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5章:罗生门式样的巧合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025章:罗生门式样的巧合

刘十八一行人,讶然朝来时的景观沟山巅看去,碰巧看到那不知道有多粗的紫色闪电,迎着小山势如破足的轰了过去…… “那景观沟地界,很多东西都是老道自己给自己折腾的转运之物,都毁了。” 景观沟又焦急,又惋惜的叹息一声。 “快点进庙景观吧,如今真二八经的时不我待了!” 景观沟的话,这次真的充满了凝重。 极为少见,景观沟催促完毕之后,还一只手搂着自己两个傻儿子,暗暗的交代着什么…… “要是鸿钧真有实力,强势靠自身撕裂空间乱流踏足这个世界,老娘死就死了吧。 反正在八龙抬棺局最后关头,老娘原本就是死人,所以逃到哪都白搭,鸿钧肯定有更加不可思议的实力。” 刘芊芊也唉声叹气,刚才那股女流芒的气势荡然无存。 “我们进庙。” 刘十八毫不犹豫的将手一招,率先朝邪门庙宇奔去。 他的身后,紧紧的跟随者秦大,别离,加上牛犊般龇牙咧嘴的老黑,其余的环夫人李二狗夫妇,蒙天放四十七个人,跟本不需要催促。 逃命的关头,老黑爽快的扔下老司机,管你跳脚骂娘,它也不管。 老司机满脸不爽,却也无奈的放开脚跑着跟上队伍。 “快些。” 景观沟一直催促所有人跑快点,显得异常焦急。 进到庙宇之内,刘十八四处观望,眼眸落在那座观相楼上…… 景观沟看着刘十八的眼神,得意洋洋道: “观相观面,众生百态全在里面!庙堂内的一百零八个罗汉众生众相。 你按照自己的年龄,随便选一个罗汉,不管左数右数,绝对和你自己的面相长得差不离……” 刘十八一愣道: “这么神奇?” 景观沟得意洋洋,解释道 “一百零八尊罗汉千姿百态,个个都塑得传神动人。 有年涨大水,所有罗汉都淹在水里,但是水退后再看罗汉,却仍然一个个都是完好无损。 人常说“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而观相殿的罗汉却是个例外。 这里的罗汉制作工艺特别,称为脱胎漆塑工艺,寺庙建成的那年要塑罗汉。 老道从汉水周边的县里请来两个泥匠师傅,这二人是父子,也是师徒,他们揽下这活。 一百零八罗汉谱,是从印度传来的,据说世界上只有两套,一套在印度,一在老师傅那。 老师傅跋山涉水到景观镇,一笔一笔把罗汉谱描画好,最后才动手塑像。 塑像容易传神艰难,老师傅不愿意照葫芦画瓢,他想塑出罗汉的众生百态传世,这可太过艰难。 好在老道经营景观镇多年,周围全是淳朴的农村粗人,他们种地、休息、过路,或躺或睡在树荫下纳凉,嬉笑打闹,老师傅一个一个看在眼,记在心。 老师傅最后巧妙地将众生脸图形态,全部化成了一百零八罗汉的各种神态。 但,塑泥的胚胎雕塑易变形也易损坏,怎能千秋百代? 老师傅试了很多办法都失败了,老道对雕塑一窍不通,更加没辙。 一次,老师傅看到一件瓷器灵机一动,他打听了制作方法,便按照那种做法把塑好的泥胎,再次补充了一层又一层古怪的物质。 晾干后,注水融泥泥水流尽,一百零八罗汉殿就算有了神韵和灵气。 这一百零八泥和尚,用水浇也不湿,火烧不坏非常结实。 特别是其中蕴含的表情形态,它们映下了众生百态,每个人的喜怒哀乐都写在了脸上。 老道当初品鉴之后,对那一对父子惊为天人,一百零八菩萨相神态各异栩栩如生,简直是艺术珍品。 老师傅为塑一百零八罗汉呕尽全身精血伤了元气,没等雕塑成型完工便病死了。 好在还留下了一个儿子,他子继父业接着塑完了这一百零八名罗汉。 儿子的手艺却和他父亲截然不同,甚至更加高明。 他塑到最后一百零七个罗汉的时候心里一动,他把死去的爸爸,塑成一百零八个罗汉中的其中一个隐藏罗汉。 只要三月三龙抬头那天,景观镇庙景观的观相殿内,数一百零八尊罗汉面相给自己算命,已经成为这汉水之滨的恶俗。” 景观沟得意洋洋的快速解释完毕,他似在缅怀又似在炫耀…… 刘十八眯着眼,抬起手往下一压道: “蒙天放,带着你的人进去试试罗汉。” “每个人都要试试?他们没有什么活血之类……” 蒙天放咧嘴,无脑应道。 “轰轰轰!” 刘十八一行人脚步虎虎生风,健步如飞的跨进观相殿内,站在一座庄严,肃穆,宁静中暗藏无限杀机的大殿之内。 “观相店内选罗汉看自身的面相气运,你们有什么讲究?” 刘十八面带轻松,拿出一根路小林亲手卷的暗藏喇叭,美滋滋吸了一口。 景观沟怒视着蒙天放,他带着四十六个士兵到处乱窜,完全和野兽般。 听了刘十八的疑惑,他才平缓气息淡淡说道: “不管你这男人是什么来路,都要乖乖的去大门左边,开始数雕塑人数。 观相殿中走路也要轻一点,要按照男左女右的格式,来选择属于你“运。” 刘十八心头一凉,接着吐气对蒙天放道: “所有人都要仔细筛选,这可能就是属于你们的最好待遇。” 蒙天放点点头---- 说完,刘十八自己就地一座,懒洋洋的自言自语: “我就不去了,瞎折腾还不知道灵不灵咧。” 景观沟瞪眼道: “你对自个没信心所以,其他人没法逼迫你。选择淡然才是最关键的,鸿钧随时会杀来,你甚至会叫十个人一起爆炸算了,这才是动力。?” 走在最后的老司机玄雨,他没吭气不说,反而还低着头背着手,把刘十八心里的预算打乱了。 没了老黑,他就是个普通老头儿。 老司机却还是没反应,眼神执着的盯着景观沟…… 景观沟,这会儿也感应到老司机的犀利目光,一眼看去,景观沟不禁目瞪口呆---- 老司机,竟然会是那位老师傅身故之后,他的儿子小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