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翠花,扇这孙子一耳巴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019章:翠花,扇这孙子一耳巴

“死人味?” 嘴里咀嚼着景观沟嘴里的这三个字,刘十八的表情却坦然了。 经历了这么多,见过了多少死人? 真死的,假死的,半死半活的,不死不活的,活一半死一半的,甚至还有死了之后又爬起来喘气的…… 见过了太多,刘十八真的没一丝惧怕之意。 “现在,你打算带我们去哪里?” 刘十八淡淡的问道。 “随我走,去景观沟。” 景观沟轻声应道,眼中带着笑意。 “嗯?这地方不就是……” 李二狗听了半晌,这会逮着破绽,出声问道。 “嘿嘿!” 景观沟得意的一笑,补充道: “这里当然也是,而实际上老道带你们去的,是十里之外的另一个景观沟。 那里是一小镇子,镇名景观沟,镇子中间有一座小庙就是我们的目标,今儿个是集市,刚巧热闹得紧。” “凭什么跟你走?” 刘十八咬咬嘴唇,回头看了看跟随自己的一帮人。 自己的决定,代表了自己这一边的所有人,马虎不得,前进和后退,既代表着生死…… “凭什么?” 景观沟眉头微微耸动,眸中冷光一闪。 这时,刘十八的眼前突然有一个亮闪闪的玩意晃动了几下。 它拿在景观沟的手中,刘十八有些激动,差点惊叫出声。 “咋?很熟悉是吧?” 景观沟摸了摸胡子,轻声一笑。 刘十八颤抖着伸手,从景观沟的手里拿过这件玩意,触碰到的瞬间脑中仿佛奔雷划过,这件东西,太熟悉了! 这件东西尾部系着一根红色的绳子,下面连着一块小巧精致的黑色令牌。 黑色金属打造的令牌,约小半个巴掌小,牌子呈长方形,正面边缘有一圈极为古老的花纹。 花纹的正中篆刻着一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这几个字刘十八熟悉…… 这件东西,如果刘十八脑子没烧了,他何止见过? 这件玩意的中间,是一枚大大的金色大字:校! 这个令牌?和自己体内的那一枚一模一样,一样的花纹,一样的材料,除了一点篆刻的金色大字不一样。 而,令刘十八最在意的,却是校尉的校字右下角,同样有三个金色小字:刘十八。 刘十八,这不是自己的名字么? 这个令牌,是摸金令! 刘十八嘴中轻轻咀嚼着自己的名字,双手微微颤抖摸索着令牌前前后后的棱角,接着胡乱伸手在自己身上破了几个洞的口袋中摸索,摸了半天却一无所获…… “给!” 一只手,适时的伸到刘十八面前,指尖上转动着一支泛黄的烟卷。 刘十八看也不看,烟瘾突然之间冲上脑门,一把抓起眼前手里的烟卷,顺势又凑合着那只手递过来的打火机,点燃狠狠吸了一口。 一时间,烟雾寥寥,腾云驾雾,美滋滋…… “叭叭……” 一个又一个圆形的烟圈吧唧着,从刘十八嘴里吐出来升高了一会然后消散…… 这烟味,特么的更熟悉----大喇叭! 一个人的身影,顺着熟悉的烟味浮现在刘十八的脑海里。 这个烟味连带着烟味的主人,给刘十八的印象实在太深刻! 这支烟卷,或者说卷出这支烟卷的主人,叫做路小林,或者说孔卓文。 路小林,是爷爷首次嗝屁之后,留下的锦囊中第一个要寻找的人。 而在禅石之海,他却义无反顾的去了…… 这时,刘十八才抬起头看着给他这支烟卷的人:景观沟。 这时的景观沟却沉默寡言,静静的看着刘十八,整个人给刘十八一种奇怪且神秘的感觉。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这支烟?” 刘十八闭着眼狠狠眯了一下,一颗泪珠挤了出来。 良久,景观沟才轻轻道: “快抽呗,送给你抽的你不珍惜,等到想抽的时候无处可寻了!” 不知道为什么,刘十八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却硬是哭不出来…… “路小林!” 刘十八苦笑着,呼唤着记忆中的那个共患难的名字。 “跟着他……” 刘十八扭身,看了看自己一行人,毅然挥手。 接着,刘十八回过头死死盯着景观沟,咬牙切齿道: “走……” 身后的李二狗,担忧的看着景观沟又看看刘十八,不安的问道: “十八,你小子----你没事吧?” 刘十八的思绪被李二狗打断了,再次回到现实。 李二狗从刘十八手上把摸金令牌拿过来,突然诡异的一笑。 翠花古怪的看着自己的丑男人,诧异道: “你笑啥子,怪渗人的?” 李二狗对翠花笑道: “翠花,俺似乎也想起了什么,所以俺也同意跟他走。” 翠花的脸色一下紧张起来,急切道: “你想起了啥子哟?” 李二狗皱着眉沉思道: “这牌子,是师公那个老不死的,俺看到过一次。” 翠花迷惑的接过李二狗手里的摸金令,翻来覆去的看了几眼,古怪道: “是咧!上面还有刘十八三个字,不过俺咋不记得师公有这牌子?” 李二狗的面孔瞬间变黑了,僵硬着应道: “不记得拉倒。” “你说不说……” 翠花左边眉毛往上一扬,正准备扬右边的眉毛…… “有一次师公偷看你擦腚,被俺爹发现追出去,他慌慌张张的档口,从裤裆里掉出来一块,好像就是这一枚……” 李二狗没等翠花两条眉毛都竖起来,直接竹筒倒豆子,一连贯的缘由喷出。 “啊?” “啪!” “滚开死鬼……你咋啥都说?” 翠花捂着脸,尖叫一声给了李二狗莫名其妙的一巴掌,捂着脸跑到队伍最后面去了。 刘十八和秦大,别离,索兰塔,蒙天放等人离得近,听得更清晰,见状不由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啊!哈哈哈,笑死俺了……” “哈哈哈哈……” 但,景观沟的那对双胞胎儿子,叫做半边人的两个却肆无忌惮的狂笑起来---- 这笑声,闻者落泪…… 刘十八咬牙切齿,瞪着目瞪口呆的景观沟怒道: “看个锤子?带路赶紧的……造!对了,那小庙叫啥,不会也叫景观沟吧? 你,把这里的所有堂口,都改名景观沟了是不是?” 景观沟诡异的一笑,裂开满是黄龅牙的嘴,歪着一笑道: “猜错了!那庙宇----叫做庙景观。” 刘十八闻言,脑子差点短路了,扭头寻找着翠花婶子的身影,狞笑道: “翠花婶,给我扇这孙子一耳巴……” ………………………………………… 后面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