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诡异壮行酒、炸一炸你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040章:诡异壮行酒、炸一炸你

“来一杯壮行酒?” 刘十八一声突袭般的吼叫,将对峙着磨牙消耗脑细胞的通天教主和鸿钧道士吓了一跳。 “臭小子,你----你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还要敬我一杯酒,嫌我死得不够爽利?” 通天面色狰狞,压抑的怒火毫无征兆的爆发,一痛怒骂劈天盖地朝刘十八喷过去。 “桀桀桀桀桀!嗦嘎……这就对了,你死不要紧,因为你不值钱。 但,只要刘十八肯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夫保证不损害你和你下属的生命利益。” 鸿钧看热闹不嫌事多,添油加醋的还补了一脚。 刘十八面色一阵红一阵黑,两边的阴损他都得受着,没处解释这股憋屈。 “汤臣,刚才断气了!按照你说的,五十四道光圈差一道,就没法打开通往地底的隧道,那我捉急也白搭。” 眯着眼思索了数秒,站在残破观相大殿中的刘十八仰头看着漂浮虚空的通天教主,做出如下的解释。 “混账?老道刚才明明感应到汤臣那家伙还有一口气,你们若是速度够快,完全能在他完全僵硬之前强行打开通道……” 通天怒急,咬牙切齿的骂道。 他真的捉急了,自己在搏命,刘十八在干啥?就在那站着哔哔比,现在好…… 汤臣死了,应该没人给你们填坑了吧? 这下好,大家伙一块嗝屁吧! “小子!老道仁慈,交出那面摸金铁牌,有价值的零碎,加上怒歌留下的,那一面铸刻在通天塔内的拓印地图,就行了!” 鸿钧得意洋洋的看着通天,忍不住讽刺一通,自后赞许的看着刘十八笑笑。 最后,鸿钧将面容稍稍绷紧,将脑袋再垂一低点,疑惑的看着刘十八手里一个不知道从哪扒拉来的破碗。 那只碗惨不忍睹,或者说当前所有的人,每个人都能捏爆这只刚用臭泥捏成的碗筷筷,里有一小滩油渍…… 鸿钧浑气势慢慢拔高,抿嘴一笑道: “识实务者为俊杰,小子不错!你这是给通天的壮行酒么?” 刘十八面无表情,内心却推演着即将发生的激战,斟酌着看向通天,露出极为诚恳的表情道: “通天前辈,咱们好歹也处了很久!不管谁断气,大家伙终归是伤感的。 刚才我一看,汤臣油尽灯枯还是嗝屁了,那五十四紫芒,还是没激活。 这时,咱们都知道今天在劫难逃,期间俺手贱扒拉了一下,发现怀里还有一小杯自酿葡萄酒,这不捏了一个泥碗,敬你最后一杯。” 说完,刘十八的表情还特别犹豫,恭敬的将混杂着泥灰的酒碗,递给一脸呆痴萌的通天教主! “前辈有大气度,您还是先走一步吧!咱们随后就到。” 刘十八心中不忿,又叹着气,哼出一声诡异的调调。 “嗯----哼!” 没等人诧异,刘十八直接又看向鸿钧笑道: “此地一战不管谁生谁死,落幕之后我们咋办呢?” 鸿钧淡淡道: “然后你带着你的人,自由了!” 通天拿着碗,眼珠瞪老大,这是啥玩意?没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