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

传送成功了,自己还活着就是最好的证明!想必其他的人,也应该无碍吧? “哗哗!” 担架被人抬着快步朝前挪动着,而抬担架的两个人仿佛十分的得意。 他们的脚步轻快且不说,有说有笑的边小声交谈,边无意识的将担架中和死狗一样的刘十八,用担架惯性上下颠簸,来迎合自己轻巧的步伐。 “这就是普通人的快乐么?可是这口音特么真的很难听,但肯定还是在华夏?这是哪----” 刘十八痛苦的回忆着…… 同时也在担忧,其余的人呢?为啥不见了……)---------------------------------------------------------------------------------------------------------------------------- 刘十八挣扎着,最后无奈放弃,最后叹息一声,暗暗道: “要是劳资死了,那么这前面冲进传送阵的所有人,基本没活路。” 他不想睁开眼,也不想开口说话,最主要的是他连睁开眼说一个字也是奢望! “这老头,是哪里来的瘟神?真背时……” 抬担架的人中,有一个人的声音很大。 刘十八心神恍惚,自己问自己:我很老么?老头? 渐渐的,担架停下步伐,刘十八的身体被人扶起,接着碰到了一棵树! 他就这么身体一歪,孤寂的靠在上面…… “喂!你们这……” 刘十八的嘴皮子,艰难的蠕动了几下,却没声音发出。 “啪啪……” “踏踏……” 几个人的脚步渐行渐远,没了声息。 周围,又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刘十八的精神,又恍惚起来! 他觉得是不是错觉,还在梦中?穿越的梦? 时间过去了许久! 等,刘十八可以睁眼,他第一眼看见的,是明媚刺眼的阳光,和满地的绿色! 一股劫后余生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这时他才确信,自己真的还活着! 但这荒郊野外的,除了刘十八之外,没看见任何人。 将刘十八抬着扔到这里来的人,已经不知所踪。 “哎哟!” 刘十八感觉,自己是不是中枢神经和排骨都断了?因为他没感觉到什么痛感. 他挣扎着,想直起腰部和背部,扶着身后的树站起来看看。 可扭动了良久,刘十八全身却没一点力气,仿佛穿过传送阵的时候,将他体内的力气都抽光了! “哇!” 紧接着,刘十八感到一股恶心从胃部往上喷出,哇的张口,吐出几口绿油油的臭水。 刘十八扭曲着脸,他这会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头儿,头儿!” 而正在这会,秦大的声音,不知道从哪传了过来! “秦大,我在这?你没死太好了,我真的怕你再传一次就挂了。” 刘十八听见秦大的呼唤,不知道为啥,浑身一抖便泄了气,紧张的脑子也轻松下来! 靠着硬邦邦的树干,刘十八带着笑意! 过了一会儿,宁静被一阵抖抖索索的声音打破了! 只见一个灌木丛内,秦大狼狈的爬了出来! 这回,刘十八看得更清楚了! 真的是秦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