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刘家屯邪门景观镇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020章:刘家屯邪门景观镇

庙景观,据说是汉水之滨的唯一佛门庙宇,位于汉水三镇之一的景观镇,号称汉水第一的邪门地界。 要说它有多邪门,细说也说不出来个究竟,唯一邪门的,可能就是其中的一个大殿! 那大殿的名字叫做:观相! 站在远远的地方遥遥一看,只见庙景观就坐落在一片闹腾腾集镇中。 周围熙熙攘攘的人流,为这座雄伟邪门的寺庙增添许多的光彩。 庙景观的围墙尽头的前端,还耸立着一座红色的木楼,上书:观心楼。 木楼的后面就是金碧辉煌的庙景观主殿,明黄的庙墙,巍峨的门楼显得相映且庄严肃穆。 据说,在邪门的主殿观相殿之内,首先映入香客眼帘的是一百零八形态各异,面貌邪门的佛像。 这些佛像有的袒胸露臂,有的双膝盘坐,有的双手合一面带邪笑,有了庄重肃穆,有了嬉皮笑脸惟妙惟肖…… …………………… 而在今天,喧闹而宁静的景观镇上,邪门的庙景观之前,却走来了一行衣着奇怪的人。 要说有多奇怪呢,也说不上有多另类,打头的几个衣着破烂,仿佛叫花子。 而在后面的那四五十个彪形大汉,就有点吓人了,这些汉子每一个都精壮得紧,一个个袒胸露背面露狰狞。 要命的是,这些汉子们,还一个个腰跨大刀片子,牵着一匹匹同样面露凶光的大洋马。 有好事的孩童,嬉笑着从队伍前面跑过,仅仅回头看了一眼,便被吓哭了…… 不过,也有眉眼儿泛着春儿的大姑娘小婶子的,却未有丝毫惧色,相反还兴致勃勃的凑拢去观赏鉴别,不时有嬉笑声传出。 有胆儿大的姐儿还伸出手来,在那些精壮汉子的胳膊,甚至腰间摸一把占个小便宜。 可惜的是,这些动作如一,双眸范冷的标准型男,仍旧目不斜视,仿佛那些小手骚扰的不是他们,而是一块木头。 更多的,则是满街的人流面露惊惧,纷纷避让,不时的听见有镇上的汉子怒骂: “看个锤子,再看俺晚上回去造死你……” “你来呀,软脚虾……” “我打死你……” 这些怒骂吆喝,反倒引来驻足的路人一片哄笑,其乐融融。 也有好事胆小的,一路飞奔着跑去镇上的安全所,找值班的安全员汇报: “街上来了一对凶神恶煞的家伙,每个都扛着大刀片子。” “嗯?镇上来了城管?” 值班的几个安全员立马警觉起来,起身从保险柜内别上一支手枪。 “不!不是城管,看着比城管要老实一点!” 汇报的几个百姓,上气不接下气,眼巴巴的指望着报案的奖励,好歹也能买十斤小米不是? “比城管还老实?那是啥子人,难道----拆迁的?” 值班的安全队长犹豫了一下,拆迁的都是财路,上面也有招呼,只要不死人就睁只眼闭只眼。 “都!都不是,他们个个都赤膊着,还牵着大头马,好像----” “啥?” 安全员眼一瞪,有些不耐烦了,说了半天还没说清楚,换谁也恼了。 “好像土匪……” 实在没法形容的百姓,眼一闭想到智取威虎山,瞬间脑门通透,憋出土匪两个字。 “土匪?那还了得,必须去看看!” 安全队长眼神冷冽,手一挥当头冲出安全所大门。 一路小跑到安全所大门,队长想着不对,又扭头补充问了一句道: “打头的啥模样?” “打头的----是庙景观……不!是景观镇那妖道!” 百姓面色泛苦,低声嘀咕道。 队长吞了一唾沫,脚步一顿来了一个向后转跑道: “收队!” 百姓苦着脸骂道: “吃软怕硬的东西……” 队长大怒道: “绑了,关他们几个三天。” ……………… 一路行来,刘十八一直板着脸,内心却充满温馨,眼前的这一幕和他内心深处的一块柔软,像极了。 刘家屯----景观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