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青袍老道、大师伯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012章:青袍老道、大师伯

这地方叫做老鸦嘴,碧绿的林子很密,四面望去满满的绿色,在阳光下显出勃勃生机…… 但是勃勃生机中,带给众人的却不是逃出生天之后的喜悦,而是遍体冰凉, 通天教主,这个从荒古时代,就开始流传的绝代强者,无疑对刘十八一行人来说,是个噩梦。 哪怕通天教主,最后醒悟之后毅然帮助刘十八拦截鸿钧,并且最终命丧通天塔,也丝毫不妨碍所有人对他的敬畏和恐惧。 而一切的畏惧,恐惧,惊吓,不可思议,震惊的源头,都来源于对一个强者本身实力的敬重。 通天教主其人,舍鸿钧道长之外,天下还有谁是他的对手,舍我其谁? 一代巨孽,通天教主! …………………… 刘十八眯着眼,静静的打量着眼前的青袍老道,景瑟。 青袍老道景瑟,也眯着老眼,淡淡的打量着刘十八,手里不知道啥时候多出来一个五指鹅毛扇,轻轻的扇动着……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四周的空气一瞬间仿佛凝固了,异常沉闷。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切的遭遇,仿佛很离奇,说实话到现在刘十八和他的一干属下,到现在也没弄明白。 但又非常古怪,看着老道士的淡然出尘,刘十八焦灼的心态,却渐渐平静了下来。 “二狗叔,这地儿叫啥来着?” 刘十八扭过头,看着李二狗。 李二狗和翠花肩并肩,站在刘十八右手身后数米,闻言之后,李二狗耸拉的白发头颅渐渐抬起,双眼竟射出凌厉光芒,直射青袍老道。 青袍老道也亦有所感,轻扭视线看向李二狗,淡然的神情突然变得古怪,良久…… “老二,好久不见了。” 青袍老道士,突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桀桀?……” 李二狗突然怪笑起来,笑得佝偻的脊背渐渐挺直,笑得岔了气,笑得泪花四溅,更笑得不知所谓,莫名其妙。 “嘎嘎嘎……” 对面的青袍老道,和李二狗对视着,也开始发出金属摩擦般刺耳的笑声。 “呼!” 终于笑够了,李二狗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青袍老道也笑够了,渐渐恢复平静。 “二狗叔。” 刘十八皱着眉头,迷惑不解的看着李二狗叫了一声。 李二狗定了定神,叹了口气之后缓缓踏上前一步,和刘十八并排而立,顿挫有声道: “大师伯,好久不见!” “什么?大师伯?” 刘十八闻言,咧咧嘴,搞什么鬼? 爷爷刘十六的大徒弟,不是李来富么? 李二狗是李来富唯一的儿子,严格来说李二狗比刘十八的辈分还要低一辈。 可是现在,李二狗竟然要叫眼前的这个青袍老道士,这个和景瑟,通天长相一模一样的家伙叫大师伯? “我不明白,他不是景瑟么?是爷爷的至交好友,或者叫他通天教主,更加妥当。” 刘十八迷惑不解,没有放松警惕。 作为一个盗墓人,一个摸金校尉,你需要时时刻刻要保持警惕,才能活得更久,这是爷爷刘十六教给刘十八的。 “呵呵!” 李二狗轻笑一声,指着一脸淡然的青袍老道,露出一个夸张的表情,嗤笑道: “一景一映瑟,一瑟一点睛!这句话实际上说的却是他,并不是景瑟。” 刘十八莫名其妙道: “我还是没懂。” 这时,良久静观其变的翠花,死死扭了李二狗腰子上的软肉一把,将龇牙咧嘴的二狗扯到身后,自己一步踏前,指着青袍老道大吼一声道: “当年跟着师公,偷看老娘洗澡的,不就有你一个? 那年,老娘还没嫁给二狗咧,年方十七岁!俺记得清楚得紧。 当时十八还没出生,跟随在师公身边的,除了二狗和俺的公公李来富之外,还有个眉清目秀,一脸英俊的邪门叔叔。” 说道这,翠花婶子好似更加义愤填膺,大怒补充道: “俺被你偷看了身子却便寻不到你的踪迹,于是去找师公做主……” 听到这里,李二狗又一步挤上前来,指着青袍老道大骂: “你,你以前偷看俺老婆洗澡?劳资咋不知道?” “我……额造你娘的个蛋,你要是知道了,翠花轮得到你?狗曰的……” 青袍老道,一脸淡然和飘然出尘,刹那间荡然无存,仿佛换了个人和泼皮无赖般满嘴污言。 刘十八和秦大,索兰塔,别离,蒙天放等人面面相觑,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令人崩溃的一幕狗血闹剧。 这,咋扯到洗澡上去了? 闹剧还没结束,李二狗暴跳如雷,破口大骂道: “朋友妻,不可欺,你懂不懂?” 青袍老道这会也撕破脸皮,一把将手里轻轻摇动的鹅毛扇子一扔,咬牙切齿道: “你以为老道很喜欢偷看翠花洗澡?这不是被逼迫的么?” 李二狗一呆,满脸不信,不由自主道: “放屁?男人喜欢看女人洗澡是天性,劳资就喜欢偷看,哪里要什么人逼着去看。” 说道这里,李二狗还不罢休! 李二狗回头瞪着刘十八,秦大,索兰塔和蒙天放征求意见,补充问道: “你们也是男人,说说是不是这个道理?俺就不信,他看我老婆翠花洗澡,是被人逼的…… 丧尽天良啊,俺家翠花那时候才十七岁咧……翠花……” 刘十八看看秦大,又看看索兰塔和蒙天放最后看着暴怒的李二狗,几个人心照不宣的同时苦笑道: “没看过,不知道。” 李二狗在吃干醋,却丝毫没察觉到翠花的表情咬牙切齿,一阵黑一阵白…… “好啊,李二狗?你……” 翠花终于爆发,一把揪住李二狗的耳朵悲愤道: “你刚才说啥子?劳资就喜欢偷看,哪里要什么人逼着去看? 你告诉老娘,你以前看了哪个洗澡?我咋不知道,你个天杀的玩意?” 李二狗,此时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面色仿佛猪肝一般,呐呐道: “翠花,你还不知道俺?俺是老实人……” 青袍老道,火上浇油般笑眯眯补充道: “那次被师傅带着……碰巧被师傅发现,翠花的床脚下,还躲着一人在偷窥,不就是二狗你?” ……………………………………………… 后面还有更新,今儿个睡一天养伤蓄锐,勿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