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不要脸也是一种境界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01章 :不要脸也是一种境界

忙到半夜,所有人都散去,刘十八带着宁敏儿,宁海东,李二狗,加上老黑一起往自己家茅草屋走去。 走进草屋中,宁敏儿和宁海东瞬间大眼瞪小眼,满脸震撼! 宁海东皮笑肉不笑低声道: “我很好奇,为什么刘家屯其他村民的屋子是石头砌的,唯独你家是草棚子? 你别告诉我,今后敏儿跟着你住在这里?这不可能的。” 刘十八装傻充愣的摇头道: “为啥不能住这里……” “你别忘记了,你做防御工事的钱,都是吃软饭找我妹借的,你忍心今后让她住这里?” 宁海东翻翻白眼道。 听到这,刘十八脸色渐渐的不好了,沉着脸道: “不知道大舅哥你,有没有钱?” “呃……我也没有。” 宁海东郁闷道。 “那你为什么还能当京都军区大校团长?我看你功夫也不咋地嘛!” 刘十八的反唇相讥毫不留情,言语犀利。 “我……因为我家里有钱有权啊,我家是大家族,所以……” “说白了,你还不是靠着自己爷爷和老爹一辈子打拼,才有你现在的地位? 你要是有本事,就卸了这身衣服,换个名字,试试看,你要多少年才能成为华夏大家族?” 没等宁海东说完,刘十八直接打断反唇相讥问道。 宁海东目瞪口呆听着刘十八一番说辞,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其实回头一想,还真就是这么回事! 自己从小到大受到家族中最好的教育,最好的老师,在军队中有最好的教官,最好的资源。 自己从未赚过一分钱,却是家族中宁家的未来掌舵人。 “好了,你别刺激我哥,我哥也没办法,说白了也是可怜人,连自己人生都不能把握。 他的一切,都是按照家族制定的规划,完成自己的人生轨迹。 就这一点来说,你和我都比大哥强多了,至少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而我,就是不愿意那个什么家族联姻,自由结婚跑来许昌,结果…… 好在现在遇到你,否则我也不知道今后会怎么样……” 宁敏儿横了刘十八一眼,带着一丝悲伤缓缓解释道。 刘十八听了这话,忍不住也唏嘘一番,打趣道: “你也别颓废,我就打个比方罢了,听说你这次来,除了送敏儿过来,还有别的事?” 见刘十八这样问,宁海东的精神顿时来了,咧着嘴笑道: “没错没错,你看大舅哥这么辛苦,是不是要意思一下?弄点辛苦费啥的? 我这整晚违反纪律,开着飞机东奔西跑的不容易,万一团长真的被扒了,总不能让我喝西北风吧?” 刘十八鄙视的瞪着眼前这个,看起来人摸狗样的大舅子,再一看他比李二狗还要猥琐的表情,立马气不打一处来,狞笑道: “没事,我养你就是,三餐管饱。” “我今后还要娶老婆养儿子……” 宁海东扣扣鼻子,无语道。 “咋?老婆俺家有三个,保管个个能生儿子,俺家三个闺女你挑一个呗?” 李二狗呲牙咧嘴,暴着两颗黄板牙笑眯眯的插了一句。 “什么?” 宁海东吓得差点跳起来…… “大叔,就你这幅丑到极点的摸样,能生出什么好苗苗来?你别吓我……” 宁海东嘴角哆嗦! 这尼玛掉贼窝了,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 刘十八也翻翻白眼,心道: 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这李二狗也是个宝货…… “没事,俺不急!等下晚一些,俺带着闺女给你暖被子。” 李二狗自顾自的笑呵呵。 三人瞬间呆痴…… 人!不要脸到了极点,也是一种境界…… 刘十八暗暗一思量,嘿! 还别说,这李二狗夫妇的三个闺女,还真的一个比一个水灵。 打扮一下,外貌上也不会比宁敏儿差多少,唯独气质上甩了八条街。 但是,说不定宁海东这货,就好这一口呢? 看着李二狗幽怨的眼神,刘十八无奈赶他出门转悠去了…… ……………… “十八,我家老爹你都没见过,都给见面礼,我好歹也帮你这么多。 你看,我还得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护送敏儿是吧,你看……” 宁海东的敲竹杠的话,说起来便没玩完没了,让刘十八一个头两个大,立刻举手投降。 其实主要的原因,还是宁敏儿又在他小腰的软肉上狠掐了一下,让刘十八哆嗦不已,倒吸一口凉气。 刘十八暗暗骂道: 下手真狠,看爷们不找机会,把你给真正给办了? “行了行了!你的意思我懂了,就是想再要一把青铜短刀或者差不多的青铜剑是吧? 没问题,我等下就给你弄一把来。” 刘十八的话,让宁海东心中一喜,接着,又小心翼翼试探说道: “你未来的老丈人,也就是我爹,好像也要意思一下。” “没有……” 刘十八不由怒极反笑,怎么这一家子都是财迷? “你可想清楚,我爹可是你未来老丈人,你懂得,丑女婿总要见老丈人滴,这一关你跑不了的……” 宁海东的话充满正义,说实话,真的让刘十八难以拒绝。 眼珠一转,刘十八暗暗有了打算,既然是非给不可,那就给最好的。 想到这,刘十八装作很为难的样子,眉头皱得扭曲到一堆,半天才不情愿的说道: “其实送两件玩意,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有个要求。 你要答应,我就找个东西送给你爹,另外再送你一把青铜剑,你看咋样?” 宁海东一听这话,立马眉开眼笑,拍着刘十八的肩膀,称兄道弟道: “妹夫你说,只要不是让我去炸美利坚的白宫啥事情我都答应你。” 刘十八闻言也不客气,微笑道: “明早我要出远门,你带着敏儿一起回家,顺便把我和李二狗夫妇带到sx省秦岭太白县,怎么样?” 宁海东一听这话,还道是什么大事,立马拍着胸狂笑道: “成交,包在大舅哥身上,但是驾驶舱没地方给你坐,你和李二狗夫妇要窝在投弹仓里,我那个是战斗机。” “投弹仓就投弹仓。” 刘十八皱眉应道。 “嘿嘿……” 宁海东搓着手指头。 “真是好玩意啊,送出去,我还真不舍得,算了便宜你爹了。” 说完刘十八找了一个废弃木头匣子,将那司马懿的虎尊大印塞进去。 然后让李二狗去屯子里,随便挑了一件成色还看得过去的普通青铜长剑,找了一块破布包了一下,将两件东西慎重的交给了宁海东。 再接着,宁海东悴不及防下被李二狗抓住,一顿拳脚之后被打蒙了,睡觉去了…… 至于是正着推,还是反着推,又或者是一箭三雕,刘十八就不得而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