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秦岭核桃沟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02章 :秦岭核桃沟

宁敏儿静静的看着刘十八做完琐事,幽幽道: “你不让我留在屯子里?” “不行,这里不安全,你得先回宁家住一段时间,我不是留了你的电话吗?我天天给你打电话好不好?” 刘十八微笑着看着宁敏儿。 “好!我等你回来找我!” 宁敏儿的回答很干脆。 “那今晚?” 刘十八嬉皮笑脸道。 “你想都别想!” 宁敏儿最后留给刘十八的念想,是长满青丝的一个后脑勺…… ……………… 刘十八和李二狗夫妇打着哆嗦,艰难的行走在秦岭山路上。 宁海东那够曰的,没说投弹仓里死冷死冷,三人出来的时候,几乎冷得。 “犹那丑小子,睡了我家闺女,还这样对俺?老子和你没完……” 李二狗的愤怒,将围绕在刘十八周身的寒意驱散了一些。 宁海东仿佛做了亏心事,那战斗机就和翘着屁~股的母鸡一般,扑棱扑棱就没了影子…… 果然,这家伙格外不地道,竟然把李二狗最美的一个闺女给睡了? 或者是被赶鸭子上架…… 刘十八坐在山路边的大石头上,掏出一支大中华美滋滋的吸了一口,又顺手递给李二狗一根。 “嘶嘶……这烟忒淡了,还是俺家旱烟好……” 李二狗咕哝了一声。 翠花婶则是老样子,警惕的拿着灵宝弓上弦,四处张望…… 这次出门事先就说好,谁都不带,就带李二狗夫妇! 李来富,曹雄,赵狗蛋,王二梆子,马柱子等铁卫,一律留在屯子里修筑防御工事,摆龙门阵,连老黑也被仍在祠堂里面蹲点。 宁敏儿则随着她哥宁海东回到京都,尽一下做儿女的孝道! ……………… 很不幸,刘十八他们三人迷路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小主,咱来这秦岭做啥?鸟不生蛋的地方,比刘家屯还穷。” 翠花呲着黄板牙问道。 “找人!” 刘十八吸了最后一口烟,弹飞了烟蒂,有气无力的答道。 “这咋找嘛?就没个地图啥的?” 李二狗瘪瘪嘴。 地图? 刘十八眼中一亮,掏出曹雄的手机,点开网络…… 他猫的,竟然没信号? “突突突突突……” 遥远的山路尽头,冒起一阵寥寥的黑烟。 李二狗呲牙一笑: “小主,天无绝人之路啊!你看,来了一辆小叫驴。” 小叫驴?80后手扶拖拉机? 80后手扶拖拉机依然传出“突突突”的熟悉声音…… 手扶拖拉机,一听到这名,在农村长大的人,都有一种亲切感。 记得在刘家屯,很久以前也有一辆这样的破烂。 远远开来的手扶拖拉机,没有悬挂车牌,整个车身锈迹斑斑,仿佛从上个世纪的画中走来。 手扶拖拉机,在华夏的八十年代,是山村的主要运输工具,进紫云镇,看戏,迎亲,一帮乡亲簇拥在拖拉机狭小的后斗里。 欢声笑语随着拖拉机的颠簸,跟着灰尘洒在山间的小道上…… 拖拉机“突突突”的声音,再过几年,只会在所有人的记忆中了。 刘十八三人,毫无意外的搭上了这辆淳朴的小叫驴…… 去秦岭深处还是有些不易,离开山路后,拖拉机走上一条更崎岖坎坷的山道。 也许,前些日子的大雨和暴风雪,让路况更加不妙。 深深的沟壑,塌方的山石土块,时常横路而立,让刘十八和李二狗,不得不时常下来做点清理。 开小叫驴的老汉是一位资深的老驴友,车技很是了得,在陡窄崎岖的山路上,依旧迅如坦途,让小叫驴犹如骏马般跳跃蹦哒,欢快不已。 刘十八侧望车边山崖,蜿蜒高深,盘旋隐没,时常有“柳暗花明疑无路”的意境。 看着老头熟练的驾驶,刘十八倒没有丝毫不安。 大山深处,对于开小叫驴的老汉来说,实在太熟,随意道来都是耳熟能详的趣闻老谈,细数家常! 秦岭就像是他家后花园,大约闭着眼睛也能够到达目的地。 刘十八三人的目标是秦岭深处太白河镇核桃沟! 老汉面色严峻,刀峰般的面颊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 秦岭深处的小山村,安静得令人迷惑,在山路上转悠了三个小时,才遇见十几个当地居民。 这里几乎没有任何现代化的熏染,质朴得让人有些心酸。 他们还能保持多久? “娃娃,你们是来俺们这里旅游么?很少有人摸到这山沟沟里来的。” 开小叫驴的老汉,点燃刘十八递来的大中华,开口问道。 “我们来这里找人,大爷知道太白河,核桃沟么?” 刘十八随着车斗的颠簸,轻声打听道。 “知道,俺家就在核桃沟附近,俺直接带你们去。” 老汉漫不经心的笑道,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接着,几人沉默下来…… “娃娃,老汉有些奇怪,你们到核桃沟找谁?那里几十年前就木人捏。” 开小叫驴的老汉转头露出一丝迷茫。 “没人?不会吧!” 刘十八瞠目结舌。 难道白跑一趟? “前面就是俺家了,到家里河口热茶,吃点野味,听俺给你们说道说道。” 老汉乐呵呵的一笑。 十几分钟后,小叫驴停在山间一个极小的山村里,村里见不到一个人,偶尔有几声狗叫,宣示着这里还有活物存在。 老汉家就在村边,是一个的小院,小院被竹林环绕,分外别致。 院落里老式的木板门边,还贴着一副对联:归园山居烹药引,竹影花香静练丹! 门头上挂着一块木板,上面写着“如是药居”。 没想到,这老汉还是个山村医生,倒也别致…… 主屋内则十分简陋,墙上挂满山鸡,野兔,孢子等一些常见的野味,家具也十分简单。 茶很香,充满了一股草木灰的味道…… 随着浑身渐渐热乎开来,老汉的话匣子也渐渐打开…… “大爷,您先前说核桃沟没人了?这是怎么回事?” 刘十八好奇的问道。 老汉淡淡的看了刘十八一眼,又转头看了沉默的坐在门口,一脸警惕的李二狗夫妇一眼,微微一笑道: “几十年前,大约是一九八七年,俺们这里,有一个村庄,一晚上数百村民离奇消失。 当时,有山民看到有一些奇怪的飞行物飞过,山中鸟兽纷纷出逃…… 据传说,当时是为了国家机密,不得已把整个村子的人都转移到别的地方。 并且国家还下达了机密文件,把消息封锁得很死,太白镇上的当官老爷,对这件事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并且指出是谣言!” ……………… ps:求给力副斑竹,能写能拉,能哄会骗,能广告,会拉粉,可卖萌,能搞活经济,弄活qq群!有意的请进读者群:204389243 另外感谢今天打赏的孙文明先生,淡定先生! 还有,慎重感谢nxj先生给天书发了很大很大一个微信红包,萌萌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