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两只老狗、狼狈为奸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016章:两只老狗、狼狈为奸

“翠花婶子?俺是哪年哪月生?生日几号?” 刘十八看着翠花,大声又问了一遍。 翠花面带复杂之色,静静的看着刘十八,嘴唇紧紧的抿着,不说一句话,一个字…… 刘十八看着翠花,嘴唇蠕动着,轻轻的咬着舌尖…… “吱!” 仿佛咬舌尖太轻了不过瘾,刘十八眼冒凶光,狠狠咬一口下去。 翠花,李二狗,秦大,别离四人呆呆的看着嘴角渗血的刘十八。 “呜呜……” 老黑用脑袋蹭着刘十八的裤脚,发出悲伤的呜咽声。 “呵呵!” 刘十八粲然一笑,抬手一指手拿鹅毛扇,面色铁青,眯眼瞅着自己的景观沟淡淡说道: “我原本就有一个大师伯,化名山本柳义潜伏曰本。 末日说不定可以挽回,代价是我们华夏亡国灭种,只要消灭掉暴风战舰,和贝里琉新建的苏兰,就可以做到。 被病毒感染的宁海东和敏儿,靠着全面扩散的病毒,也能阻止美利坚侵略,但最后的代价和亡国灭种没区别,只剩下躯壳的人类还不如死了…… 所以那天,大师伯山本柳义,在贝里琉群岛战役中,毅然发动了最后一击,偷袭美利坚联合舰队----全面核战爆发。” 说道这里,刘十八苦笑一声,惨然道: “我这辈子,仿佛都没正真做过自己,一直都按照爷爷的思路在一步步往前走,不是吗? 我好像一个傀儡,什么都不知道,除了几个锦囊和一些所谓的,见不得光的家传手艺之外,我还会什么?我还知道什么? 这不----竟然又多了一个和通天教主一模一样的大师伯……哈哈哈哈哈! 真是讽刺,我才三十岁不到吧?就在通天塔的尸水糟了剧毒,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到了如今,?都还不敢正儿八经的瞅瞅自己到底是啥模样。 甚至都不敢问你们我现在是啥模样,别以为我是瞎子,看不见你们眼珠里透出的古怪,我猜不准却也猜到了七七八八,呵呵……” “还有他,景观沟!” 说着说着,刘十八快速转身,脸上带着一丝邪门,嘴角隐含阴沉厉声道: “他是什么人?我原本没有想到,但是现在我知道了---- 他没有在紫云山固守一天,却多年前就遵从我爷爷的教诲远遁汉水之滨,长年累月之下竟以自己的人名化成地名,为景观沟老鸦嘴,了不起…… 你,潜伏着、默默的、静静的、等待着什么呢…… 你在等待的同时也没闲,居然还兼顾了造人运动,延续出两个天残地缺的怪儿子,号称半边人…… 这一切看似清晰,却混乱无比的人际关系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今儿个我总算明白了……” 翠花和李二狗对视一眼,浮起一丝不详,翠花骇然呼唤道: “少主……” 刘十八摆摆手,脸上带着狰狞! 而他的心里,却有根隐隐约约的线,将这些看不清的东西连在一起: 爷爷刘一,通天教主,鸿钧道士,赢勾,怒歌,景观沟,景瑟,战死禅石之海的父亲,山本柳义…… 一切的一切,仿佛围绕着一个巨大的“局”…… 刘十八陷入短暂沉思,不管不顾的就地一蹲,仿佛一只座山雕…… 见刘十八不理睬自个这些人,李二狗叹了口气看向翠花---- “翠花,你说景观沟不怕死,为啥?” 李二狗看着婆姨,问了一句。 翠花的神色镇定了一些,看看二狗,又看了看景观沟,最后却将目光看向了刘十八。 “哈哈,二狗叔,还是我来给你解释吧。” 刘十八长笑一声,斜着?又从地上站起来。 景观沟面无表情,眸中若有所思静静的看着刘十八…… “哗哗哗……” 刘十八弯下腰,搓揉一把枯瘦小腿,直起身揉了揉面颊上薄薄的稀烂面皮。 “景观沟,你是个死人,所以才不怕死……” 刘十八的话,石破天惊。 除了翠花和景观沟两人之外,其余的人都瞠目结舌看着刘十八,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何解?” 景观沟微微一笑,摇了摇手中的羽毛扇子。 “嘿嘿!” 刘十八眯着眼回应着也呵呵一笑,接着咬牙切齿道: “我就说,通天教主绝代强者,怎么会去和鸿钧死磕?其实他留下后手是吧? 这个后手就是你呗?我可没忘记,通天教主同时也是景瑟的化身。 景瑟是谁?他是四大僵尸之后卿血脉,同时更是茅山术的真正鼻祖。 “秦大,你还记得禅石之海吧?记得最后差点要了所有人命的变异人,茅一吧?” 刘十八看向秦大。 “茅一!俺忘不了,当时俺和老九合在一块也干不过他,估计再来十个也白搭,要不是猪坚强最后凑巧从内部吃了他,唉……” 秦大附和着点点头,说到猪坚强的时候,就自觉的闭了嘴。 刘十八听着不对味咧咧嘴,闭闭眼之后露出一丝苦笑怒道: “劳资----没曰老鼠……” 景观沟猛的睁大眼,失笑道: “我儿半边人牛不叫牛,你牛----才是真的牛,老鼠你也要……” “闭嘴!最后和鸿钧决战通天塔的猪坚强,她是老鼠吗? 老鼠会最后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成全所有人的逃生之路?” 刘十八面带青色瞪了景观沟一眼,嘴角带着狰狞,吐气补充道: “连茅一和茅十三,都能凭借自身本事,活生生造出纯阴尸和纯阳尸这种惨绝人寰的活跳尸出来吓人,那么景瑟或者说通天难道不行么? 我猜得不错,你景观沟就是景瑟的一个身外化身,严格的说你就是一具尸体。 你是一头,被醉醉高深的茅山赶尸术炼化的活尸----没错吧?” “凭你嘴巴说?” 景观沟眯着眼。 刘***摸下巴,厉声道: “我其实挺佩服通天教主,他不光精通自身强大的战斗术法,还精通茅山术,更精通一定程度的风水学。” 翠花这时候突然插嘴道: “风水一道,是你爷爷教授他的。” 刘十八冷笑道: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你们两个老不死布下的局,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