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闰年闰月、大凶之地现诡婴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008章:闰年闰月、大凶之地现诡婴

轮回夫妇的表情,极度夸张,可惜刘十八的心思跑了一半出去,其余留下的也是后脑勺子。 他跟本就没看见轮回鼓着眼珠,趴在次元空间的黑土地上呕吐着。 刘十八眉眼儿内,泛着劫后余生的笑意,脑袋还两边摇摆着,得意洋洋的仿佛自己很懂家务活般卖弄着。 他用两只手指捏紧了肮脏部位,在黑黄部位来回的,来回的死死搓动着…… “呼呼呼……” 边搓动,刘十八还鼓着腮帮吹几下,灰尘一飘,还夹带着一股类似东北的酸菜味。 “你看,灰扑扑这能用?你还给我咂嘴?脏不?” “这是啥玩意,酸菜?” 刘十八说了半句话还意犹未尽,又吐出几泡口水,在黑黄染色部位滋润一口。 秦大眼珠开始使劲眨动,轻声道: “头!这不是手绢,是小舞给我缝制的一个口罩,是我给你擦……” “知道,给我擦嘴的是不是?或者套在嘴上?不对吗?难道套在额头上? 嘻嘻,秦大你看,我把口罩套在额上,象不像飞行员?” 秦大哭笑不得,忙面色一肃,瞪眼大声将刚才没说完的话补齐全: “屁----股!” “有眼光!这口罩套在脑袋上,真象翠花婶的那两瓣白肉咧…… 啧啧!嘘嘘嘘嘘,小点声别找骂,万一给翠花婶不小心听见就坏了,懂不?” 刘十八眯着眼,拽下那块口罩,前后看了看,干脆一下套在了脸上,瓮声瓮气道: “这下形象好,瞬间标致了。” 秦大的眼神,越过刘十八,又越过他身后的那块半人高的青色大石头,往后看去…… “坏了……” 秦大憋出了两个字,眼神僵住了。 “啧啧!你看翠花婶子,如今和姑娘一样的水灵,你敢信她是六十岁的婆姨? 俺记得爷爷在世的时候,老是带着俺去爬窗户,被发现了俺们就死命逃跑。 翠花婶,跨下那两丛黑油油的夹腿毛,飘着飘着飞着老飘逸,她骂人可不含糊……” 骤然脱离险境,刘十八心情格外的舒畅,格外的意气风发。 秦大却手脚凝固,呆若木鸡! 他真的无言以对,因为他最笨,真插不上嘴…… 而此时,悄无声息的,刘十八身后灌木丛边,静悄悄的聚集了一小堆群黑压压的人影…… 他们,是刘十八一行中的其他人,包括环夫人,蒙天放带着的四十六名仿佛软面条的士兵,都来了! 所有人,有猜到秦大没回,肯定有发现,于是都沿着秦大留下的记号,姗姗找来! 刚冒头,便刚巧碰见秦大和刘十八在争论一个口罩,如此柔情蜜意…… 只不过,众人和刘十八一般,也没发觉到什么异样中的----不异样。 唯一让人嘴角抽搐的,就是刘十八的高谈阔论,涉及到某个心老脸不老的禁忌! 那是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不!是六十岁的,老美女。 李二狗和翠花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他们此时的表情更奇怪,好像不是翠花被扯活之后的怒,而是另外一种,是欣喜? 欣喜是小表情,还有更大的是欣喜中,带着一股:悲愤欲绝? 仿佛在配合,老掉牙的李二狗和妖媚翠花的心态,这个原本无风的山间树林之间,突然刮起了一阵旋风。 旋风打折卷儿,冲天而起…… “哗哗----” 刹那间,老天就晴转黑,恍若天崩地裂,五雷轰顶般,震得四周的一些高大柏树的尖顶,冒出丝丝火光! 刘十八的脑子,下一刻终究轴了,他老感觉,口罩上的酸菜味还不够形容,更像臭咸鱼的味)…… 竟鬼使神差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吧唧着嘴皮子品味了一秒,突然扭头看着秦大,古怪道: “秦大,你刚才说的啥子?重说一遍?” 秦大不知道说啥,他茫然的指了指刘十八身后…… 刘十八感到奇怪,挣扎了站起一半身体,抬眼看去之后,神情瞬间凝固了…… 翠花婶子面色铁青,咬牙切齿道: “老娘代替秦大回答你,这是嘛玩意好不好?” 刘十八心里有鬼,暗暗吞一口唾沫,姗姗将黄里透黑的口罩站下来那在手里甩来甩去。 这个表示,很轻松! 刘十八仿佛在用行动证明,你们看,没事把?我没说过啥是不是? 翠花的视线,终于近距离看清了刘十八手上到底是个嘛玩意。 是口罩没错! 但,这是翠花婶蒋蒋的,刚用过没两小时的一块…… 秦大后来,又蹲在翠花婶扔炸弹的老地方,手口袋一摸,空哒! 眼神一瞅,哟呵!边上一块雪白的,先捡起来美滋滋的擦了一把,再定睛一看怒了,不是自己遗失的口罩么? 上面浓黑浓黑,还有一坨黄白的是自己刚擦的,至于黑的,天知道是嘛玩意? 不过这东西,柔软!加上是小舞送他的,秦大也舍不得扔了,于是捡起来又踹进了怀里。 怀里火热火热,捂着捂着,那玩意结了硬壳! 最后刘十八肚子闹了,又被秦大忠义的拿出来,准备给刘十八救急…… 谁知道,刘十八把它当了毛巾,擦嘴,擦脸,擦汗,他就是不擦坐墩…… “轰隆!” 虚弱了!真的虚弱了,刘十八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地上。 他没晕,只不过好尴尬,感觉晕了比醒着强! 这时,李二狗看了看刘十八,叹气道: “十八没事的!俺刚才去附近看了一下,这地方真古怪,名字长长的一条!” 秦大,凝重道: “哦?” 翠花拧了李二狗一把,怒道: “卖关子?” “别!” 李二狗手招起来拦了一把,其实虚的,那一把还是扭着了腰间的润肉! “嘶嘶!疼……’ 李二狗咧嘴骂了一句,轻声道: “这地方是湖北地界的汉水,据说汉水之滨有个地名叫景观沟,咱们站的地方就是,这山洼洼就叫----老鸦嘴!” 在地上装晕的刘十八,一咕噜爬起来,不可思议道: “老鸦嘴?哪一年,二狗叔你问了木有?” 李二狗抬起一只手,两根手指展开,轻声道: “今儿个,是1982年,闰年闰月……” 翠花的怒气还在,没好气道: “哼!大阴之时大凶之地,下鬼阴,结鬼胎。” 刘十八淡淡挥手道: “咱们这谁能生,没有的事!” 话没说完,次元空间中的轮回,紧张道: “刚才我没说完,一件坏事和一件好事,坏事是影杀她们几十个幸存的,没挺过传送阵,全部烟消云散。” 刘十八心神一惊,暗道不好:轮回的老婆,能生! “还有好----好事呢?” 轮回故作轻松道: “那个,扔进来的棺材,里面不是装了半截赢勾的尸体是吧?就在穿行传送阵的时候,她竟然挤出来一坨肉。 我和甄嬛一看竟然是一孩子,她刚生了一个……” 仿佛没说完,轮回又小声补充道: “那半截女尸,最后一口气叫了三个字,就是老大你的名儿,刘十八!” 刘十八眼前一黑,仰天就倒! 这下他是真倒,没假。 ……………………………………………… 明儿见吧!求月票吧,刘十八哭了,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