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黑龙盘山巅、七曰必死咒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023章:黑龙盘山巅、七曰必死咒

“风云色变,惊天动地,天----果然变了。” 景观沟面色惨白,遥看远处刘十八一行人落脚的山头,咕哝出这句令所有人变色的话。 照说,刘十八更应该对刘芊芊的遭遇和说的话更有兴趣,而实际上他却仅仅听了一半,最后还是站起身随着景观沟的眼神遥遥看去…… 远处来时的山头,刘十八记忆没错的话,正是这个景观沟的名儿。 此时,海拔不过百米的景观沟小山上空,却盘旋着一团漆黑的黑云。 黑色的云层压得很低,隐隐看见丝丝闪电,宛若游龙般劈在山巅。 “景观沟,你是什么判断?” 刘十八忍着内心对鸿钧的恐惧,侧头看着景观沟。 景观沟摇摇头,手中的鹅毛扇子死命忽闪几下,扭头看着自己两个宝贝儿子问道: “发现他们的时候,有没有这样的天生异象?” 左边的半边人毫不犹豫道: “风和日丽,一轮骄阳。” 右边的半边人却皱着眉,过了几个呼吸才慎重道: “山腰的那个和爹爹同名的小山谷,阴气很重。” 听了自家两个儿子解释,景观沟这才看着刘十八叹气道: “闰年闰月闰日,阴煞绝顶,是大凶之时。” 刘十八不知怎么应对,更不知道黑云代表了什么,只得沉默不语。 身后的翠花,这会挤上前来补充道: “阴煞汇聚之地,接鬼婴。” 刘十八听见翠花的补充,顿时一个头两个大,摸金令中还有一个大大的麻烦。 疑似鸿钧老婆赢勾的尸身,为什么还会产下一个孩子? 赢勾的死尸最后还是孤寂了,但在消失生命特征之前居然叫了一声自己的名字刘十八? 这是什么道理? 紧接着,刘十八面色大变,转头向趴在地上的刘芊芊吼道: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鸿钧要追来了?这不可能。” 披头散发,满脸污秽的刘芊芊还是用那种极端焦急的神情,扯着刘十八的休息慌张道: “我没胡说八道,你知道,在忽必烈的墓中我已经对你服软了,否则最后我也不会拼命。 而当前,实际上我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醒来的时候就到了那座山附近,本质上仅仅比你们早来七天。” 刘十八闻言一惊,嘴里咕哝道: “七天?” 秦大站在一边冷笑道: “刘当家的,我没和你分开都快两年了,你知道嘛?” 刘芊芊听了秦大的话,面容一呆道: “两年?我死去之后又喘气了,又和你们分开两年?又在此地重逢?搞什么鬼……” 说道这里,刘芊芊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补充道: “我醒来的地方就是那座叫做景观沟的小山,而我就这么躺着,身上满是灰尘,好像躺了几个月一样。” 刘十八闻言皱眉,抬起手揉着太阳穴几秒之后才道: “时空甚至时间,按照我理解,应该是一种用不可思议的高速朝一个方向前进的粒子乱流。 而我们的身体穿梭这些乱流,自身分解为某种粒子,向前捋顺一段时空路程,就是时空穿梭的基本要素。 最后,在这个通道中,我们的身体分解的粒子最终被告诉粒子辨别为多余的,于是被排解出来,成就了我们的时间穿越。” 刘芊芊怔怔的听着刘十八无边际的胡扯,几次响插嘴,表情捉急。 “你想说啥?” 刘十八古怪道。 刘芊芊眸中露出恐惧道: “我睁眼,就看到身边竖着一块墓碑,上面的那些字,把我吓坏了……” “哦?” 刘十八眯了眯眼问道: “快说,什么字?” “墓碑上,写着墓主人即是我刘芊芊,若有故人远方来,或山间盘黑龙驾雾,则我七日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