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3章:悲壮、终究属于老黑哒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003章:悲壮、终究属于老黑哒

刘十八惊叫之后,立马回神,抱歉道: “我不是故意吓你们的。” 众人鄙视,李二狗大怒道: “真在吓俺,当然不故意,你说说那啥子写了啥?俺们一起想想?” 刘十八无奈,哭笑不得道: “上面就三个字!” 李二狗瞪眼道: “咋?” “找老黑!” 刘十八咧嘴,扭头看向四十六骑士中的最后五六个,挥舞着雪亮马刀,嚎叫着冲向脸红脖子粗的鸿钧。 “嘭!” 而这时,传送阵不知道为啥剧烈抖动一下,发出巨响。 一个泛蓝的人影打着滚儿,竟然从绝对实心的地面中喷了出来,将众人吓了一跳! “卧槽!地上长出一个人来了?” 李二狗马上转移了目标,看向滚出来的人影。 翠花气急了,黑着俏脸大怒咆哮道: “没文化,真可怕!你给老娘在地上种一个人出来看看?” 被传送阵挤出来的人,竟然是老司机…… 被挤出来之后,老司机晕头转向,迷迷糊糊道: “这是哪?咋又回来了,这不刚进去么?” 回来了?难道传送阵失效了?刘******急,到处找老黑! “老黑?” 瞅着身后的四十六个士兵砍出一刀之后基本力竭,刘十八瞪着仿佛斗鸡一般趴在传送阵边的老黑,焦急问道: “问老黑?尼玛的老黑能说话么,老黑?老黑?咋回事?” “呜呜呜!” 老黑呜咽着,摇晃着脑袋,一双金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刘十八,不!盯着刘十八的手…… “唰唰唰!” “砰砰砰……” 刘十八和李二狗,翠花的身后,连续不断的撞击声还在楸停的传来…… “主公?” 冲出老远,浑身凝结着干枯血液的蒙天放,勒住缰绳立马横槊,也焦急的回头,看着刘十八放声大吼。 刘十八头也不回,咬牙切齿道: “带人冲传送阵!知道你们没力气砍他了,叫花子讨饭不走空路,回头的时候给我用马蹄子一人踹鸿钧一下,不要让他停……” 这时,刘十八脚下的老黑,突然站起来拼命朝刘十八扑来…… “好畜生,大胆?” 同样站在刘十八身边的秦大,本来见传送阵失灵,脸盘子一直如锅底一般黑得发亮,耷拉着满满的不爽。 如今,正不爽的关头,一见老黑跃起袭击刘十八,顿时头脑一热忘记老黑和刘十八的关系…… 诛仙剑,被秦大转手扔给了搏命的通天,于是他空着手,愤怒的一巴掌抽了过去…… 秦大,才不怕老黑狗熊般的高大体型! 世界上,要说谁最了解刘十八,或者谁最了解老黑,非他们自个莫属了! “呼!” 秦大这一巴掌很快,急速暴怒之下竟带起了一阵音爆之声。 “秦大住手,老黑不会……” 回过神来的刘十八,阻拦不及可又心疼老黑无端端的挨秦大的五指山。 秦大是啥实力?最少七级变异体,能把狗熊拍扁了,天知道老黑能否抗住? 照说能抗一下,因为秦大的巴掌再重也没有鸿钧重吧?鸿钧一脚也没踢死老黑,仅仅重伤罢了? 刘十八很纠结,老黑是爷爷留下的唯一念想,可万一,秦大一巴掌打到老黑要害,嗝屁了咋办? 这种例子不是没有,父亲打儿子一巴掌打死的比比皆是…… 刘十八面孔扭曲,干枯的面皮上满是怨念,唯有自个往前走了一步…… “啪!” 带着呼啸声,秦大的一巴,毫无悬念的扇在了刘十八脸上。 刘十八和秦大同时呆住…… 秦大呐呐的抠了抠脑袋,无言以对…… 其实他心里也在咒骂,我扇老黑咬你,你把脸伸过来干啥子? 刘十八却快速摸了摸自己的面颊,中毒之后仿佛枯树皮般的皮肤,竟被打裂开数寸的大口子! 伤口之内,能看见碧绿的鲜血在缓缓蠕动,却诡异的流不出来,刘十八此时的相貌看起来异常的阴森可怖! 秦大,李二狗夫妇,索兰塔,别离,环夫人,加上,刚从传送阵滚出来,仍旧迷迷糊糊的老司机一行人不约而同的凝视着刘十八的伤口,同时面面相觑眼露不可置信! 这通天幽冥他内,第十一层内的剧毒是通天教主下的,这到底是什么剧毒? 如此的霸道,如此霸绝天下的剧毒,让一个年轻人的相貌瞬间衰老,犹如…… 犹如,一个曾经的老混蛋!不,其实不是犹如…… 而是---- 那是一个操蛋的推测! 刘十八身边的所有人,只要陪着他经历过八龙抬棺局和禅石之海的人,都没法说,不敢想,甚至不敢在刘十八面前提起一句。 这会,是没有镜子! 要是有镜子给刘十八自个人照一照,估计都不用鸿钧杀他,他自个就能把自个宰了…… 暗地里,每个人心头都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诡异! 命运之轮,难道这么让人,汗毛倒竖不寒而栗? “啊……疼死爷了。” 刘十八一声惨叫,惊天地泣鬼神…… 无端端,令冤枉挨秦大一巴掌的刘十八,更加悲愤的事情发生了…… 生死关头,扑来找刘十八亲热的老黑,没有领受刘十八的挨刀之情。 它动作灵巧,脑袋凌空左右扭动,咧着嘴儿微调着落嘴方位和尺度! 老黑的金色眼眸泛着焦急和寒芒,它忘却了刘十八的挡刀之情! 它仍旧无情,准确的裂开狗嘴,吐着满嘴金灿灿的獠牙,一嘴儿含住刘十八的左手…… “吼!” 就在秦大和刘十八瞠目结舌,满脸不信之下,当着刘十八的面,当着他亲眼所见,老黑咆哮一声,硬生生从刘十八枯树皮般的左手,将他的小指头一口硬扯下来…… “啊……老黑?额造老母,不!不造……我造你妹啊疼死我了,你干啥老黑?” 刘十八咧嘴捂着诡异没见血的左手,看着伤口中蠕动的绿色血液,语无伦次的怒骂起来! 老黑跟本不鸟刘十八! 就在他幽怨的目光下,老黑嘴里咬着刘十八的一截断指,断指上还连着数米长短的绿色鲜血,直接扑进了传送阵…… “砰砰砰!” “啪啪啪!” “老夫----老夫----老……” “气煞我也!死啦死啊地!” 众人身后,传来炒豆一般的啪啪挨揍声,和鸿钧的怒骂声! 鸿钧的悲愤声很不连贯,好像嘴巴在不停被人打断! “嗡!” 此时,传送阵却突然光芒大盛,暴射出照亮整个幽冥通天塔的璀璨绿芒…… 那绿芒令人眼花缭乱,令人惊奇,令人恐惧,谁也不知道---- 它,后面是什么样的世界? ………………………… 新的2月,新的一年的第一个月,我对自己说:刘十八要加油! 今晚还有一章,是充满转折和巨大悬念的一章!请期待吧,另外,强力求月票,有多少来多少吧……