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别致乾坤、梦里喷鼻血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081章:别致乾坤、梦里喷鼻血

秦大和蒙天放对视一眼,扭头看去,接着目瞪口呆,同时不可思议的张大嘴---- 打鼾的人特么竟然是刘十八…… 他脸上带着满足恬静的笑意,睡意正浓! 刘十八的嘴角,还滴答着浓浓的涎水拉成一线,从摔得青紫的苍老面颊,缓缓呈慢动作拉丝状态,滑到黑臭的地面上凝聚成一滩水。 “他----在做梦?” 蒙天放眯着眼嘀咕一句。 “嗯!” 秦大好奇的附和着,微微点头补充道: “真诡异!头儿好像做的,是很满足的梦……” “嗯……” 睡梦中,刘十八扭扭身子闷哼一声,眼角渗出两滴泪水,呢喃道: “娘……” 秦大和蒙天放对视一眼,同时面带诡异,蒙天放毫不犹豫,低沉的对四周吼道: “众将,将所有做梦的人集中到中间堆好,拼死也不要打断首头儿,做----做梦!” “是!” 四十六死士,同时闷喝回应! 一时间,地窟中呈现出一副古怪的场景---- 地窟的中间空地,东倒西歪的挺尸一群,四周还围了一圈拔剑弩张的赤膊士兵。 地窟的半空中,九枚土黄的巨大圆球物体,则呼啸着飞快的盘旋…… 巨大的球体,掠过酣睡的人群的刹那,这些人面上都会带起一丝隐隐的笑意,或者痛苦之色! 秦大,则默默的凝视着半空,呐呐道: “八龙抬棺,九星连珠!这是有盖世英豪出世的征兆,就和朕当初一样啊……” ………………………… 刘十八在漆黑中,脑袋一震之后,就突然没了意识…… 恍惚中,刘十八看到满目星空的深夜,有一个身着古装的美貌女人,焦急的敲一户石屋的漏风木门。 这肯定是一个穷得掉渣的居所,房子构造简单,全是青石堆砌而成,坚固倒是坚固…… 奇怪,好像是刘家屯啊,这特么不是刘家屯,自己家么? 刘十八的脑海中,既迷糊,又清醒,梦境和现实交替着出现…… 一会儿,门从内里打开,出来一个苍老的干瘦老头,静静的看着敲门的女子,淡淡道: “你来了……” 两人仿佛认识,女人应了一声,默不作声的走进了石屋。 “你知我是谁?” 进屋之后,女人柔柔的问道。 老头阴阴的一笑答道: “你是一个女人!来找我借种的……” 女子面泛苦涩,又瞬间变得坨红,无奈点头说道: “荒山野岭!我也找不到第二个男人,那么按照提示来看,这人肯定就是你。 奇怪的是,你又老又丑,根本不合本宫胃口……” 老头古怪道: “你爱睡不睡,没人逼你,我还觉得亏大了呢。” 老头看起来真熟悉,但绝对不是爷爷,刘十八脑袋迷糊了。 这人是谁? …………………… ………………………… 迷迷糊糊中,刘十八视线突变到石屋之外,瞬间跨越数十里,来到了刘家屯山道下不远的紫云镇…… 一间普通,类似四合院的宅子客厅内,端坐着一个气度不凡的男人。 男人正在看书,这时候门一响,又走进来一个男人。 见男人进来,气度不凡的男子,轻轻放下手中的书,缓缓站起来笑道: “汤臣来了。” “秦大,那不知来历的女人,竟然进了屋……竟然说----说什么借种! 老头子脑子不好使,真碰见了莫名其妙的事。” 老司机汤臣,焦急的比划着。 “坐下说吧,你和咱们来到这,本身就是无稽之谈,你自己不也不信。” 秦大淡淡的一笑,招呼汤臣坐下。 ………………………… 漆黑中,刘十八面露痛苦之色,他的脑神经混乱了---- 从秦大口中,他听出一丝不可置信的弦外之音---- 准备借种的老头,竟然特么是自己,刘十八? 这是什么年头,地球不是毁灭了么?自己竟然那么老了? 这是来到未来了么? 迷糊中,刘十八又开始魂游天外…… 他眼珠一转,竟清晰的看到两个白条条,在石屋大床上翻滚着,纠缠着,喘息着…… ………………………… 漆黑的寂静石窟中,蒙天放突然对酣睡的某人一指,对秦大道: “奇怪!头儿睡觉都很别致,睡得喷鼻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