌,捂着嘴对蒙天放娇笑道: “你就是乡下人。” 蒙天放对着环夫人眼珠一瞪,转念一想又泄了气,暗暗道:算劳资倒霉! ……………… 刘十八看了蒙天放一眼,对他冷笑道: “你忘了禅石之海一战,冥王斯特拉根本就没出现在暴风战舰上,哪来的春风一度,荒谬!” 秦大眸中闪出奇异神色,扭头看了身后方向一眼,轻声道: “俺能肯定肚里这臭不可闻的黑糊糊,比粑粑还要丑一百倍,定能臭醒斯特拉这小子。” “呜呜!” 几人正说着,就听见斯特拉在地上剧烈的挣扎,闭着眼嘴巴却张开狂吸狂吐着,喘气道: “憋死了,这是嘛玩意?臭死了……” “这是沥青……” 秦大咕哝着胡说八道了一句,算是糊弄了斯特拉一回。 ……………………………… 而此时,刘十八却突兀的浑身颤抖,面带惊悚朝身后未知的黑暗,默默的凝视过去…… 就在这一刻,刘十八体内凝聚数年没有寸进十修命师,功德师,运师,几项诡异的预警特性突然爆发。 这些特性,环绕着刘十八苍老虚弱的躯体凝而不散,逐渐扩散出刘十八的体表,渗出一丝淡淡紫色薄雾。 凝视良久,刘十八才回过头,看向仍旧鼾声大作,没醒来的几个人…… 刘十八尤其关注的,是那令自己迷失的人影,他不敢相信,却不得不做最坏打算! “呼呼……” “嗷呜!” 幽暗的五十一区,最深的地窟中,平地刮起一阵不知从何而来的妖风! 紧接着,跟随而来的是一声厉鬼般的嚎叫! 浓重的恐惧,瞬间包围在场能喘气,能眨眼的正常人! “丝丝……” 这一霎那,有一股绝强的阴冷威压,突然降临在地窟空间。 所有人,都牙齿紧咬倒吸口凉气! 黑暗中一片阴风秫然,刘十八强装着表面镇定,面带不屈之色。 咬着牙,他强忍着因中毒之后体弱衰老而造成的身体不适,简单的说,刘十八在偷偷的打摆子! 自从在幽冥塔中毒,刘十八就感受到自身武道力量和体能的快速衰退。 唯一没变化还略有精进的,反倒是在危急关头常常发作的几门特性。 刘十八暗暗压制着,平抚着内心的焦灼,稳稳吸气吐气,面色如常,脊背不动如山。 他用极大毅力,将脊背发凉遗留的颤抖,死死控制在体表那件半干不湿,破烂不堪的外套内。 ………………………… 这一刻,惊悚的人绝对不止刘十八! 秦大,蒙天放,环夫人,加上刚醒来的斯特拉,都面色煞白。 这不是说刘十八一行没胆子,害怕了,这其实,是动物对未知物种的一种天生恐惧。 呼啸声中,夹带着一声极清晰的嚎叫声…… 而实际上,刘十八一行中,不是没有面不改色的人,比如外围一圈,有钢钉般矗立的四十六名大秦死士。 他们每一个都脊梁笔挺,眸中清澈,刀削般刚毅的脸庞上,只刻画着两个字: “无惧!” 四十六个大秦死士们,清楚知道自己是什么玩意! 他们早该死去,是上古大秦的活死人,而今却被下病毒源体中的剧毒而生死两难! 大秦死士,他们为一个两千多年前,亲口怒吼出口的誓言,而坚持战斗到了现在! 没错!他们是不死士兵,他们是远古旱尸,按照体质和实力,在服用基因强化剂之后,实际上他们拥有强悍的将臣之躯。 而士兵们严守共尊的,回响几千年的誓言,则更加简单,便是蒙家军的口号: “忠肝义胆,勇武传魂!” 他们是战争机器,他们是行尸走肉,唯一所学的技能就是----杀人! ……………………………… “蒙天放,秦大!全军警戒……” 刘十八语气镇定,给在场的众人极大的稳定。 “要是奴家猜测不错,鸿钧在五十一区的深渊石梯塌陷之时,被万钧碎石重创了,但现在,他又追来了。” 环夫人双眸亮晶晶的,盯着黑暗,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没有时间了……哼!” 刘十八冷笑一声边咬牙,边狞笑一把将斯特拉扯到身边, 斯特拉明显迷糊着,未从秦大黑呼呼的腥臭呕吐物中回过神来。 “不知,你是我那年那月的儿子?但现在你是不是我儿子都没关系…… 我只知道,要是不给劳资说清楚,这最后的石殿里面,到底有什么古怪,那么等会之后,咱们父子就得一块去卖膏了----” 刘十八目光炯炯的瞪着斯特拉。 “什么?什么意思我不懂……” 斯特拉目光闪烁着。 刘十八邪邪一笑,凑近斯特拉耳边,用几乎只有两人听见的声音,悄然嘀咕道: “这里,其实就是五十一区最深处的尽头了,是吧? 那么乖儿子你得告诉我,时光穿梭机在哪里?” 斯特拉摇摇脑袋,自言自语的疑惑道: “别急!刚才我难道是睡着了?奇怪……” “没错!你睡着了,秦大将你弄醒了----你,快点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快!” 刘十八不耐烦了,最后一个快字恨不得咬着斯特拉的耳朵吼到他的心里去。 斯特拉点头看着刘十八,也露出一个更邪异的笑容,仰头看了看高空,才咧嘴笑道: “那个时空穿梭的机器,不就在你眼前么。” 刘十八闻言,脸上却没一丝欣喜,反而浮起狞笑道: “嗯!我早就猜到是这九枚圆球,九星连珠,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