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无量天尊,诸位看来饿极了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010章:无量天尊,诸位看来饿极了

大约过了仅半个时辰,刘十八便捂着脑袋,在秦大的搀扶下幽幽醒来! 醒来的刘十八,面色漆黑眸中满是焦虑,显得有些状况不佳,好似还没从迷糊中醒来。 秦大,李二狗,翠花,别离四人,团团围住刘十八,用好奇的眼神上下打量着。 摸金令中的次元空间,就是绝密,是属于刘十八私人的,或者说是他刚开始踏入神秘的十修之旅的第一个意外所得。 他更没打算拿出来和所有人分享,因为分享了也白搭,起不了作用且不说,甚至还能坏事。 轮回和他的小妻,孩子,甚至还有摸金令中的一些存留物品,都是刘十八的后手和保命希望。 除了别离和秦大,李二狗夫妇,知道自己的一些龌蹉隐蔽的破事,其他的人基本瞎白活。 “头儿,你没事吧?” 秦大关切的在刘十八背后拍了两下。 “十八?你这是受伤了,严重不?” 翠花婶子别看她嘴巴厉害,心地却善良,特别是模样也美,她都快六十了,谁敢信呢? 托了刘十八的福,翠花如今服用人形太岁之后,比一般的大姑娘的模样都水灵,可那嘴皮子却仍旧刁毒。 “主人!属下等四十七人,幸不辱命。” 这时蒙天放杀气腾腾的走上前,双手抬起抱拳,向着刘十八禀报。 “放肆,退下……” 半蹲在地上搀扶刘十八的秦大,眸中厉芒一闪,猛抬头瞪着蒙天放,厉声一吼。 别离也跨前一步,眼中散出凶光,手中握拳缓缓蠕动,那诡异的随身变异藤条,仿佛随时能扭断蒙天放的脑袋。 蒙天放瞪着刘十八又看看别离,闻言缓缓低下头,叹了口气道: “是!可是----可是公主和陛下,你们……” “够了!从今以后再无嬴政,只有秦大!时代既然变了,那么咱们也要变,则只能被淘汰。 我也是堂堂七尺男人,既然应了要保护刘十八,那么必然说到做到。” 秦大缓缓站起来,双眼平视前方的景色,轻声解释道。 说道这,秦大漆黑的面庞扭曲了一瞬,侧头第一次正面看向别离,补充道: “除了我,还有我的女儿别离,也和我一样!这也是她曾经的誓言,你说对吧?” 别离听着秦大的诉说,嘴角微微绷紧,双唇死死咬着,良久才怒道: “我不是你女儿,我不认你!” “唉!” 秦大叹口气,无奈道: “你要原谅爹爹,当初也无奈。” 别离扭过头,忍着不再看秦大,这个自从她跟随刘十八以来,就没正眼看过一眼的人。 其实,再见到秦大的第一眼,别离就知道秦大是谁,但是她忍了…… “你杀死了娘……你毁了整个大秦朝,竟然用东巡途中的暴毙,来掩饰自己假死,还让赵高把你埋进秦岭……” 别离最终,还是恶狠狠挤出一句。 秦大的目光从远处收回,淡淡道: “你娘亲是自杀,和我无关,你难道忍得住看你娘亲受辱?” 别离面色一暗,首次露出一副小女儿态,楚楚可怜道: “那么大哥他们呢?还有弟弟妹妹们的枉死呢?” 秦大闭上眼,又睁开,自责道: “都是我的错!但大秦的灭亡,朕却不后悔,因为大秦最精锐的北方军团,虽死亡殆尽十不存一。 但最终,还是剿灭了盘踞罗布泊那帮妖孽,虽然最后被项羽匹夫捡了便宜,但朕不后悔……” 说道这,秦大深深的吸了口气,指了指一脸沉思,并未在意的刘十八说道: “我们今后都要听他的,因为只有刘十八,才能带着我们活下来。” 别离和蒙天放,同时看了看刘十八,默默的点了点头…… 李二狗,翠花,索兰塔则紧张的看着秦大三人。 唯一啥也不在意的,可能只有环夫人! “吧唧……吧唧!” 精神恍惚的刘十八,被一张舌头的糙味舔清醒过来。 “老黑,你的嘴巴臭死了,别舔了!” 刘十八看着不知哪里钻出来,摇头摆外的老黑,笑着一巴掌将那张臭烘烘的狗嘴拍开。 “呜呜!” 老黑被刘十八拍了一击,显得很委屈,呜咽了两声便掉头自己闲逛去了。 老黑其实,才不在乎刘十八打不打自个! “我好多了!你们不要担心,都坐下休息一会吧。蒙天放,你也带着兄弟们好好原地休息。” 蒙天放点点头,转身走向那些大秦死士…… 刘十八感觉好些,便迈着步子缓缓将自己一行人的人数点了一遍。 秦大不吭一下,依旧一副黑漆漆的表情,紧紧跟在刘十八身后两米的地方。 “十八!咱们要出去找点吃的,都没力气赶路了,特别是蒙天放他们四十七人,苦战到如今没歇气,。” 李二狗犹豫一下,小声建议道。 刘十八想了想,最后还是无奈妥协,伸手到次元空间内,掏出两箱过期的压缩饼干放在地上,淡淡道: “如今只有先吃这个了,等下去找一点清水,就着吃进去也能管饱。” 再大的秘密,也没饿肚子重要! 果然,李二狗,翠花,别离和秦大四人,看都没看刘十八一眼。 他们更不关注他从哪拿出来压缩饼干,重要的是他们饿了很久了。 于是四人一窝蜂围上来,扯开压缩饼干的包装盒子,你一块我一块往嘴里塞起来…… 压缩饼干,其实真的蛮香,那味道对于饥饿的男人来说,尤其致命…… 而不远处,蒙天放禁不住瞪大眼珠子,死死的看着四个吃相极丑的人大快朵颐,喉头忍不住的乱动。 他身后的四十六个士兵,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先前,大家都没吃,他们还能昂首挺胸摆姿态…… 但如今,吃的吃,看的看,心里就像钻子钻…… 涎水,缓缓的滴落…… 刘十八横着眼珠瞪着蒙天放,冷着脸道: “杵着干啥?你不吃,你身后的兄弟也不吃?赶紧的,都过来吃。” 蒙天放就等着这一口呢,没等刘十八说完就扭头招手狂吼道: “冲,吃!” “嗨……” 四十六人早就等不得,一窝蜂的冲了过来,将别离四人瞬间淹没。 “手慢被别人拿没了,就归谁倒霉,我先说清楚不许暴饮暴食,一人拿两块……” 刘十八急了站起来大叫,压缩饼干可不能乱吃的,等下水一喝足,还了得? 别离嘴里吧唧着大快朵颐,眉毛一竖不由大怒: “我要吃五块。” 蒙天放嘴里咕哝着: “十块。” 刘十八哭笑不得道: “劳资看你们等下挺尸去。” “吼!” 老黑的咆哮声响起。 “无量天尊,诸位施主看来是饿极了……” 而,正在众饿牢里放出来的众人抢食的时候,他们身后传来老黑的一声咆哮,紧接着又传来一声悠悠的道号。 这人?是怎么近身的? 老黑难道是吃干饭的? 不可能…… 刘十八扭头看去,不禁大惊失色…… ………………………………………… 天气预报:今晚可能有雨,许落许不落,可能更也可能不更,看时间够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